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毒舌妇的闺蜜赤口妇一拍桌子,最看不惯我一个学生,摆出臭臭的表情了。

  她们号称赤口毒舌“夫”妇,发起火来绝不是盖的。

  只见赤口妇抄起边上的烟灰缸,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朝我的天灵盖扔了过来,完全不顾及我的死活,她是属于下死手的那种。

  顶你个肺,宝宝的注意力都放在小谌身上,哪晓得赤口妇会突然要我的命?

  看到的时候那烟灰缸离我的面门不到几个拳头的距离。

  被万人草的狗逼,我在心中狠狠的把赤口妇咒骂了一番,难道宝宝的命今天就要搁在这了吗?

  不要啊……宝宝还没和“她”滚过床单呢?

  下一刻,一粒纽扣弹了过来,先烟灰缸一步,弹到了我的膝盖上。

  超痛。

  痛的我弯曲膝盖。

  有种跪下去的冲动。

  “不能跪。”唯一的念头驱使着我,我咬碎了牙根,愣是控住了下跪的膝盖。

  烟灰缸擦过我的天灵盖,和门后的大花瓶热情的亲吻在一起,咣当的一声,大花瓶裂开了,迸出一滩的泥土。

  妈呀!吓坏宝宝的心脏了,如果不是小谌的帮忙,我的性命就要到此终结嘞。

  一个成语窜进了我的大脑。

  因祸得福……

  真的,要不是赤口妇的偷袭,我也见不到小谌的身手。

  好强的气劲,小谌不简单,十有八九练过。

  加上我刚才一直观察着小谌的神色,他的眼角闪过一刹的惊异。

  尽管很短暂,还是被我敏锐的捕捉到了。

  小谌为何要惊异?而且是瞬间的惊异,说明他不想让我发现。

  发现什么?

  透过现象看本质,小谌不想让我发现是他在背后运作,然后我才不会被开除。

  所以我一求让校长开除我,他眼角才会闪过惊异。

  看来,我还是小看沈璐的实力,她再次给我创造了一个惊喜……

  “小逼崽的,我跟你讲昂,给你脸你就接着,别他妈的自寻死路。”赤口妇见第一下没打中,心里更气了,手掌撑着一旁的凳椅,这是要掀翻的节奏哇。

  一晃眼的功夫,毒舌妇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很多人都以为她是过去拉架的,但实际她是来助攻的。

  毒舌妇拾起边上任何可以扔的物品,譬如茶杯调羹等顺手物件,她统统朝我甩了过来。

  这两个泼妇呆在学校,真特娘是学校的败类,世界的耻辱,地球的悲哀!

  幸好宝宝事先提防着,在毒舌妇动手的刹那,我的神经紧绷起来。

  那些物品飞来的弹指一挥间,我连忙往边上打了几个滚,灵巧的避开了。

  毒舌妇都攻击了,赤口妇又怎么会干看着?她举起大型家具,很用力的抡了过来,那些老师拦都拦不住。

  因为她们打起架来,完全是奔人命去的那种。

  “我警告你们昂,好狗不挡道。”赤口妇挥舞中手上的凳椅,不让其他人靠近,她头发凌乱,活脱脱一只发狂的藏獒,“你们……都特么滚开,否则老娘连你们一起打。”

  那些贪生怕死的高官想要截下赤口妇的凳椅,也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让开。

  于是,我就陷入了危险的局面。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动动,让我们一起来玩游戏。

  握好操作盘,紧盯着飞外物的袭击。

  哇靠,是强化版的抱枕,快抱住它。

  前扑搂住,好软。

  摸着好有手感,虽然跟女人的玉兔相比次了点。

  要是某天我发明个玉兔抱枕,效果比女人的玉兔还要真实和柔软舒适,那我岂不是要垄断抱枕行业的市场了?

  不好,前方高能预警,果盘撷带大量水果逃犯越狱,速度后退。

  我搂着抱枕往后翻滚,果盘碎了,水果也炸开了,汁液溅到我的身上。

  红的黄的,五颜六色,好……好看的说。

  越来越多的伤害点如雨水般袭来,我左闪右避,疲于招架。

  一个躲闪不及,凳子重重的砸在我的后背,顿时感觉身体都散架了,抱枕也散落在一旁,被先前的水果汁给玷污了。

  赤口毒舌夫妇脸上一喜,暗道扔了那么多东西,终于打中了,随即她们兴高采烈的走向我,抬腿要踩我。

  日你妹夫,那细长的高跟鞋底,要踩的地方竟然是我以后性福的保障。

  好狠的两个暴力女狼。

  我倒在地上,猛缩小腹。长鼻象吓得跟乌龟缩头似的,有种被“返老还童”的感觉。

  也正是因为我激灵的一下,堪堪避开了那断子绝孙的一脚。

  v2看正版{V章节-J上#酷7匠"}网2

  妈呀!虚汗都被吓光了。

  “小逼崽子的敢躲?”赤口妇叫骂了一声,大手一挥,“安妹,一起搞死她。”

  “好的,喃姐。”毒舌妇“嘿嘿”的阴笑着。

  两人揉搓着细手,相互击掌,等会她们可要好好的招待我一番。

  我躺在地上,浑身上下都很埋汰,甚至可以用狼藉来形容。

  再怎么说我也是元国手下的一员猛将,还是统领无数精英中挑选出来的精英的队长,你丫的被两个泥人女逼蹂躏成这副狼狈的惨样,说不去我还咋有大哥风范啊?

  所以,宝宝决定不忍了,该用拳头解决的就不用脑子和唇舌浪费时间。

  目光变得坚毅,等待着两个女逼高跟鞋的攻击。

  好,快了!

  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帅气的逆袭?

  “够了,知不知道谁是校长哪?啊!”校长勃然大怒,指着赤口毒舌她们,“书记了不起啊?书记就可以随便杀人了吗?我是这的校长,我说放伊羽走你们听不懂是吧?听不懂都滚回去再读一遍小学回来。”

  校长把她们狠狠的骂了一通,接下去轮到我了。

  “还有你,伊羽,你他妈就是鸿华中学的一颗屎。你想开除是吧?行啊!把你父母叫来,你明天……不,你等会就可以滚了。”

  校长这副阴狠的嘴脸,装的可真像。

  赤口毒舌估计就是校长请来的救兵吧?我大胆的猜想着,不然校长也不会看热闹看那么久,我一想动手,他当即发火遏止。

  如果这是巧合,那也忒巧合中的巧合了吧?

  所以我猜想咯,校长自演自导了那么一出戏,可真会玩哟……

  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