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Duang”的一下摔碎了,零零散散的瓷片拖着一滴或两滴的汤液,剩下的汁液包裹着新鲜的面条,向四周撒去,青菜、荷包蛋被面条缠绕。

  汤液渗在大理石的表面,随即向外缓缓的扩散出去。

  这碗面,光市场价值都超过十元了,更何况它倾注了小樱对我满满的歉意与爱意,因为我不想让我爸的小计谋得逞,我彻底的伤害了小樱。

  月光经过碎瓷片的折射,映在小樱苍白的脸上,她四肢无力的瘫软于地,那双噙满泪光的眼眸,饱含了沉重、绝望,我盯着她,心揪的好是剧痛。

  老爸卧室的门开了一条缝,两只眼排成一条线,透过门缝瞄向客厅。

  老爸看到我冲着小樱竖起中指,心虚的一拉后妈,轻轻的关上门。

  “亲爱的,你不是说小羽会被小樱感动的吗?这跟你计划的不一样啊?”后妈心情不悦的怪罪道,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骨肉,被我伤成那样,后妈开心才有鬼呢?

  后妈靠在墙上,老爸的双肘抵在后妈的耳边,居高临下的思考着。

  突然,老爸想通了什么?脸上浮现一抹惊喜,豁然开朗道,“宝贝儿,我知道了,我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我儿子观察力和思维异常敏锐,我当时只想着把搓衣板放在桌边,这样有利于我们的偷窥,但我忘了儿子要找搓衣板,肯定会先去浴室里面找,因为浴室里面有洗衣机,搓衣板经常放在洗衣机的边上。”

  “我为了偷窥方便,将搓衣板放在客厅以后。一旦被小羽发现以后,他就会产生怀疑,他一产生怀疑,就会联想到客厅正对着我们寝室的大门,因此,他刚才所做的一举一动,都是为了做给我看。”老爸丧心病狂的癫笑着,从他的语句中听不出是对儿子聪颖大脑的欣慰,还是对儿子狠心的郁闷。

  “哈哈,小羽这招一箭三雕用的好啊,既瓦解了我的心思,又伤害了小樱对他的感情,还让我们拿他束手无策,好,真好哪……”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笑?”后妈急的如同火上上的蚂蚁,一脸的担忧,摇着老爸的手臂,“亲爱的,你到是快想想办法啊……”

  “我也在拼命的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呐,宝贝儿,你给我点时间。”老爸闭目沉思,后妈不停的摇晃着他,他无法安心下来。而且,老爸越想办法来临,它还非得跟你玩起捉迷藏,宁死不来。

  开玩笑,现在主动权在我手中,要是老爸想起应对的办法,我直播吃翔。

  “不行!时间不等人!我现在必须马上出去,制止小羽对小樱的摧残。”后妈焦躁的推开老爸,葱手搭在门把上。

  门把手刚被转开,老爸一只手摁在门上,另一只手抓着后妈的葱手,摇了摇头,“宝贝儿,你现在不能出去,你要是出去,小羽只会变本加厉的伤害小樱。”

  “就算我不出去,小羽也会伤害小樱。”后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的拉门,脸上的着急神色更加明显了。

  “不会的。小羽伤害小樱,是做样子给我看的,我刚才从他的眼瞳中,看到了强烈的愧疚。”老爸搂住后妈,安慰道。

  “那你说,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呀?”后妈急的快要哭了,连连跺脚。

  “等。”老爸冷静下来,等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现在,只能靠小樱一个人,看她能否打动小羽的心了。我们能做的,便是等。”

  客厅外的乌云,把月亮欺负走了,它们霸占了星空,大肆的侵略,驱赶着一闪一闪的星星。

  伴随着闪电“咔嚓”一声,滂沱的大雨倾泻下来,啪啪的敲打着紧闭的窗户,雨滴凝聚成水珠,由于重力的原因,从窗户滑了下去。

  “啊……”小樱吓得抱住脑袋,恰似一只蜗牛缩成一块。

  我的心仿佛被漩涡绞住,“她”和小樱一样,害怕闪电,我在小樱的,又发现了“她”的身影。

  膝盖不由自主的立起,我重重的甩了自己的几个巴掌,告诫自己必须狠下心来,不能再手下留情了,小樱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绝对绝对不能爱上她。

  “啊……啊……”闪电每劈落一下,小樱便会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音,倒在地上,捂着耳朵翻滚。

  这一幕,尽收于我的瞳孔,那股刺心的疼痛就好比把心掏出来,用皮卡丘的十万伏特电击我的心。

  尤其是小樱的惨叫,不仅让我寒心,更是对后妈的一种煎熬。

  “亲爱的,我要出去,你别拦着我,小樱最怕闪电了,她会怕晕过去的。”后妈歇斯底里的吼叫着,老爸捂住后妈的红唇,按住她暴动的身体。

  “你不能出去,宝贝儿,现在是考验儿子对你女儿的情感的绝佳时刻,他们的爱情成败与否,皆在今晚揭晓。”老爸睁大腥红的眼珠,血丝爬满他的眼白。他此时背负着巨大的压力,顶着小樱会被吓晕过去的风险,他相信我!

  N'更UH新1最/h快yp上酷7匠网

  小樱尖叫的时间持续了半分钟的时间,那些闪电依旧间隔性的打着,可是客厅里的声音寂静的能听到呼呼的呼吸声。

  “亲爱的,你说小樱会不会怕晕过去了?”后妈哆嗦着音带问道。

  老爸投以肯定的目光,亲了亲她的耳垂,“宝贝儿,你放心吧,一定是小羽搂着小樱,给了她一个可以依赖的肩膀,所以小樱没有再次哭嚎,不然小樱昏过去,小羽一定会叫我们的,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

  “我了解我的儿子,我们赢了。”老爸长长的松了口气。

  正如老爸所言,我做不到真正的无情,那碗在我心中价值连城的一碗面,融合了小樱对我刻骨的爱,我看在眼里,收在心中。

  我死死搂着颤栗中的小樱,脱下衬衫披在小樱的身上,就是想给她一份温暖与慰藉。

  “小樱,不怕,有哥哥在呢?”我亲吻着小樱,与她的香舌交织在一起。

  没过多久,小樱的身体渐渐的热了起来,对于闪电的免疫力也提高了不少,她脱开我的怀抱,一把掳下我的裤子,眼睛朴素迷离的,“哥,上我……”

  小樱那空灵般的声音透过我的耳畔,我的身体仿佛要被欲火焚烧,但我还是理智的推开小樱,提起裤子,“小樱,你一次又一次的勾引着我,是不是非要和我发生关系?你才甘心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