那个人的心提到嗓子眼,我的心亦是如此。

  动了动喉结,我下定决心,正要纵身一跃呢?

  哒哒忽然叫住我,“哥哥哒,你看什么哒?走吧!依依姐需要我们。”

  我顿了一下,怔怔看着她,想从她的脸上获取些有用的信息。但她的脸上除了真诚,看不出其他一丝一毫的情绪。

  难道是我想多了?

  “走啦走啦。”哒哒走过来拉着我,“我看到急救室的护士姐姐出来好几次哒,如果现在我们早点过去的话,说不定还能问到依依姐的病况哒。”

  我盲目的被哒哒牵扯着,时不时的回头瞄那墙壁一眼,总觉得那里不对劲。

  靠在墙壁上的那个人,听我的脚步声远去,这才一屁股软在地上,放下刀片,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后背早已被汗水浸湿。

  为了这张看似暧昧的照片,他还真是够拼的,踩点,计算,为了今天这一刻,他准备了好久好久。

  看着手中的相机,他笑了,笑的异常疯癫,异常奸诈……

  哒哒拉着我到急救室的门前,就在这时,大门被拉开,一位年纪的护士小姐走了出来。

  她摘下口罩,“你们是病人的亲属?”

  哒哒摇了摇头,和蔼的说,“我们是依依姐的同学,听说她病了,过来探望一下她。话说依依姐的情况怎么样?能救活么?”

  护士小姐眼底的失落之意尽现,“病人的情况十分糟糕,需要大量与之匹配的血液移植,现在我们联系不到她的家属,加上血库存储的血液又不够,我们急需相应的血液供应。”她说的甚是着急。

  这种时候,耽误一秒钟都将导致病人的死亡。

  哒哒也知道情况紧迫,问需要什么血型?试试看我们的行不行?

  “RB阴性血,四百多毫升。”护士小姐的回答犹如一颗定时炸弹。

  原本这种血型的人就是少之又少,还需要那么多的血液,而且RB阴性血的病变率极高,在输血的过程中,有极大的风险。

  当然这种血型,纯属瞎编乱造,各位亲们不要在意。

  “我是‘O’型血,哥哥哒,你呢?”哒哒推了推发呆中的我,问道。

  我“啊”了一声,刚才一直在想洛依依的亲属这件事,没听见她们讨论的内容,我说我刚才思想开了个小差,对不起,能再说一遍吗?

  哒哒忍住暴揍我一顿的冲动,毕竟现在救人要紧,她问我是什么血型的?依依姐需要换血。

  我的目光看向护士小姐,说出了我刚才纠结的另一个问题,“依依得的不是绝症吗?癌症需要输血?”

  护士小姐没好气的撇了我一眼,因为我竟然在性命攸关的时刻打小差,她对我的好感度急剧下滑,“谁跟你说绝症就一定是癌症的?你没学好医学就不用瞎比比。”

  “不是癌症还能是什么?艾滋?白血病?这些病她怎么可能会得?”我不解的问道。

  “谁告诉你世界上只有五大绝症的?”护士小姐鼻音哼道。

  “难道还有其他绝症?”竟然有我不知道的绝症,这……“我不科学。

  为什么要跟你讲?”护士小姐依旧是那么的趾高气扬。

  “不是,我招你惹你了?还有没有医生的素养?真以为你救个人了不起啊?操!都是给惯得!”我敬重医生这一职业,因为他们救人于水火,所以我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护士小姐的坏脾气。

  但她给我印象,简直差到极点,因此,我也没必要对她露好脸色。

  “你……你居然……”护士小姐被我气得脸色青一阵紫一阵,带着白手套的手指指着我,“你侮辱护士也就算了,竟然还大言不惭的侮辱医生这一职业。你他妈刚出生的时候,还是我们护士接生的呢。”

  “如果我们不给钱,你们会免费接生?”我和护士小姐针锋相对。

  眼看中空气弥漫的火药味越积越多,马上就要被袭来的火星点爆,哒哒出来调和。

  “护士姐姐,对不起。”哒哒冲着护士小姐深深的鞠躬,聊表歉意,“我哥哥哒脾气有点犟,还望姐姐能够宽容一下他。”

  随后哒哒按着我的脑袋,强行给护士小姐道歉,我不肯,她说,“哥哥哒,你和护士姐姐闹的不愉快对你有好处吗?当务之急,是找到相匹配的血液,救活依依姐。”

  我拗不过哒哒,还算诚恳的道歉,“姐姐,对不起。”

  “没事没事,我也没放在心上。”护士小姐露出祥和的笑容,展示出她宽阔的胸襟。

  没放在心上……你个大头鬼啊!你要是真没放在心上,刚才和我争吵就不会那么激烈了。

  不过,这些话放在心底就好。

  “护士姐姐,那依依姐得的是什么绝症?”哒哒问道。

  “一种极其罕见的病,血液突变。”护士小姐心有余悸道,“幸好病变的血液只有一小部分,把它替换掉就好,现在就差与之匹配的血液了。”

  当然,这种病也是假的。

  一小部分……四百毫升仅仅是一小部分,这医院未免也太……壕了。

  .~酷匠)7网}O正8…版$U首A发

  “哥哥哒,你又是什么血型?”哒哒旋即转头问我。

  我不好意思的捏了捏耳朵,“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啥血型。”

  然后,护士小姐带着我一顿检查,抽血化验啊什么的?繁琐死了。

  还好,效率挺快的,也就五六分钟。

  护士小姐拿着单子,说我的血型比较符合,可以抽。

  坐在抽血台的转椅上,看着针头后面连接的是一个四百毫升的套筒,我心生退意。

  尼玛,那么多血,我会不会被抽干血猝死?

  哒哒紧握着我的手,给予我精神上的支持。

  之后,那针头扎入我手臂上的筋脉。

  亲眼看着血沿着皮管到后面的套筒。

  套筒的血越累越高,而我的生命逐渐流失。

  抽血完毕后,我脸上苍白,无力的躺在哒哒的腿上。

  过了两三个时辰,护士小姐再次出来,说手术很成功,但我已经没有力气惊呼。

  “依依,我就知道你不会抛弃我的。”我感动的留下眼泪。

  大床被推了出来,依依躺在床上,挂着点滴。

  当我看见依依面孔的时候,我的脑子炸开了。

  仿佛地球毁灭了,没爱了。

  次噢,眼前的依依根本就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他妈眼泪流了那么多,血流了那么多。

  结果告诉我,尼玛我救错人了。

  我咳出最后一滩鲜血,眼前一黑,彻底昏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