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黎明,晨阳翻开生命的乐章,泥泞的土地受到大雨的滋养,沃出新的活力。

  我背对着小樱,跪在搓衣板上一宿,彻夜未眠。血丝爬满我的眼珠,黑眼圈附着在我的眼眶,疲惫的神态一览无遗。

  银发……铃铛……

  恍惚之间,我仿若看到窗外有一位银发少女掠过,她扎着短短的羊尾辫,系上了一枚麦黄色的铃铛。

  我眨了眨发酸的眼皮,想必是一晚上没合眼,出现幻觉了。

  啪嗒……

  老爸卧室的门打开了,后妈套了件真丝睡衣,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头发凌乱,狂打哈欠。老爸在卧室的衣柜挑选衣服,床上枕被凌乱,床单盖上一片殷红和一堆粘稠的絮状物。

  “啊……”客厅袭来后妈的尖叫声。

  老爸当即一甩衬衫,光着上身跑了出去,看到后妈抱着一个毫无血色的小萝莉,以及地上起码一百毫升的干涸的血量,顿时丧失理智,几个上步,提起我的喉咙,拖着我前行。

  老爸用力的一摔我,面红耳赤的指着后妈怀中的小樱,“小羽,老爸真是信错你了。”

  我费劲的抬起枯燥的眼眸,目光瞥到不该瞥到的地方,一瞬间,诧异与震撼从我的瞳孔中闪过,心脏当即送到嗓子眼了。

  那里红肿的仿佛生长了一个大大的水泡,涔涔的暗色血液粘在她的那里,加上地上怵目惊心的血液,我知道,小樱是姨妈大出血了,而且是非常严重的大出血。

  “小羽,我和你妈已经不干涉你和小樱发生那种关系了,而我也坚信着你会好好对待你的妹妹。”老爸憔悴的看着我,“但是,你昨天晚上所做的事?太令我失望了。”

  虽然我内心是震惊无比的,但我脸上挂着满满的玩世不恭,“我做什么令你失望了?我不是按照你的吩咐,跪在搓衣板,不动不睡吗?爸。”最后一声称呼,我叫的极其讽刺。

  不过,小樱变成这样真的不是我所期望了。那时,我为了让小樱对我不再产生喜欢的情愫,彻底的将她伤害。

  原以为小樱会死心,但我没想到小樱会赖在这里不走。

  你不走就不走呗,可你非得不穿衣服的睡在地上,又不吱声,加上外面电闪雷鸣的,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到卧室了呢?

  当然,小樱变成这样,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我昨天晚上回头确认一下小樱有没有离开就好了,只是我不肯回头,我害怕小樱没走,被她看到我的落泪的模样。

  酷匠*√网O…首《发b

  我更害怕我……放不下她……

  “你……”老爸竟被气的无言以对,将手高高的举起,却迟迟没有落下。

  我盯着老爸黝黑的粗手,没有丝毫的恐惧和让步,“打吧,反正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我不在乎了。”我点了点左脸,又点点了有脸,那两个巴掌印,依然是那么清晰。

  我不仅不在乎老爸再扇我巴掌,我更看淡了老爸对我的“亲情”。

  “你真以为我不敢打吗?”老爸瞪大眼珠,气的浑身发抖。

  “那你倒是快打啊!”我无所谓的笑道,与老爸针锋相对。

  老爸耗起我的下巴,看了眼迷糊中的小樱,愤怒的叫骂出来,“小羽,你把你妹妹干成这样也就算了,可你干完之后竟然对你妹妹不闻不问,让她光着身子睡在这冰凉地上,你还算男人吗?你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畜生,我没你这么畜生的儿子。”

  “是啊!我就是一畜生,我把妹妹上了,让她痛苦睡在地上,你……能怎么样?”老爸的一句“没你这儿子”彻底击溃了我的理智,我发疯的嘶吼出身,即使我曾经那么讨厌被人误会,但,今天,我背起了这个黑锅。

  “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一畜生?”老爸后悔极了,嗓子沙哑,扬起手掌,正当他下定决心要抽我的时候,我却一把擒住他的手腕。

  “我不再是你儿子了,你没权力打我。”我用力的推开老爸的右手,随即转身,潇洒的离开了这个令我伤痛的“家”。

  “滚吧滚吧,永远不要回来了。”老爸呼啦的狂砸边上的东西。

  我前脚刚迈出家门,后妈紧张的声音随即响起,“亲爱的,我想你误会小羽了,小樱这是姨妈大出血,我打一开始就觉得奇怪,就算小羽干妹妹的速度再怎么快,初次流出的血也不可能那么多啊。况且,小樱的头很烫,应该是感冒了。而我刚出门的时候,小羽好像是背对着小樱的,可能小羽根本不知道小樱会变成这样。”

  老爸认真的品析着后妈的话,好像真的是那么回事,他闭上眼,仔细的回忆着他刚出来的时候,我确实是背对着小樱,尚且,我抬头看见小樱的时候,有一刹那的震惊。

  但我为何会承认是我干了小樱呢?老爸百思不得其解,想了好大一会儿,老爸终于拂顺了一切。

  “宝贝儿,你怎么不早说?”老爸那些气火顿时焉灭,略感郁闷道。

  “我当时在沉思嘛!”后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宝贝儿,你先照顾下小樱,我去把小羽追回来。”老爸匆忙的冲出房门,像只无头苍蝇般的胡乱寻找……

  楼顶,一位银发少女单膝下跪,甜美的声音从她的嘴中吐出,“主上,他不是我们要找的实验体,但他的身上有我们所要的东西。”

  有三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站在银发少女的前面,他们都带着面具,中间的那个面具有点像来自地狱的恶魔,想必就是银发少女口中的主上。

  主上挥了挥手,旁边的两个随从走过去解开银发少女腰上的钢丝,因为那钢丝细如针毛,还真不容易发现。

  “安倍果,我命令你,去把东西拿回来,记住,千万不可打草惊蛇。”主上优美的雌音高傲的说出,给人一种女王的风范。

  “抱歉,主上。”银发少女连续磕了三个响头,毫不避讳的说,“那男的好帅,我发现我对他动心了,所以,我不能接受这次的任务。”

  银发少女双手合十,置于下颚,花痴般的期待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