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说话就当你默认咯。”沈璐如同一个孩子,俏皮的在我脸上啵了一口,“嘛,送你个香吻尝尝。”

  我怔怔的摸着湿润的脸颊,无话可说。

  原本我是极力抗拒污神的香吻的,但自从我糟蹋了小兰对我的爱意以后,宝宝整个人都不好了。

  “呐,现在已经三十六了,你就安心的去吧,下午的课我帮你请掉,晚上回来上晚自习就好了。”沈璐舔着我的耳垂,占尽了我的便宜,随后她踩着轻快的步伐,兴高采烈的出了医务室。

  我满脑子都是小兰的影子,她的笑容,她的霸气,她的眼泪,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直到沈璐打开门,我才反应过来,“沈璐,我可没答应你的赌注啊喂……”

  沈璐捂着耳朵,蹦蹦跳跳的走了。

  徒留我一人坐在床头。

  还有一个滴答滴答转动的时钟。

  它在催我,好烦。

  我望着柜台上的钥匙,发呆。

  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窗外的乌云推开,露出原来的样子。

  老天爷不再哭泣。

  晴空万里,碧蓝的天空像是被粉刷了一遍,亮晶晶的。

  不远处的山头,搭起了一座彩虹桥,七彩色的,好是漂亮。

  我瞥到了那绚丽的彩虹,笑了。

  也许真的如沈璐所说,把窗打开会更好,这样你才能看到雨后美轮美奂的精彩一幕。

  拿起钥匙,奋不顾身的冲了出去,找到沈璐的车子,发动。

  赌注什么的,都去他妈的吧!

  “小兰,等着我。”唯一的信念支配着我的身体,我熟络的开着车子,幸好门卫把铁门开的很大,我一口气冲了出去。

  沈璐躲在停车旁的小竹林里,看着我上了车又看了下手表,自言自语,“四十多了,希望你赶得及吧!小兰,不要怪姐姐,姐姐不想让你的人生留下遗憾。”

  原本小兰是让沈璐阻止我去机场的,结果沈璐却把她知道的都告诉我,还换着花样让我去追回小兰。

  沈璐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洛依依坐在窗户边上,手掌支着下颚,从这个位置,恰好可以看见我上沈璐车的样子,她五味杂陈……

  翼神车子的性能也就一般般吧,不敢过两百码,怕车子坏掉。

  一路狂飙,不知闯了多少的红绿灯,期间不知要发生多少起事故,都被我高超的技术给化解了。

  千米左右的距离愣是被我一分钟以内开到,踩下刹车,翼神一直滑行了几十米才停下,娴熟的车技,刚好把车子停在机场的门口。

  我推开门,环顾四周。

  卧槽,好多人在看着我诶……

  “哇塞,好帅。”

  “年纪好小,但驾驶技术很流弊啊,不会是哪位公子哥吧?”

  “你傻啊?有哪位公子哥开十来万的翼神?这车适合女生开的好不好?”

  “切!人家那叫低调。”

  “你看,他在看我,啊……我的小鹿心,快要被他给帅化了。”

  “快……快拍照……”

  周边嘈杂,妹纸纷纷掏出手机对着我的帅颜拍照。

  咔嚓咔嚓……闪光灯络绎不绝。

  “不好意思,我有急事,请让一让。”我拿着钥匙,捂着脸,从人群当中挤过去。

  机场里响起了一点四十二飞机起飞的检票声音。

  我飞快的跑进机场,然后我就醉了,尼玛好多人哇……

  我不知道小兰排哪啊?

  人山人海的队伍,我怎么找啊?

  时间愈加紧迫,那排前往HS的队伍缓缓移动着。

  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啦啊。

  “花小兰,别走,留下来。”我仰天怒吼。

  机场千百道目光齐刷刷的射向我。

  而我,只关注那排队伍,我看到了……

  花小兰心中一直祈祷着伊羽快出现,伊羽不要出现,最终念叨道伊羽快出现的瞬间,她听到了我的声音,猛地一回头,看到了熟悉的面孔,泛起的泪花也抑制不住她的喜悦。

  ☆酷Rg匠网唯一p正;T版^!,其?J他都“是盗版!

  “伊羽。”花小兰悲伤的情绪在看到我以后顿时消散,她跑了过去,然而,被两个人按住。

  一男一女。

  我眸子一沉,想要冲过去,再次吼道,“不要走。”

  两个保安拦住我,其中一个问我要飞机票和身份证,我说没有。

  他说没票不给进,任凭我怎么挣扎,他们就是不肯让我进。

  “我说两位大哥,你们行行好。我朋友就在里面,让我进去好不好?”我拉下颜面祈求道,心急火燎的。

  “没票就是不能进,这是规矩,我们是这里的保安,请你先去办票吧。”两个保安力气大的吓人,而且又是那么多人看着,我不好动手。

  小兰犹如一只小鸡,被两个大人一点一点拖拽到入口。

  “不……不要。”我伸出右手,想要把触手可及的小兰给拉回来。

  小兰同样伸出右手。

  我们就像牛郎织女一样,被人给硬生生的拆开。

  “小兰,我爱你!”我拢着喉咙青筋,歇斯底里的呐喊道。

  爱,是比喜欢更高层次的喜欢。

  小兰挣脱开她养父养母的手,兴奋的朝我跑来,哭喊道,“羽……”

  可是,小兰没跑几步便停了下来,她的瞳孔中倒映着一个小萝莉扑倒我的怀中,对着我搂搂抱抱的画面。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一脸的挫伤。

  刚被表白就遭到劈腿,她这是有多倒霉?

  小樱晃着我的手臂,嘟着可爱的小嘴,惊喜的问,“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我也很是诧异,小樱不应该在家里养伤吗?她这么来机场了?

  因为我没有再闯机场,拿两个保安就松开我。

  随即老爸和后妈相依相偎的出现在我的瞳孔中,他们挡住了我的视线。

  “小兰……”我看到小兰停下脚步,转过身,就知道她误会了。

  我想解释来着,哪晓得老爸一看到我就对我嘘寒问暖,“臭儿子,你怎么在这?”

  我尝试着开口说话,但老爸好像故意不让我开口,说了一大堆的废话,我一句都没听清。

  正当我想破开喉咙叫住小兰之际,老爸一个巴掌扇了过来。

  “我……”

  又一个响亮的巴掌。

  小兰眼泪哭干,心已死的她听不见任何声音,她一步一步的走进“入口”,和她的养父养母一起,头也不回。

  对我来说,那是出口,那是小樱离开我的世界的出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