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神马状况?怎么是两个孩子?”有人讶异的问道。

  很多人都摇头表示不解,忽然有人指着疯哥,惊叫道,“大哥。”然后有人跑到疯哥身旁,托起他。

  看到疯哥双手残废,左眼被扎了一条缝,致使失明,所有人为之愤懑,脸上堆满了怒容。

  、最I新☆4章J节、上^-酷rU匠网F

  “他妈谁干的,给老子滚粗来!”疯哥的拜把子兄弟咆哮道。

  还有一些人去扶疯哥的那两个小弟,矮的那个好一点,只是挂了彩,肋骨断几根,那高的男子就比较惨了,手臂都畸形了,你说能好吗?

  “小莫小涛,你们快醒醒,是谁把你们打成这样的?”几个人摇着小莫和小涛,企图将他们摇醒。

  任何人,都不将我和小兰放在眼里,毕竟是连毛都没开张的儿童,在他们认知里,我们对疯哥他们构不成威胁。

  无数的人影与我的影子交叠、错开,我抱着小兰,垂着头。既然他们给我让开了一条通道,我也就不大开杀戒,迈着沉重的步伐,往门口踱去。

  两个马仔扛着片刀,相互吹嘘着,也就没想拦我。

  眼看着快要离开这地方,谁知疯哥早不醒晚不醒,偏偏在这时候睁开朦胧的右眼,他费劲的吐了一个“杀”字,随后变昏厥过去。

  “杀谁啊?疯哥,快醒醒呐!”疯哥的兄弟小谢表示不懂,哭喊道,“你倒是说清楚杀谁啊?”

  那两个拿枪的男子,不仅面孔一模一样,就连蹙紧的眉头都是那么得神似,他们一同开口,“快,拦住那孩子。”

  “天哥,帝哥,为什么啊?”“是啊!为什么要拦住孩子?”站在门口的两个马仔一唱一和,狐疑问道。

  我的前脚快要踏出了,天哥和帝哥同时急吼道,“哪那么多废话?叫你拦就赶快拦。”

  “哦!”“哦!”那两个马仔无语的撇撇嘴,放下片刀,拦住了我的去路。

  天哥和帝哥靠了过来,其余的小弟搀着昏厥中的疯哥和那两个小弟,也围了过来。

  天哥和帝哥是一对双胞胎,不过也好辨认,他们的手臂上分别纹着“天”和“帝”。

  “天哥,他们只是孩子,道上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小谢替所有人道出他们的困惑,他知道天哥和帝哥怀疑这个孩子是杀人凶手。

  “道上是不允许对孩子动手的,但如果说这个小男孩是伤害我们大哥的元凶呢?”天哥双手环胸,十分确信道。

  “怎么可能?那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人不可貌相,说不定那孩子是个隐匿在人间的高手呢?”

  “你他妈小说看多了吧?疯哥是谁?赤手空拳一挑十的高手,一个小屁孩,能有多牛叉?”

  “说的也对哟,疯哥是我们的大哥,实力肯定不弱,要是被一个孩子打成这样,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但要是疯哥被人偷袭了呢?”

  底下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不过大致可以分成两派,一派拥护天哥,另一派持反对态度。

  十个人,五五开。

  最终,他们将目光投向沉默的小谢,其中一个马仔问道,“谢哥,你的观点呢?是赞同还是反对?”

  “我既不赞同也不反对,我不相信看到的和听到的,我只相信看到的和听到的结合起来推出来。”小谢不愧为二哥,说出来的话就是那么高深莫测,令那群小弟们折服。

  诚如小谢会料到天哥会说孩子是元凶,天哥也猜到小谢会说这些话,毕竟小谢是用证据说话的人,因此,天哥也准备了充分的证据来证明我就是凶手。

  “两点。”天哥伸出两根手指头,“第一,我们进来的时候,就只看到这两个孩子,那个小男孩见到竟然不害怕,要知道我们双手都是沾满鲜血的,又拿着那么多武器,小男孩不怕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第二,疯哥打电话给我们不说话,显然是遇到了麻烦事,而我们到了的时候,疯哥确实被暗算了。但你们应该还记得,疯哥最后晕厥过去前,他说了什么?他说了一个杀,那么,杀谁?总不可能是我们吧?除了杀这两个孩子,还能杀谁?”

  马仔们点点头,认为天哥讲的很有道理,那些持反对意见的马仔也纷纷向天哥靠拢,天哥得意洋洋的注视着小谢。

  小谢别有深味的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天哥说的话,不过这些疑点他早就猜到了。

  “那我也说两点好了。”小谢同样也伸出两根手指头,“第一,你们怎么确定小男孩真的不怕我们?或许你们都没注意,我们刚进来的时候,小男孩身体明显颤抖了几下,手情不自禁的捏紧怀中的小女孩,这难道不是害怕的证明吗?”

  “第二点,我打个比方,你如果走在路上,莫名其妙的被人偷袭了,然后你回头看见一个小孩站在你的背后,那你会不会以为是这孩子打的你?”

  “不会……”陆续有人摇头说道。

  “那疯哥受伤也是同样一个道理,他说不定是被人偷袭了的呢?然后偷袭的那个人逃跑了,就留下这两个孩子,那我们就把孩子冠以杀人凶手的名号,会不会太草率了点?”小谢通过打比喻的方法,更让那些马仔信服。

  隐隐有大批马仔往小谢这边移的趋势。

  天哥和小谢四目相对,碰撞出激烈的火花,两人明显是杠上了。

  “谢哥,你见到小男孩颤抖了但并代表我们看到了,说不定他是冷的呢?而且你也看到了疯哥的伤势,他这像是被人偷袭的吗?”天哥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只是说出我的猜想,又没说我的一定是对了,我是想让当事人亲自说出所见所闻,然后我们加以判断,如果他说的有一丁点的虚假成份,或者有逻辑不通的地方,那他就是元凶,反之则不是。”小谢早已想好了对策,同天哥针锋相对。

  “好!”天哥点了点头,觉得这办法可行。

  随后,小谢按住我的肩膀,亲切的说,“孩子,把你知道的统统告诉我,只要你说的是真话,我们便放过你,相对的,若是你说假话,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小谢说道后面的时候,表情那叫一个凶狠。

  说完,小谢又换上了友善的笑容。

  这一笑面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懂的声音说:

谢谢【觞~绝望】的解封。。。祝各位亲们六一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