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三声惨叫声同时响起,不绝于耳。

  一声来自剧痛中的叶日,剩下两声皆源于惧怕中的夏怡和小兰。

  小兰甚至捂上眼睛,默念着这是梦。

  鲜血沿着匕首和桌子的缝隙滴下,叶日死死攥着手腕,强烈的痛觉神经活跃运作着,疼的他倒吸几口冷气,面目扭曲变形。

  疯哥遽然低头,黑黝黝的嘴唇几乎和叶日的耳廓相贴,“在我的地盘上出老千,叶日,你真的是活腻了。”

  “疯……疯哥……我真……没出老千……”叶日晃动着躯体,固执的说道。

  然而,底气显得不足!

  疯哥倏忽摆出凶狠的表情,如同一只饿虎,和刚才的斯文外表迥异。他说,“按照赌场的规矩,挑掉你的手筋就可以,然后你再重新偿还债务。但是,你这么不诚实,我就改变主意咯。”

  “我不差钱。”一顿晚餐被疯哥扫的基本殆尽,他顺势叼起抽到一半的雪茄,没吸几口,没了。

  “疯哥,我错了。是我出老千,是我,求你,不要……啊……”叶日知道要完了,强忍着穿骨的疼痛,愣是一声不吭的拔出匕首,然后他赶紧下跪抱着疯哥的大腿求饶,结果他话还没说完,疯哥的烟头被撵在他的眼上,高温灼伤了他的眼睛,但他仅仅嚎叫了半秒,然后又立即求饶道,“疯哥……疯哥……”

  因为叶日感受到了疯哥盎然的杀意,在他眼里,人命如草芥。

  人如其绰号!

  原先疯哥是以威胁的口吻同叶日商量,奈何叶日不知好歹,激怒了疯哥。

  知道为什么称他为疯哥吗?因为他下定决心杀人的时候,不论男女老少,不论是亲人还是仇人,抑或是陌生人,他都会无情的斩杀,并且是惨不忍睹的杀戮!

  “疯哥,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杀了我,求你放了我的妻女吧,求求你了……”叶日放下男人的尊严,跪地挪步,连续磕头,头皮的肉都被磕破了,他还不停的磕着。

  泪水混杂着血液,从额头延伸到眼角,再从眼角滑落。

  那是痛的,更是怕的!

  疯哥无动于衷的踢开叶日,大手一挥,“给我狠狠打,打死了也不要停。”

  疯哥的小弟得到指令,执着甩棍,一人一个,正好。

  其中一个稍高一点,走到叶日脚边,高高的举起甩棍,重重的抡了下去,一下连着一下,叶日脑袋被开了好多个洞,血浆飞溅。

  另一个人走到夏怡的身旁,要打一个弱女子,他还真有的下不去手,犹豫了片刻,跟疯哥说道,“疯哥,你看这女人那么正点,拿去卖也能赚不少的钱呐?”

  “如果你不想躺在地上的人是你,我奉劝你最好动手,我的耐心可没那么足。”疯哥拦住蠢蠢欲动的小兰,沉声道。

  Rz更@新$最快上?v酷@:匠Y`网¤4

  “爸……妈……”即使被疯哥的臂膀搂住咽喉,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往前冲,歇斯底里的吼叫道。

  夏怡“扑通”跪地,眼眶噙满了诀别的泪水,央求道,“疯哥,祸不及孩子。她还小,恳请你高抬贵手,放她一马。我们夫妻俩用以命相抵。”

  到了这时候了,夏怡也不再恐惧,只要小兰能活下来,死又何妨?

  刚才那不敢下手的男子一咬牙,一棍子甩了过去。

  咔嚓……

  夏怡只听见脑骨碎掉的声音,随即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而那男子,依旧不依不饶,使出全身的力气去砸夏怡的头颅,不带一丁点的怜悯。

  叶日的情况也不乐观,鲜血直流,但他依然竭力的去够疯哥的皮鞋,嘴上叨扰着,“放……过……孩……子……”

  “爸……妈……”除了呐喊,小兰别无他法。她挣扎,反抗,可是疯哥强有力的禁锢令她靠近不了自己的父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母被活生生打死。

  没过一会儿,叶日和夏怡便动也不动的躺在地上,死不瞑目!而疯哥的两个小弟,哪怕是汗流浃背,手臂酸痛,没有疯哥的命令,他们还是不敢停手。

  直到叶日和夏怡容颜尽毁,看都看不出模样了,疯哥才喊停!

  地上早已血流成河,那两个小弟收好甩棍,衣服上,鞋上,以及脸上,都粘有满满的血渍,他们走到一旁,恭敬的伫立着。

  “你这个坏人,你还我爸妈。”小兰挥洒着情意绵绵拳,软趴趴的砸在硬邦邦的胸腔,就跟替疯哥挠痒似的,“还我爸妈……还我……”

  疯哥掐着小兰的喉咙,徐徐加力。小兰无力的敲击着他的手臂,脸色因窒息而变得苍白。

  “孩子,你说你长的那么可爱,长大以后肯定是倾国倾城的美女,现在杀了,怪可惜的说。”疯哥的另一只咸猪手滑过小兰的脸蛋,轻轻的捏了捏。

  小兰浑身一颤,尤其是看到自己父母的惨状,她眼瞳折射出来的怖惧越加显著。

  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不怕死?

  “啧啧,你别抖啊!”疯哥阴森的笑着,“你知道吗?人在最享受的时光是什么时候吗?”

  小兰艰难的摇了摇头,怕极了。

  “看着年轻的生命饱受恐惧和折磨,而她却只能愤怒的看着我的时候,那才能让我体验人生的乐趣。”疯哥转动着脖颈,那骨头断断续续的响起,很是舒服……

  小兰所处的砖房旁边紧挨着一所木房,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那个小男孩便是小时候的我。

  我把头置于枕头下,他妈一年中最讨厌的就是这几天了,人们疯狂的打着鞭炮,噼里啪啦的严重影响我的睡眠质量。他妈邻居还那么吵,还让不让宝宝睡觉了?

  我掀开被褥,因为我们这地处温带,就是冬天也不是很冷,套了件棉袄便急忙忙的跟邻居说理去了。

  刚出家门,我就嗅到了一阵一阵的异香,我挺了挺鼻梁,卧槽,牛肉的味道。

  尼玛,老子除夕夜可是靠着一碗方便面解决温饱,你们晚餐丰盛也就算了,他妈还扰民,真是儿子能忍,女儿也忍不了。

  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恰好看见门被踹开了,我一只脚放在木门上,两手插兜,装逼范十足,“你妈币,能不能安静点?打扰本宝宝睡觉了,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