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你说什么?”

  我声音细如蚊声,他们没听清,于是天哥张着嘴巴问道。

  我徐徐的昂起头,可怜的望着这群将死之人,“我说,你们放我走不好吗?为什么非要逼我杀你们?”

  我嘴角蓦地勾起酷冷的弧度,空洞的眼神已将所有人判了死刑。

  “后退。”小谢心凉了半截,努力了那么久,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了。

  酷…‘匠:网&V正D版MH首Q发

  与此同时,天哥怔怔的注视着,这下,他看我的眼神不再是轻视,而是满满的惧怕。即使他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但僵硬的躯体和石化的大脑使他动弹不得,如若不是小谢大声的嘶吼,令他后退几步,他早就亡丧于我的手下。

  天哥不可思议的盯着我犹如死神的眼睛,哪怕他一直断定我不是寻常人,可一旦他真正发现我的真面目,他又吓得魂飞魄散。

  “还傻愣着干嘛?”小谢过来照着呆滞中的天哥便是一脑瓜,脸上出现少有的凝重,“所有人,最高戒备,拿出武器,千万不能懈怠。”小谢郑重的对待道。

  天哥震撼与心悸过后,颇为兴奋的拉扯着小谢的臂膀,手舞足蹈道,“你看到没?我就说这小男孩是凶手,你们还不信,看到没?看到没?”天哥拍着手,牛逼的一塌糊涂。

  “我天哥从不吹牛,我就说……”天哥在边上唠叨个不停,小谢毫不客气的冲着他的屁股便是一脚,直接将乐开花的天哥踹了个狗啃土。

  那优雅的趴地姿势,绝了!

  “我干你亲妈的谢豸,你好好的踢老子干蛋。”天哥从地上爬起,啐了几口泥土,愤怒道。

  “知道为什么我能当二哥,你却只能当队长吗?”小谢抓住天哥的手指头,抬腿对着他的小腹便是一膝盖,小谢是真的生气了,不停的暴揍双手护头的天哥,“我草拟妈,草拟妈,草拟妈……”

  帝哥从一旁看不下去,放下手枪,过去制止小谢,“谢哥,你这样打我哥哥好吗?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天哥把头探了出来,憋屈的撅着嘴巴,“是啊是啊!现在先处理小男孩好不好?而且你无缘无故的打我,真以为你是二哥我们就不敢对你动手了吗?”

  “嘿!还涨脾气了?”小谢一点也不惯着天哥,纵使被帝哥拽着胳肢窝,小谢还是蹬腿踢天哥,“是,你们天帝合璧,所向披靡,我打不过你们,而且,你们能看到细微的,易被人忽略的蛛丝马迹,但你们知道为啥疯哥这个重视人才的大哥,却把你们屈才当作率领小弟们的队长吗?”

  小谢打累了,当即一屁股坐在地上,郁闷的说,“你们把问题分析的不够透彻,你们只能看到问题的中层方面,这也就是你们只能当队长的原因。而当大哥的,往往需要的条件之一,就是有双慧眼,能把问题分析透彻。就像今天,你,天哥,把我的计划搞得支离破碎。”

  趁着小谢和天哥他们内讧的这段时间,我轻轻的放下愈加衰弱的小兰,并把她凌乱的刘海整理了一下,撩到耳根,亲吻着她的头发,“安,我一定会救你的,坚持住。”

  随即我站了起来,挥了挥发酸的手臂,转动着关节,为等会的杀戮做好热身准备。

  “噗,你能什么计划?”天哥气愤的指着小谢,因为他不能打他,只好换个方法诬蔑道,“还不是因为赌输了,狗急跳墙了呗!你不是说小男孩不是凶手吗?怎么?输给了你伟大的天哥,是不是觉得特丢人?”

  小谢白了他一眼,看到我时刻待命着,也懒得同天哥费口舌。

  “小男孩,如果我现在放你走,你还愿意吗?”小谢像个狗腿子惨笑道。

  “谢豸。”天哥耗起小谢的衣襟,怒目圆瞪,“你知不知道小男孩是杀害我们疯哥的凶手?你特么还放他走?你是想疯哥死不瞑目吗?我……”

  “闭嘴。”这时,帝哥走了过来,抓着天哥的手腕,吼道。

  这是帝哥有生以来,第一次对哥哥不敬,天哥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脸上铺满了疑惑。

  帝哥把天哥逮到后面,靠近天哥的耳朵轻声道,“谢哥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你别打扰他了,我觉得他说得对,我们确实没有资格当大哥,我们一定忽略了关键的地方。”

  天哥暗沉着眸子,细细的回味着自己弟弟和谢哥刚才的话语……

  “我都猜出了你的心思了,你觉得我还会走吗?”我抿着嘴嗤笑道,看来我还真有点小看小谢这一个笑面虎,原以为他是真的向着我的说。

  “那就是说没的谈喽。”小谢收起假笑,虽然他笃定我不会愿意走的,但他还是抱有一丝希望,希望没发现他的小心思。

  “所有人,杀。”小谢杀机蓬勃,发号施令道。

  不过……

  只有一个光头壮汉扛着一把斧头,脱掉外衣,挺着啤酒肚的嘻哈走了过来。

  疯哥的小弟们并没有遵从谢哥的命令,他们十来多个人,每个人都拿着武器,蜂拥而上的目的就是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七八岁小男孩,传出去还不被人笑话死?

  所以就出现没人愿意以多欺少,唯有呆萌的光头汗脑子缺根筋,谢哥说啥他就说啥!

  那肚脐边长满了弯曲绵长的毛,光头汉摸了摸肚皮,随即扣了扣鼻涕,简直恶心死宝宝了。

  “小P孩,我……”光头汉刚想扔掉斧头,然后就倒地了。

  “我冤啊……”光头汉的死去的灵魂啜泣道,“好歹让爷把话说完吧?我出场的时间还没超过三秒呢?”

  宝宝只能说声对不起,要怪只能怪你长的太损观众的视觉了。

  没人能想通光头汉是为什么死的?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动诶。

  唯独小谢眯着眼勉强看清了,不是我没动,是我出手太快了,没人能看清罢了!

  镜头回放,光头汉的灵魂开心道,“我终于破了出场时间超过三秒的诅咒了。”

  放慢速度,我的手心贴着一根细小的刀片,那刀片原本是疯哥的,现在被我征用了。

  刀片刺穿了光头汉的喉结,同时还削掉了小谢的苹果肌。

  小谢一抹苹果肌上的鲜血,一阵后怕,假如这刀片一开始不是先要光头汉的命,而是直接奔着他的喉结而去,小谢的命就交代在这了。

  “难道真的没有商谈的余地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