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畜生……”花小兰噙满着泪光,气的只憋出这一句话。随即她“哇”的出来,从教室里面跑出去。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花小兰这是打小报告去了。

  而造成这一现象的罪魁祸首,便是班长一心想呵护的我。

  “小羽,你敢把我媳妇弄哭,你给老子等着。”小强不忿的丢了句狠话,也回到自己的座位蒙头复习。

  “羽哥,我看你真的很嘬死诶……”康哥冲着我“呸”了一下,心情大好,“你看,好不容易有个妹子愿意帮你,你非得把人家气走,还把她的男朋友给搞生气了,你说你脑子是不是有坑啊?”

  铃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康哥按着我的肩膀,极具同情的看着我,“在我看来,你嘴巴真是贱呐,要不我帮你剁了吧?额呵呵……”康哥领着他的小弟,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门口,康哥忽然想起什么?驻下脚跟,“羽哥,忘了说了,中午琪哥请你吃饭,到时候你一定要赏脸哟……”康哥一边走,一边挥手,他这次算是满载而归,挺开心的。

  我笑而不语,表面上我不仅伤害了站在我立场上的班长大人,还与班长的假男朋友为敌,甚至还抢了琪哥的马子。

  这些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没过多久,所有人都知道琪哥要对付我了。

  所有的不利矛头统统指向我。

  但是,事情会发展到什么地步?看谁能笑到最后?看到最后,自会知晓。

  我平和的坐在位置上,第一节是语文课,老师叽里呱啦的讲了一大堆,我坐立不安,目光时不时的瞥向旁边。

  班长的位置空荡荡的,我的心也跟着落寞许多,她那霸气的一面萦绕在我的心头,只要我一闭眼,花小兰保护我的画面就会涌现。

  我摸着良心扪心自问,班长那么费尽心思的保护我,而我却背地里捅一刀,虽然这是为了她好,但这样真的好吗?

  家中,老爸为了找我,绕着小区跑了一圈,白色背心和秋裤好比在水中泡过,湿漉漉的。

  “怎么样?找到小羽了吗?”后妈准备好了略微湿润的毛巾和温水,担忧的询问道。

  老爸夺来茶杯,“咕噜咕噜”的吞下一杯几百毫升的温水,接来毛巾,擦了把脸,“别提了,这小兔崽子肯定是存心躲着我,找死也找不到,打他电话竟还关机,操!”

  “亲爱的,你先消消气,小羽身上也没带钱,肯定跑不远。”后妈尽职的拍着老爸的后背,安慰道。

  “我倒不怕小羽离家,我是生气小羽居然给我立下马威,气死我了。”老爸捻着衣服,上下煽动着。

  “此话怎讲?”后妈摸不着头脑的说。

  “你知道小羽为什么要背黑锅吗?明明小樱是姨妈大出血,他非得承认是他把妹妹干成那样,让我恼怒,一气之下将他赶出家门。”老爸坐在客厅的椅子上,边喝水边有条不紊的解说着。

  “小羽很早就说过他不在乎我打不打他?其实,他真正不在乎的是有没有我这个父亲,他知道我现在偏袒小樱,所以他利用了这一点,故意说他干了小樱,目的就是让我丧失理智。他知道只要我的怒火值到了极点,就会不认他这个儿子。”

  “然后小羽顺着我的思路离开了家,实际上是我上了他的当,他知道我迟早会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小樱不是他干的,这样,我就会产生愧疚的情绪,我一旦后悔了,就会去追回他,他也是拿捏了我这一点,才大胆的躲着我。”

  “他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让我见识到他的厉害。”老爸状若癫痫,听他的语气,既欣喜若狂,又嘲弄讽刺。

  说实话,老爸还有一点没有告诉后妈,那就是我为什么要给老爸下马威,我总不会闲的蛋疼吧?毕竟是相处了十多年的父子,老爸很早就读出了我的用意,但他,想给后妈一个机会。

  后妈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我们还要不要找下小羽?”

  “不用。”老爸摆摆手,跳过这个话茬,“对了,小樱怎么样了?”

  “吃了点药,烧基本上是退了,现在躺在床上休息呢?我已经给她班主任打电话请假了。”后妈趴在老爸的大腿上,没想到转校第一天就请假,她也是醉了。

  “学校?”老爸呢喃了一句,猛地站起,情绪异常激动,“我怎么把学校给忘了?小羽一定是去上学去了,我得给他班主任打个电话。”老爸在后妈脸上狠狠地“么”了一口,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搜寻着班主任的电话号码……

  第一二两节课我都无暇听课,满脑子都是花小兰,好不容易挨到了大课间,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班长,跟她坦白一切。

  谁知,学习委员叫住我,“伊羽同学,沈老师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学习委员上节课下课去拿作业的时候,沈璐跟她说的。

  我“哦”了声,并道谢,随即马不停蹄的跑向办公室,心想要是花小兰也在办公室就好了。

  可惜,花小兰并不在,这让我大失所望。

  N…最9O新s章i0节上酷匠。网}+

  我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沈璐喊了声“请进”,之后我就推开门进入了。

  办公室有几个盆栽放在窗台,一缕阳光照在绿叶上,给这份纯白的办公室增添几分春意。

  沈璐坐在转椅上,习惯性的翘起二郎腿。

  办公室的其他老师都出去了,只有我们的美女班主任在。

  我用我的脑袋起誓,我一开始并不存在其他邪恶的念头,主要我进来的时候,沈璐的黑色丁字裤实在太亮眼了,若隐若现的,搞得我都不能专心致志的欣赏她白花花的大腿了。

  “老师,你找我啊。”我低着头,稍稍的调整方位,好让我可以正大光明的偷窥。

  “小色狼,你再看什么呢?”沈璐也是感受到了我不善的眼神,嗔骂道。

  “看你的黑色丁字裤呢?”我如实地回答道,然后我册那就后悔了。

  “咳咳。”沈璐咳嗽几声,脸蛋微醺,放下二郎腿,开门见山道,“小羽,想必你也知道我找你过来的缘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懂的声音说:

  第三更奉上。

  好久没像今天这样疯狂的码字了,六千字,累死宝宝了。

  结果看的比之前还少了,宝宝心里苦,但我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