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老师像只发飙的母老虎,因为不能打学生,他就摔着我桌面的书本。

  嘭嘭嘭……

  声音嘈杂的烦人。

  同学们皆以幸灾乐祸的眼神,怜悯的看着我。

  唯独洛依依站了起来,想为我辩护来着,“老师,伊羽他……”

  结果语文老师直接呵斥道,“坐下,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洛依依只好怏怏的坐下。

  随后,语文老师揪着我的耳朵,但又不敢太用力,就是装装样子道,“伊羽,你耳朵聋了是吧?我让你滚你听不懂吗?”

  语文老师咬牙切齿的,和我呆板的面孔形成鲜明的对比,他松开我,见我没有丝毫要离开教室的念想,顿时怒火烧到火山的边缘。

  “好,你有种。”语文老师哆嗦着手指,显然是到了爆发的边缘,“班长,把名字记下来,送到德育处去。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操。”向来文明守纪的语文老师,被我逼的爆出粗话。

  “班长呢?班长,班长。”语文老师一边扭头环顾四周,一边叫喊道。

  语文老师看着一群埋头苦读的学生,没有一个人愿意记下我的名字,一瞬间激怒了他,他拍打着花小兰座位上的课桌,“怎么?你们班不会没有选班长吧?还是说你们都不敢写?啊?你们倒是说话呀!都哑巴了?”

  “老……老师……”学习委员颤颤巍巍的举手,缓缓的站起,结巴的说,“我……我……”

  “我好像记得班长不是长这样的诶?”语文老师推了推眼镜,皱着眉头,“算啦算啦,就你吧!”

  他指着学习委员,“你,把伊羽的名字记下,等会送到德育处去。”

  “我……我……呜呜……”学习委员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两肩上下抽泣着,伴随着偌大浑球的上下波动着。

  语文老师眼珠直直的射了过去,非常隐蔽的舔了舔舌头,怒焰不减的凶道,“哭什么哭?还不快点记名字!”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愤懑的一拍桌子,站起。

  居低临上的看着他。

  “你……你想干嘛……”语文老师看到我犀利的眼眸,当即腿一软,坐在那台阶上,咯到屁眼了,疼的他立即跃起,捂着屁股,来回蹦跳,“哎哟,疼死我了,哎呦呦。”

  惹得全班哄堂大笑,就连学习委员也破涕为笑。

  “笑什么笑?再笑信不信全给你们处分了?”语文老师挺着屁股,一手捂着,就好比要拉出来似的,另一只手指着全班同学。

  我踢开凳脚,一声不吭的撞开语文老师,两手插兜的离开。

  “你干什么去?”语文老师稳住摇晃的身子,“知不知道现在是上课期间?你那叫早退,早退。”

  我摊开两手,吊儿郎当的回道,“你不是叫我滚吗?我现在滚了你又说我早退,我说你要求怎么那么多?”

  “你……”语文老师气的七窍冒烟,“你,你你,你给我站到走廊去,以后我的课,你都给我去走廊罚站。”

  “去就去,反正也就十来节语文课了。”我无所谓的甩了甩手,笑意盈盈的走了出去。

  “哦,对了。”前脚刚出了教室,脑袋又旋转着探回,“班长走了,她是学习委员。”

  我指了指爱哭的学习委员,发现她也在盯着我看。

  她看到我在看她,当下别过头。

  好吧,我承认我没看她红晕的脸蛋,而是那一对山峰。

  因为校服有点大,穿在她的身上,导致她的山峰从外表看比较一般,但宝宝纵横情场一千多万……秒,那山峰,实际上大的吓人。

  “老师,知道她为什么会哭吗?”我收回贪婪的目光,平静的看着老师开口,“主要你长的又丑又凶,还很色,是个漂亮妹纸都会被你吓哭的。”

  然后我就听到爆笑声以及磨牙的声音。

  语文老师脸色铁青的看着我,那凶残的眼神,如同一匹野狼,“伊羽,如果不把你从鸿华开除,我王姓倒过来写。”

  “真是……真是气死我了,教书十余载,头一次碰到无法无天的学生,我……”语文老师一捂胸口,咳咳,一口鲜血喷出。

  直接被我气岔气了……

  半个时辰过后,办公室里,沈璐翘腿而坐,我站在沈璐的面前,依旧是吊儿郎当的模样。

  “小羽,你可真行啊!王老师那么资深的语文教师,天天锻炼,身体都是倍儿棒,却被你几句话送进医院,你说你是不是很流弊?”沈璐变相的夸赞我道。

  “如果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些,那我走了,等会还要接着被人训呢?耳朵都快长出茧了。”我掏了掏耳朵,剔了剔耳屎。

  “伊羽,我是你班主任,你收敛一下你傲慢的态度。”沈璐放下二郎腿,拽着我的衣襟,些许不悦道。

  我钳着沈璐的下巴,往前走,沈璐被我压的节节后退,最后退到沙发旁。

  更C/新v最M☆快上,~酷-a匠网6

  我轻轻的一推,沈璐便倒在沙发上,随即我骑在她的身上,跟她四目相对,“班主任又如何?你现在是我的追求者。”

  “好啦,我错了,你能不能起来,等会有人进来看见怎么办?我不用班主任的口吻与你说话了。你快起来。”沈璐歪过头,服软道。

  “这才乖嘛!”我摸了把她的玉足,从她的身上起来。

  以前没发现,沈璐的腿就像是一块玉雕琢出来的,细腻光滑,如果不是下雨天,如果操场上的出现的人不是她,那我就少了一样乐趣。

  论足夹的乐趣……

  “话说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方法见我?”沈璐梳理了凌乱的发丝和衣服,“上次是小兰,这次是王老师,那接下去岂不是校长了?”

  “怎么可能?”我玩笑般的说,“下一个应该是教导主任才对嘛!”

  “贫嘴。”沈璐的纤指在我的额头上弹了一下,“小兰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你不会和她做了羞羞的事情,导致她下不了床了吧?”

  说道小兰,我眸子一黯,调整好的情绪瞬间跌落冰窟,“她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