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吗?”沈璐忽视我的虎爪,喃喃细语道,“为哈我听着怪怪的呢?咋感觉好像在做身体交易呢?”

  “我咔,你这是抵达了污的最高境界,此时无污胜有污。棒!”我竖起大拇指,由衷的赞叹道。

  我突然发觉,要想领悟污的精髓,就要由内到外的经过污的洗涤。

  想必沈璐从小就是被污的思想教育给灌输了,所以才能达到化污有为传奇的巅峰。

  本宝宝佩服的五体投地。

  “呵呵?”沈璐伸出香舌,舔着我的手背,修长的眉睫挑动着,“难道你不喜欢污秽的女人吗?这样你不就可以多元化把玩我了吗?”

  “抱歉,我对比我大的女人不感兴趣。”我摸了摸下巴,如实的回答道。

  原本想逗一下沈璐的,没想到她句句不离污,搞得我像是被她调戏了,因此,本宝宝懒得和她继续玩下去。

  “真的不敢兴趣吗?老师可是会桑心的嘞。”沈璐试图挽起我的臂膀,然后借着优势让我回心转意。

  沈璐为了我真是够拼的,任何“下三滥”的招数都用上了。

  鼻血顿时刹不住车,不争气的喷了出来,我赶紧从椅子上爬下来,取出餐巾纸塞住鼻子。

  紧随着,我切入正题道,“老实说,我找你纯粹是因为你是班主任。琪哥的小弟要在中午揍我,我害怕他们把我打的半身不遂,所以想请求老师的庇护。”

  “我干,我没听错吧?”沈璐当即瞪大眼珠,不相信的掏了掏耳朵,“你刚才给我树立的高大睿智形象顿时从这坠到这。”

  沈璐伸手比划了几下,手掌从头顶落到地面,她还不解气的用脚碾了碾刚才手按的地方,尤为鄙夷道,“敢情你就一怂包,老娘真是瞎了狗眼,以为你很牛叉呢?连个人都打不过,切!”

  我翻了翻白眼,如果不是和“她”的约定,我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的挖坑吗?直接草爆康哥他们不是更快吗?

  “我刚才就说过,我的忙并不是只有你能帮,其他老师也可以,只是你比较近,官衔较高罢了,所以你给个准话,帮不帮吧?”我些许愠怒道,妈的,沈璐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鄙视我,还他妈怂恿本宝宝打架。

  宝宝有小情绪啦。

  “帮,为何不帮?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学生,纵使你再怂,我也不想我的学生被人打了。”沈璐捂着嘴偷乐,嘲讽之意毫不掩饰。

  “但是具体我该怎么做?我总不能去抓他吧?”

  我攥紧拳头,按捺着怒火,如果沈璐是卡哇伊的萝莉,我非把她那啥了不可,太气人,竟然被再三鄙视。

  随即我深呼吸一口,敲了一下沈璐的榆木脑瓜,算作惩罚。

  “所以我说你脑子真的不够用呗,你亲自出面,就算你有理由抓他们,你也不一定能抓光他们。康哥一定会带许多小弟来堵我,到时凭你一己之力,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哪来的闲于精力管我?还有一层方面,假如琪哥聪明点的话,他一定会想到你的出现是由于我,到那时,他便会想方设法的避开老师和学校,然后我就危险了。”

  “不是,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康哥他为什么会带很多小弟?他要是高调打你,不是更容易受到学校的处分吗?”沈璐抓着烧脑的头皮,甚是不解。

  “我收回之前说你脑子不够用的话,你丫的完全是脑子短路了,这么表层的道理都发现不了?”我扶着发烫的额头,这下该轮到我嘲笑沈璐,“康哥不多带小弟怎么能在小弟当中立下威信?如果琪哥连这点打人的事件都平息不了,他的小弟们还怎么嚣张跋扈?谁还愿意跟着他?”

  酷/匠R网永C久免L费看uL小说yU

  “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沈璐呶呶了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所以说你千万别单独行动,你千万要找个与我无关的人,而且那人非常严厉,有正义感,最好有点背景和手腕。中午等学生们都散的差不多了,康哥也进入我的教室以后,你们多带些人,埋伏在门口。到时我会激怒康哥,你们在他动手杀我之际现身将他擒获即可,然后带走所有同学,让他们指证康哥就可以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同学都会指证康哥,毕竟康哥的后台是琪哥,他们也快毕业了,不想惹事也正常。届时,你们只要对那些同学稍稍威逼利诱,尽量让他们指证康哥,之后你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处分康哥,把他开除。”

  我娓娓道来前半部分的计划,说实话,我希望沈璐找的帮手就是校长,那样我可以省去很多道工序,后面的假想情况就是担心同学们害怕康哥的报复,不敢指证康哥。

  我让沈璐对那些同学威逼利诱,一来是想看看沈璐找来的那个人的实力如何?二来是给琪哥传递一个错误的信息,让他误以为我的背后也有人,这样,更有利于我后半部分计划的实施。

  “就算你开除了康哥又如何?琪哥的能用的小弟又不止他一个。”沈璐脑中的线路逐渐的清晰起来,对于关键的问题她还算勉强道破,“开除了康哥一人,说不定还会来更多的康哥呢?那时,你的处境岂不是更糟?”

  “我有我自己的想法,你只需帮我完成这些忙就行了。”我挥挥手,剩下的情况我能自己处理,也就不想和沈璐说的太明,“说吧,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沈璐也知道我在扯开话题,看了下时间,第三节快要下课了,第四节便是英语课。

  “帮我办了琪哥,这狗比养的,竟然当着学生的面羞辱我,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说这话的时候,沈璐睚眦欲裂的神情一览无余,她死死的捏着拳头,恨不得将指甲镶在肉里。

  虽然我觉得她表情好假,但我还是爽快的道了声好!

  随即我们相互碰拳,紧握在一起,异口同声道,“合作愉快。”

  片刻过后,沈璐拉开门,我跟在她的身后,嘴角微微上翘,“小样,还想骗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懂的声音说:

谢谢【吴小奇】的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