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可可,我耳朵貌似没有将假话转换为真话这一特异功能吧?

  换句话说,哭湿鬼刚才所讲的,全都是她的肺腑之言喽。

  这么大胆的表白,让我情何以堪?

  我是接受呢?接受呢?还是接受呢?

  “哭湿鬼,你真的对我非常有意思?”我些许狐疑的问道。

  如果哭湿鬼真的喜欢我,那我岂不是省下早餐的钱嘞?

  一杯牛奶,既健康又营养。

  还能促进哭湿鬼身体的发育。

  都说女人的胸部是揉大的,我更觉得是吸大的。

  不然刚出生的孩子也就不需要喝那么多的奶了。

  “恩。”哭湿鬼卧在我的臂弯下,吧嗒着眉睫,“谢谢你庇护我,谢谢你替我解围,要不然,呜呜,王老师就……”哭湿鬼说着说着又哽咽起来。

  额?这前后不着调的回答算什么?难道说她对我有意思是为了还恩吗?抑或是说,她根本就不懂。

  2e酷匠、9网永¤久N免…(费看…4小说

  “哭湿鬼,你知道有意思的含义吗?”我和蔼的问道。

  “我当然知道咯。”哭湿鬼理所当然的点头,自以为是的说道,“有意思就是有趣的意思呗,我觉得你很有正义感,所以对你相当感兴趣,想和你交个朋友,有错么?”哭湿鬼鼓着嘴,又开始卖萌了。

  哦买噶的,哭湿鬼真的误解了我的意思。

  我的错。

  揉了揉眉梢,我按着哭湿鬼的两肩,义正辞严道,“哭湿鬼,我必须解释一下,我说的有意思和你理解的不同,我的有意思是指男女之间的喜欢,懂?”我叹了口气,原本是想隐晦的套出哭湿鬼对我有没有爱意的?可是她真的有够愚钝的,连我那么浅显易懂的告白都能能误解。

  烦躁。

  “诶……”哭湿鬼张开嘴巴,惊讶了老久,随后她的脸噌地一下浮现一层艳红,“哎呀呀,羞死人啦。”哭湿鬼捂着发烫的酒窝,恨不得当下挖个地洞钻进去。

  凝视着她愈加可爱的表情,我喉咙一干,下意识的往前一步,和她相互紧挨着,“呐,你喜欢我吗?”终究还是把心声道了出来。

  老实说,我的心底蛮紧张,毕竟和哭湿鬼说过的话,见过的面屈指可数,除了下午帮了她一点小忙,其它时候与她一丁点交集都没有,哪怕是路上偶尔遇见,也不会打招呼。

  现在,我这样贸然表白,其实也算不上表白,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我害怕她会拒绝。

  雄性气息铺撒在她的面孔,近距离的观看,哭湿鬼的小鹿心在怦怦乱跳,她想着,“从这角度看伊羽同学,其实他还是……蛮帅的。”

  哭湿鬼默不作声,这倒急死宝宝了。

  事情到了这地步,属于男性强烈的占有欲轰击着我的理性。干你丫的,我一鼓作气的喝光臆想的红酒,一拉哭湿鬼,让她和我贴着更紧了。

  我放下头,向着她的奶红前进。

  隔着校服,我还是隐约能嗅到牛奶的香气,好好闻的说。

  鼻子轻轻的碰着那点奶红,像只小狗和主人在嬉戏一样。

  看到哭湿鬼没有反对,而是一脸享受的娇涩模样,我條然间冒出一个更大胆的想法。

  缓缓起开嘴巴,跟做贼似的,随后我轻轻的咬住奶红,不敢太用力。

  纵使有着衣物的阻扰,但也阻挡我对柔软的渴望。

  然而,我啮合的时间没超过半秒,两个巴掌扇了过来。

  脸蛋顿时火辣辣的痛了起来,我松开嘴,也被扇了清醒不少了。

  他妈刚才冲动了,觉得哭湿鬼没有反抗,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就好比跟人借钱,问一个人先借一点,他会豪爽的借了。没过多久,你又问那个人借钱,而且数额大了一点,那人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他还是会借你。

  最后又没过几天,你还问他借更多的钱,他百分百不会借你,甚至还会对你发火。

  因为你得寸进尺了。

  哭湿鬼也是因为我得寸进尺才打我的吧?

  我木讷的想着。

  哭湿鬼双手环胸,噙满泪花的眼眸警惕的看着我,满满的厌恶之光射向我的心口。

  好像被讨厌了耶……

  “哭湿……”我探出手想要说清楚。

  哭湿鬼晃悠着脑袋,惧怕的往后挪。

  她的后面便是台阶,台阶圈着形形色色的花草树木。

  “啊。”哭湿鬼后面没长着眼睛,百分百的要和树枝来个亲密的拥抱。

  我眼疾手快的托住哭湿鬼的蛮腰,本来以为可以像电视剧那样,男主抱住不小心要摔倒的女主,然后女主就会对男主芳心暗许,两人“啾啾”的么在一起。

  怎么到我这里就不实用了呢?

  我左手揽着她,是一点坏心思都没有诞生,而哭湿鬼却咬着我的肌肉,像只发情的野狗,不带丝毫的客气。

  疼死宝宝了!

  她的牙齿好锋利,都深深的扎入我的肉里。妈的,跟吸血鬼似的,大片的血丝溢了出来,粘在她的齿缝中。

  得找个机会,把她的獠牙给磨平了。

  现在,我还是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空闲的一只手摸着她的额头,要驯服一支对你有敌意的野兽,首先你要有耐心,对她表现出很友善的样子。

  不论它怎么对你,你都不能生气,要以最友好的姿态对待它的凶恶,慢慢的消磨它对你的敌意。

  发怒的女孩犹如一匹野兽,你想要她彻底消火,就得有必残的决心和持久的耐心。

  不过,这招貌似对哭湿鬼不管用呃?

  我都抚摸着她的脑袋十几个来回了,她咬我的力道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是越来越重,重到她只要稍微一扯,我的肌肉便会被他扯下。

  擦,再让她咬下去,我的骨头都要被她咬碎了。

  “哭湿鬼,你要是再咬下去,我这只手便废了,到时候你愿意代替我的左手,养我一辈子吗?”我假装哭问道。

  听到我这句话,哭湿鬼才肯松嘴,黏稠的血渍盈了她整个口腔,效果真的和吸血鬼吸了人类的血一样。

  血腥暴戾。

  她的气消了不少,说道,“我才不养你呢?谁让你把我的奶头咬伤了,这是对你的惩罚,咱们扯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懂的声音说: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谢谢「奔彡」和「觞~绝望」的解封。

  推荐一本很不错的书,我大哥的,《花都兵王行》,剧情你们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