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废话么?

  哪有女的来大姨妈会不痛的?

  或许,我还抱有一丝希冀。

  觉得小樱好的差不多了。

  只要不疼了,就可以和她一起干坏坏的事。

  “疼?为什么会疼?”小樱把M巾放在床头,满头雾水的问我,“哥哥,你不是还没干坏事么?”

  我一拍额头,好吧!小樱曲解了我的意思。

  偶的错,怪我没说明白。

  “小樱,这样跟你说吧!”稍稍组织下语言,我说,“你的亲戚走了没?”

  “亲戚?什么亲戚?我们家来亲戚了吗?”小樱更加迷糊了,越来越听不懂我说的话了。

  我去,你还能再单纯点不?

  我指着小樱盖着的白色被褥,欲哭无泪,“就是你们每个月必来的亲戚啊!每次一来,你都会流很多血的那个亲戚,亲,这样你还不懂么?”

  小樱肉有所思的消化着我的语句,随即她松开被子,恍然大悟的启唇,“哦!是大……”

  我连忙捂住她的嘴巴,伸出食指放在她的嫣唇上。

  “嘘!不要说出来,要是被某些人看见,这些语句又该拜拜辣。”我说。

  同时,我环顾四周,确认屏幕外没有可疑的人在偷窥,这才释然。

  下一秒,小樱伸出香舌舔舐着我的金刚指,甚是忘我。

  我猛地一哆嗦,本能地抽回我的金刚指,往被单上抹了下,惊讶的望着小樱,“你干嘛?”

  小樱颇为享受的舔着嘴角残留的余香,好像要把我的味道锁在她的胃里,她说,“哥哥的手指棒棒哒,要是再添点白酱,那就更好吃了。”

  “纳尼?小樱,你不会发烧了吧?还是已经被烧坏脑子叻?手指有什么好吃的?明明有更好吃的……”刚冒出来的想法直接被我几个巴掌给删回去,我掐着人中,借此掐断污之神经。

  我骂道,“都怪沈璐,把污的思想蒂值在我的骨髓里,害的宝宝时不时就想到污的事情,气死宝宝了!”

  “哥哥,沈璐是谁?是你新交的女朋友吗?”小樱兴致勃勃的爬了过来,如猫头鹰的眼瞳死死的盯着我,仿佛要洞穿我的心思。

  以前怎么没发现,小樱专注起来的眸子,银白色的。

  好……好魅丽,犹如璀璨的星空。

  好……好恐怖,宛如天生失明的恶鬼。

  既让我心驰神往,又让我惧而远之。

  小樱趁着我愣神的功夫,爬到我的腿上,窝在我的腹中,像个刚出生的猫咪,分外黏人。

  我捏着小樱的脸蛋,管她的眼珠怎么样呢?只要她是爱着我的,这不就好了么?

  “小樱,你别想扯开话题。你那里,还痛不?”我说。

  “不是很痛了。亲戚差不多都走光了,就只剩下几个在打扫房间。”小樱很快的代入角色道。

  “嘿嘿!那我进去和她们一起打扫房间,她们会不会找更多的亲戚拿血喷我?”我抚摸着她的脸蛋,笑问道。

  “应该不会吧!”小樱舒了个懒腰,不太确定的回道,“只要哥哥打扫房间的时候动作轻点,她们就不会介意吧!”

  “既然她们不介意,那我可就来咯。”我把小樱轻轻的放在床上,随后……

  翌日,金红的夕阳斜过窗户的兰花,落在俊朗的少年和甜蜜的少女脸上。

  我右手环住小樱的脖颈,小樱侧着身子,双手抓住我的臂弯,小舌吸允着我的胸膛,好像梦见了什么美味,口水直流。

  同一条被子只盖着我们的上半身和大腿部分,小樱曼妙的小腿死死夹着我的右腿,均匀的呼吸喷在我的肩上,痒痒的,很舒适。

  叮铃铃……叮铃铃……

  忽然铃声响起,惊醒了熟睡中的我们。

  小樱柳眉蹙起,那腿瞪了瞪我的肚子,慵懒的说,“哥哥,快把闹铃关掉,困。”随即,小樱扯着被子,翻身接着呼呼酣睡去了。

  我闭着眼睛在床上摸索了一阵。

  恩?非常有弹性。

  抓着不放了。

  “哥哥,别闹,困着呢。”小樱拍掉我的手,抓了抓我刚才捏过的地方,继续睡去。

  电话响个不停,好烦。

  我缩回手,又是一阵摸索。

  终于找到手机了。

  我眯着眼,滑了下绿色的地方,然后把电话放到耳边,关上眼皮。

  “伊羽,你他妈的敢玩弄你老子。”电话那头传来老爸滔天的怒嚎,“你现在在哪?”

  “华色街美满宾馆。”我说着说着,手机便从我的手上滑落。

  眠了一下,略冷,我探出手肆意摸了摸。

  恩?就是这个了。

  拉过来。

  诶,怎么有点重呢?难道被子灌铅了?

  不管了,盖上了再说。

  小樱把被子裹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压在我的小腹上。

  一分钟过后,还是有凉意啊!

  拉开被子,重新盖好。

  “温度适中,还很柔软,带着香气。这被子不错,就是太重了。”我自言自语道。

  十来分钟的样子,门外响起了刚猛的敲门声。

  “伊羽,快开门。快点,再不开门我砸了。”

  老爸的声音。

  我推开被子和睡在我身上的小樱,凭借以前在这住过的记忆,梦游开门。

  “伊羽,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还去不去上学了?”老爸愤怒的摇晃着我。

  我打着哈切,问道,“几点了?”

  z看/C正◇v版L章;{节.◇上A}酷匠S《网\(

  “离八点还有一分钟。”老爸戳着名表,急的一塌糊涂。

  “哦,那就迟到呗。”我有气无力的回道。

  昨天晚上太疯狂了,以至于现在身心俱疲,骨头跟棉花一样,一碰就陷进去。

  现在除了睡觉,我什么都不想动。

  “伊羽。”老爸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叫我,用一般的力气拍打着我的脸蛋,“醒醒。醒醒。今天是小樱报道的日子,她要是迟到,班主任打我电话,我非卸了你两条腿不可!”

  我蓦地睁开眼睛,并非是老爸的警告起了作用,而是我今天该对康哥的计划张开了,可千万不了耽误了。

  我转过身,往房间里面走。

  老爸紧随其后。

  “什么味?那么腥臭浓厚!”老爸捏着鼻子,用嘴巴呼吸到道,“不对,那是男人特有的气味,你一晚上几次啊?”

  我的右手作爪状。

  这是数字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懂的声音说:

码字到了低潮,抱歉,以后更新时间安排在六点以后,整点定时。

谢谢【曹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