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追溯到几小时前的办公室,我刚问完沈璐戏要演到什么时候?

  沈璐当即挂掉老爸的电话,笑呵呵的放下手机,反手一扣,把我压在桌上,“我演技差?你哪只狗眼看出来的?”

  尽管隔着裤子,但真实的触感抨击着我的神经。

  我不乐意的回道,“这需要看吗?用耳朵听就行了,以你这种老师,会有学校的尊严感吗?可笑!”

  沈璐也不恼,伸手去够手机,然后我们相互撞击。

  一硬一软,这就好比石头砸在棉花上,问,谁赢了?

  答案不是谁胜利了,而是它们融合到了一起。

  男女亦是同一道理。

  沈璐解开手机的频幕,里面有一个麦克风占了一大半的屏幕,麦克风的下方,有一道波纹上下运动着,她点了一个按钮,那按钮随即变成红色的一点,随即她将录音的文件播放。

  从我推门进入开始,我和沈璐的对话清晰的录了下来。

  沈璐摇晃着手机,示威性的踮起脚尖,俯视着我,“如果我把这个发给你爸,他会作何感想呢?”

  “我也想知道,如果这段录音流传于整个学校,他们又会作何感想呢?闷骚?淫荡?哈哈!”对于沈璐的耀武扬威,我不甘示弱的耻笑道。

  “你……”沈璐气的嘴唇发白,一时之间无话反驳,只好用手指兑着我。

  “行了!我找你是寻求你帮忙的,不要把彼此搞得那么尴尬,可好?”我推开沈璐的手指,径直走到她刚才做的位置,小饮一口剩下的半杯茶,这算间接轻吻吗?

  “伊羽,你这是求人帮忙的态度吗?况且,我为毛要帮你?你算老几?”沈璐找了另外一个位置坐下,霸气的翘起二郎腿。

  “你爱帮不帮咯?又不是非得是你才能帮我。”我无所谓的耸耸肩,一口喝掉这杯涩中带甜的茶,自信满满的离开,“但是机会只有一次,你可得把握好了唷。”

  我走的不疾不徐,不过有足够的时间供沈璐思考。

  “哦!差点忘了,多写老师的款待了,茶很好喝。”我瞟了沈璐的丁字裤一眼,随即转身,手放到门把手上,不带一点犹豫的转动。

  “等等。”门只开了一条缝,如我所料,沈璐在最后关头,叫住我了,她说她可以帮我,但先得告诉她我是怎么发现她有事求我?

  我开玩笑的说道,“你就不问问我要你帮什么忙?我要你和我玩一夜情,你也没关系喽?”

  “和聪明的大帅哥玩一夜情,貌似我也不亏呐,而且,你会让我帮你那种忙吗?”沈璐反诘一句,满满的笃定味道。

  “嘛!开个玩笑啦撒!何必较真呢?”我摆摆手,喜笑颜开道。

  “我有较真吗?你这人咋这么搞笑馁?”沈璐步步紧逼,刚制造的愉快气氛又被她弄的尤为紧张。

  我摇摇头,兀自笑着开口,“你说你脑子也就芝麻点大小,干嘛非要容纳磅礴的知识呢?要是被撑爆了呢?”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诶。”虚汗顺着沈璐的脸庞悄悄滑落。

  “你听没听懂,难道你心理没数吗?”我背着走,走到沈璐的眼前,取出必备的把妹神器—餐巾纸。

  拿出一张,轻轻的屡着她的汗珠。

  J最*z新章节:上q酷匠a网、

  “你说你何必活得那么纠结?明明设下的计谋那么的浅显易懂,你却自我感觉良好,觉得那计谋很流弊。就好比我刚进入办公室的时候,你好好的勾引我干啥?我一没财二没色的,你会无缘无故勾引我吗?”

  “而且,你勾引我就勾引我呗,却要一身正气的道出鸿华,你说一个诱惑学生的妩媚班主任,会拿学校的校训压学生吗?”

  “虽然我知道你想抓住我的把柄,以此来威胁我,也正因为你播出了录音,我才确信你想要我帮你做事,而且是无条件做事。”

  “恰恰有了这一点,我才说你是个纠结的人,一个漏洞百出的计划,让人产生怀疑的行为和言语,足以证明你脑子不够用。”

  “但你,用着垃圾大脑,制造了一个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计划,我都跟你说了这计划的不足之处,可你非但不听,还极力辩解,你觉得水能补好破衣服的洞吗?你好好的当个班主任不就好了?为毛要自不量力呢?”

  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口都干了,最后用一句话总结,“老师,我这不是针对你的意思,反而是诚心相劝,尔虞我诈的争斗不适合你。”

  “你……你到底是谁?”沈璐瞳孔聚缩,被我几句话说的节节败退,一屁股栽倒于地,颤抖的问道。

  此刻的我,在沈璐的眼中,根本不是一个十五岁的学生,而是一个机智,能掌握大局的王者,因此,她怕了!

  不对,那不是惧怕,那是惧怕外的兴奋。

  “唉!”我叹了口气,看到沈璐的神情我便知晓,我浪费了那么多口舌,还是不能挽回她的决心。

  真是榆木脑袋呐……

  震惊过后,沈璐兴奋的眼珠变得贪婪狂热,她抓着我的手臂,“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告诉我,快告诉我!”

  我付之一笑,淡淡的开口,“我是伊羽,你的学生呗!”

  沈璐渐渐收复焦躁的情愫,放开我的手腕,坐在我的腿上,一脸的期盼,“伊羽,既然你不愿透露你的身份,那我自己查好了,我一定要把你这位深藏不露的隐匿高手挖出来。”

  “拭目以待。”

  之后,沈璐一边和我玩着,一边变着法子套我的话,都被我含糊其辞的搪塞过去,沈璐一气之下,狠狠的一坐。

  奶奶个熊,轻点呐,要是断了我该怎么繁衍生息?我哀怨的瞅着她。

  “赶快说你要我帮你什么?说完我好去上课。”沈璐恼羞成怒,不耐烦的下了驱逐令。

  打了个清脆的响指,我踩在椅子上,一拉沈璐。沈璐猝不及防,跌在我的怀里。

  这个高度,正好可以调戏。

  我抬起沈璐的下颚,坏坏的笑着,“与其说是帮忙,倒不如称其为……交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懂的声音说:

上一章因为审核没过,所以彻底修改过了,所以亲们可以放心阅读……

这章修改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