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敲门声怪异呢?

  因为她敲得很轻,轻的要不是我们静下来,否则就听不见。

  而且,这敲门声此起彼伏。

  听着有点像鬼敲门。

  “谁啊?”我不舍从小樱的口腔中退出,朝着门外吼道。

  那门仿佛通了人性,一听到我的咆哮,顿时宁静下来。

  等了好久,门外也不见得有人回复,况且,敲门声也骤停,我还以为听错了呢。

  “小樱,你刚才有听到敲门声吗?”我凝视着她的瞳孔,问。

  小樱点了点头,奶声奶气道,“嗯。”

  “不管了,可能是风吹声吧!我们还是接着玩心跳吧。”我笑嘻嘻地伏在小樱的耳边,舌尖轻滑她的耳梢。

  “哥哥,有老师……别……”小樱打了个冷颤,指着崩溃的沈璐,腼腆的拒绝道。

  嘴上说着不要,内心却是非常想亲亲的,只是有外人看着,小樱稍稍反感罢了。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强行吻上。

  嘴巴一张一合,有节奏的蠕动着。

  渐渐地,小樱被我带了起来,配合启唇出舌。

  逗逗……

  我和小樱正吻的起劲,特么那门又响了起来。

  “操!谁啊?能不能说话啊?”我啐了口唾沫,心情甚是不悦。

  你想想,当你和女朋友亲的热火朝天,贸然被人三番两次的打搅,你能高兴吗?

  我一骂完,那门声就骤停。

  我望着红透脸的小樱,心生坏意。

  “小樱,你说大白天的,我们是不是见鬼了?”我揉捏着小樱的脸蛋,贱兮兮的吓唬道。

  “啊!不会吧!”小樱一脸的惊恐。

  “谁知道会不会呢?据说不乖的妹妹会被鬼盯上,然后……哇呜……”我塌下脸皮,做了个鬼脸。

  “啊……”小樱被我突如其来的鬼脸吓到,下意识的搂紧我的肩膀,呜咽道,“妹妹乖,妹妹会很乖的,哥哥,你快让鬼离开吧!”

  看到小樱这个样子,我忍俊不禁。

  敢情小樱还怕这种虚幻的东西啊!

  就算世上真有鬼这种东西,那也是晚上才出没的东西。

  更新最bZ快上酷*匠G网

  我还真没碰到过大白天出没的鬼魂。

  小樱见我捂着嘴想笑而没小出来的夸张神情,顿时反应过来,知道我刚才在玩她。

  她嘟起腮帮,冲着我的腰部出击。

  “哎哟,小樱,我错了,别扭了。”

  “哼,让你骗我,看我不扭死你。”

  “痛!小樱,我就开个玩笑……哎哟,饶命啊!”

  我们互相打情骂俏,其乐融融的画面尽收沈璐的眼底。

  沈璐的瞳孔折射出一抹转瞬即逝的狠毒。

  “坏哥哥。”小樱撸起我的衣服,朝着我的红点“啊呜”便是一口。

  我愕然的看着小樱趴在我的胸疼,像个孩子一样轻咬着我的红点,深深的啄了几口。

  擦,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不都是男的吸女孩的红点么?

  为何我和小樱地方角色互换嘞?

  悲惨!

  “哥哥的……不好吃……硬邦邦的……”小樱口齿不清道。

  不好吃你还吃的那么欢快,不知道你啄的地方,是我贫瘠的红点么?

  你以为男性的红点能跟女性的相提并论?你们的奶汁是为了培养后代,所以才软绵绵的好伐?

  而男性的红点,越是硬邦邦,越能体现男性的强壮。

  男性强壮了,身子骨才会倍儿好,最后受益的,还不是那些女生。

  “哥哥的不好吃,那让哥哥吃妹妹的好不好?”我笑嘻嘻的摸着小樱的脸蛋。

  尼玛,红点被咬的好痛呃。

  “好呀!”小樱雀呼的松开嘴巴,卷起自己的短袖。

  不错!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邀我吃泡好的奶粉,那我就不客气的移动一下嘴唇吧!

  妹妹的红点,我来也。

  逗逗……

  窝草,又是这烦人的敲门声。

  你麻痹是不是长透视眼了?

  老是在我要干坏事的敲门。

  “干你妹比的,到底谁在外面?是哑巴还是聋耳!”我极度愤懑道,把门外的人的全家祖宗都问候一遍。

  同时狠狠的诅咒道,“是男的就在干坏事的被干弯长鼻象,是女的就被我操成黑木耳。”

  实在是太气人了。

  敲门声已经第三次因为我的怒吼骤停。

  正所谓事不过三,我得好好找门外的某某用拳头谈谈。

  “哥哥,我的东西不好吃吗?你都不吃!呜呜……”小樱咬着憋屈的下唇,泪花在她的眼眶轮回。

  偶去,小樱啥时候学了哭湿鬼的秒哭技能?宝宝怎么不晓得?

  尚且,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小樱竟然看不出。

  作为守信的哥哥,我会不喝泡好的奶粉么?

  搞笑,我是烦躁门外的那个人。

  每旦我要做点坏坏的事,敲门声就会不适时宜的响起,我得先去把门外的那个傻叉给制服了,才能接着和小樱玩游戏吧!

  “小樱啊!我先去把门外的蠢货给尅一顿,这样我和你玩的的时候就不会被人打扰,你说对吧!”我耐心的解释道,“刚才你也听到了,那敲门声断断续续的,明显是不想我们干成坏事来的。”

  “听着确实如此,但指不定谁家的野小孩在恶作剧呢?”小樱按着粉润的下唇,若有所思道。

  “你是不是脑子生锈了?”我轻扣了小樱的脑壳一下,“这里可是学校,咋进来野孩子哪?”

  “讨厌,哥哥,不准打我的头,会打笨的。”小樱捂着我打过的地方,撅起委屈的殷嘴。

  “好吧!”我捏了捏小樱的脸蛋,疼惜道,“那我先去处理下烦人的苍蝇,你先休息会。”

  “等等。”小樱从身后抱住我,轻声的说,“哥哥,能先吸吗?”

  这请求……难以抗拒。

  身子旋转一百八,我挑起小樱的衣服。

  逗逗……

  如我所料,敲门再度响起。

  我转过头,刚想大骂道。

  小樱强势的掳过我的头,按在她的柔软处,她说,“哥哥,不用管她。”

  我蹭了蹭那片柔软。

  小樱的硬性要求,我岂能不答应。

  我把嘴巴靠了过去。

  逗逗……逗逗……

  那敲门声如缕不绝的响起。

  搞得我心烦意乱。

  我放下小樱的衣服,说我先去把那野孩子揍一顿再回来。

  用力的扯开大门,我……

  “怎么……是你?”我诧异的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懂的声音说:

谢谢【黄粱一梦】大哥的解封。

感谢【醉心忘己】大哥的打赏,太感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