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不想把事情闹大,我需要听他们瞎比比那么久吗?

  尚且小兰命在旦夕,我必须尽快的送她去医院,倘若和他们打起来,时间只会浪费的更多。再往坏的方面想的话,小兰可能会受到多次伤害,所以他们的要求我尽量满足。

  我深深呼吸一气,装作受到很多压力逼迫的惨样,说,“我们一家四口正在吃火锅,当时我尿急,去厕所撒了泡尿,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三个人踹门而入。”我指了指昏迷中的疯哥、小莫和小涛,故意露出后怕的神色。

  “我那时害怕极了,不敢动。后来不知怎么就晕倒了!醒来的时候就看见这群人晕倒了,我那时挺无助的,想找到我的亲人,但你知道我找到的是什么吗?”说道这的时刻,我表现出很愤怒的样子,牙齿都快要咬碎了,“尸体,我父母的尸体,他们杀了我的父母,我想报仇!但是我看到我的妹妹倒在地上,小腹在流血。”

  “你们永远也体会不到。我的心有多痛?”我揪着自己的心脏,把戏演的非常逼真,“为了救妹妹,我放弃杀他们的念想。于是我背起妹妹,没走几步,你们却出现了。”

  “你以为我不害怕吗?你们这群恶人,为了救妹妹,我有什么办法?你知道你们从我身边经过的刹那,我有多恐惧吗?我害怕你们杀了我,杀了我妹妹啊……”

  大致的情节演完了,一些容易让人怀疑的情节我选择性跳过。我在心中自恋道,“小样,演戏什么的,我最在行了。”

  嘛!要知道我掌握的消息少的可怜,然而把故事演绎的如此完美,我真是越来越佩服我自己了。

  果不其然,小谢听完我如假包换的谎言,更加确定疯哥是遭受仇人的埋伏了。

  再说了,我引导的那么好,小谢要是不入坑,天理何在?

  最主要的还是小谢一直这样认为孩子总不会说谎吧?并且,他过于自信了,觉得没人能逃过他的法眼。

  少许,小谢挥手说我可以走了。

  “不对劲。”我没走几步,天哥拦在我的前方,钻起牛角尖道,“假定这小男孩是杀人凶手的话,那这些措词他估计早就想好了吧?谢哥,这点你做何解释?”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可理喻?小男孩怎么可能知道我们会来?而且你自己评估下,他说的像是假话?”小谢表情丰富,忍着揍人的冲动。

  “谢哥,假设这小男孩是疯哥仇人派人的杀手,那他总该把最坏的打算都事先想好吧?这样想总不过分吧?”天哥的态度软了许多,他心里已经相信小谢的推理,但他的直觉隐隐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

  “你脑子烧傻了吧?一个孩子当杀手,那他得经历多少考验?”小谢大大咧咧的骂道,气场强硬,“而且你刚才也同意我的方法,除非你找出小男孩的逻辑不通的地方,不然你就放他走!”

  天哥语塞,摁着太阳穴,“总之我就觉得有地方不对劲。”

  “那你倒是说啊!只要你言之有理,我闭嘴!”小谢逼着说道。

  “我只是没找出来,你等我一会儿,容我再想想。”天哥摸着鼻子,明明抓住了什么?却又说不清道不明。

  “想?想你妹啊!人命关天,他妹妹流血了,每分每秒都很珍贵的好不好?也许就是这耽搁的这几分钟,他就要和她妹妹阴阳两隔了!”小谢惜命敢爆棚,急眼道。

  这种时刻,时间比金钱还要珍贵,小谢不希望一条生命白白流失。

  “给我一点时间,五……哦不,三分钟,我一定理清思绪。”

  “不行,五秒钟,五,四,三,二,一。”小谢麻溜的倒数五个数,“时间到,放!”

  “那啥,我能补充一句吗?”帝哥过来插嘴,也不管他们同意与否,道,“疯哥既然杀了叶日和他的妻子,那他的孩子也一定不可能存活,然而,这两个孩子没有死掉,说明疯哥十有八九是遭人暗算了。”

  “所以我觉得疯哥最后说杀的时候,要杀的人就是这两个孩子,但我没说这两个孩子就是元凶。疯哥向来都是赶尽杀绝的,你们没必要争论这孩子是不是伤害疯哥的凶手?”帝哥一语中的,他这么做,就是在给自己的哥哥争取时间!

  混黑这条路,一个不留神,就会跌入万丈深渊。

  小谢珍视生命,他没错,天哥小心翼翼,也没有错。

  听此,我放下的心彻底碎了,你丫宝宝都努力了那么久,原以为他们会放我和小兰一条生路,到头来,他们早就想杀我们啦!

  我攥紧拳头,做好了全力一搏的准备。

  “疯哥的意思我早就读懂了,但你们都忘了道上的规矩了吗?不杀无辜的妇孺。”

  “你们自己算算,从我们跟着疯哥做事,他破坏了道上的规矩多少次?明明有着更好的解决办法,但他,非要杀人。”

  “不过我没说疯哥不好的意思,他对兄弟绝无二话,我只是不喜欢他的做事风格,每天不是打就是杀,那样不好,你们不晓得道上人对我们的评价,低的我都不敢抬头做人了。”

  小谢叹了口气,慷慨激昂的说道,说的那些小弟情绪低落。

  帝哥心灵受到颇大的感染,小谢说的很对,他险些顺从了小谢的命令,但瞥到旁边还在沉思的天哥,他想了想说,“可是我们本来就是坏人啊,死后肯定要下十八层地狱的,多一个人头少一个人头无所谓了。还在乎其他人的看法吗?”

  “不!我们是有道德的坏人,今天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疯哥一错再错。放过这两个无辜的孩子吧,你们好好想想,要是今天被杀的是你们的孩子……”

  “够了,别说了。”天哥心烦意乱的呵斥道,“那我问你,为什么受伤的是小女孩而不是小男孩?”

  “那不恰恰证明有人想栽赃陷害吗?”小谢反诘道。

  “好!最后一点,让我看下小女孩的伤口。”天哥忽视所有人的叽叽喳喳,径直走到我的脚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说,“小屁孩,把你妹妹交给我看下。”

  更☆新G最L@快:A上fw酷x匠网F?

  我摇了摇头,搂紧衰弱的小兰。

  “小男孩,你不用怕,就让我们看下你妹妹的伤口,看完就放你走。”小谢以为天哥的表情吓坏了我,以为他要对我妹妹做坏事呢?因此,他耐心的疏导道。

  我把小兰搂的更紧,语气伤感,“放我走不好吗?为什么非要逼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懂的声音说:

谢谢【Cain959b】的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