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务室最角落的床上,沈璐拿着微粗的绳子,笑盈盈的掀开盖在我身上的白色床褥。

  “妈呀,你特么脑子有坑啊?拿着绳子要对我做什么?”

  “我警告你昂,你再过来,我就……我就……”

  “救命啊……要杀人了……”

  我欲哭无泪,那根粗绳,约莫半个手腕的厚度。若是沈璐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鬼地方勒死我,我找谁诉泣去?

  沈璐看似随意的瞥了我那肿胀的地方一眼,“不就是一根绳子吗?”沈璐边说边拉扯着绳子,配上那诡异的笑容,本宝宝快要被吓尿惹。

  “你脑子里面净想些什么呢?我是想和你玩真人版的护士游戏,我都没看见我穿护士装了吗?连绳子都拿出来了,这都看不出来?”沈璐将粗绳沿着身体缠绕起来,闭上眼眸,“来吧,请尽情的鞭笞我吧!”

  “我擦嘞,你他妈有受虐倾向啊?你是抖M吧?”我刚松了口气,紧跟着又被沈璐的话给暴击。

  果然跟污“沈”没有共同语言。

  “你不会才知道吧?”沈璐又贴近几分,奇异的香气透过她的衬衫钻进我的鼻腔。

  “噗,本宝宝没有抖S的欲望。”正好沈璐芊芊玉手在忙活个翻身,潇洒的离去。

  也许是我走得太急,根本没发现我刚才翻身的时候,绳子套住了我的脚踝,然后我没走几步,只感觉脚上有一股巨力拉扯着我,紧跟着,我便径直往前倒去。

  避免我的俊脸受伤,强行在空中旋转一百八十度,后背重重的砸在地上,好痛!

  而绳子的另一端,连着被束缚的沈璐,她被我一带,从床上滚下,狠狠的压在我的身上。

  我一口苦汁射出……

  这时,蓝色帘单拉开,一个熟悉的面孔映在我的瞳孔中,她的脸上写满了着急,“羽,你没……事吧?”后面两字她几乎是溢出来的。

  ¤酷&匠m网正◇B版首-☆发●)

  随即疑惑爬上她的两颊,哆嗦着道,“你们……你们……啊……”

  花小兰原本是听到了我的呼救声推门而入,结果被她看到令人误会的一幕,宝宝也是醉了,这意外也他妈忒巧合了吧?

  花小兰当即捂着绯红的俏脸,扭头跑开。

  惊慌失措之余,我赶紧推开沈璐,匆匆忙忙的起身想要追回花小兰。

  可是,宝宝忘记了,脚上的绳子还套着呢?

  所以我二次摔倒了。

  要不是我反应迅速,我就和沈璐接吻了。

  我亲吻着右手手背,沈璐亲吻着我左手手心,即使隔着两个手掌,我还是和沈璐亲嘴了。

  四目相对,产生爱的火花。

  我忙不迭的起身,跟沈璐道歉说我不是故意的,之后自顾自的扯开绳子。

  沈璐绑在身上的绳子也随之掉落,她从背后搂着我,不让我去追花小兰。

  “羽,我喜欢你,我不需要你帮我办琪哥了,我想和你白头偕老。”沈璐的脸蹭着我的后脊,语气急促,态度诚挚。

  我被突如其来的表白给搞懵了,因为沈璐先前都是狐假虎威的勾引着我,而这一次,是诚心诚意的,我听的出来。

  因此,我脑浆搅和在一块,沈璐前一秒还利用着我,后一秒就跟我表白了?这剧情跳转的也忒快了?

  女人心,海底针,宝宝表示不懂。

  我掰开沈璐的纤指,往后一用力,“我说过,比我大的女人都不对我的胃口,我喜欢萝莉,也喜欢比我小点的妹纸,而你,不是。”

  沈璐被我一推,瘫软在床上,虽然背对着她,但我知道她肯定泪流满面了。

  “琪哥,我会尽快的办了他。”我身形一顿,保证道。随即我头也不回的离开。

  对于沈璐,我对她没有一丁点的爱慕,原本就只是交易的关系,我不会爱上我利用的女人。

  门“咣”的一声关上,沈璐靠在床沿,白色的床单湿了一大片……

  从医务室出来,一只冰凉的手握住我的手心,好湿。

  花小兰一声不响,拽着我往楼道里面跑,我瞥了下花小兰湿润的小手,原以为花小兰是伤心过度,借那啥消愁。

  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她那是哭的。

  洒落在一旁的一小包餐巾纸,以及红肿的眼眶,无不证明她刚才哭泣的程度。

  情商方面,我脑子确实较为愚钝,不晓得该怎么安慰花小兰,于是就任她扯拽着。

  空旷的阳台,三三两两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在觅食,我和花小兰的出现,它们“吱溜”一下挥动着翅膀飞走了。

  缄默了良久,花小兰松开我的手,独自一人走到阳台边缘,爬在栏杆上,眺望着远方。

  洛依依还得和我一起吃饭,耽搁了那么久,我不想再呆在这无所事事了。

  于是我走到花小兰的边上,点了点她的肩部,“那啥?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花小兰抬起手,呈椭圆型圈在嘴边,当作扩音器。

  “伊羽,我喜欢你。”

  “伊羽,我喜欢你~”

  “伊羽,我喜欢你……”

  花小兰吼出了沉郁许久的心声,一遍比一遍吼的响亮、长久,仿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

  尼玛,今天不是四月一号啊?怎么这么倒霉?竟然一天被人表白两次。

  原本闹哄哄的学堂瞬间静谧下来,不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想知道,到底是哪位女生那么流弊?居然在鸿华玩早恋。

  而我,成为同学们讨论的对象,一炮走红。

  “那个?我……”我刚想委婉拒绝来着。

  花小兰的葱指摁在我的唇中央,“嘘!”她脸上的紫红还未完全退去,朦胧的漆黑色瞳孔嵌在红肿的眼眶,恍若看破一切。

  “羽,我知道你要拒绝我,但我能否请你不要说出来。”花小兰扑在我的怀中,怔怔中的我不知所措,她的眼泪不争气的淌出,呜咽着,“让我抱一会儿就好,就一会儿。”

  我轻轻的抚摸着花小兰的长发,有时候,沉默是一剂化解悲伤的良药。

  花小兰在我的怀中温存了几分钟,随后她抹掉眼泪,故作坚强道,“羽,我现在这样是不是很难看?明明说好不哭的。”

  “很好看。”我捧着花小兰的下巴,真诚的说道。

  “羽,你就不能说些违心的话吗?让我放弃你吗?”

  “我做不到。”

  “你这个傻瓜。”花小兰搂着我的后脖,踮起脚尖。

  这一吻,仿佛吻尽天长地久!

  花小兰放开手,“羽,我会在起点等你,直到永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懂的声音说:

谢谢【觞~绝望】的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