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刀刺进我的胸膛,纵使再痛,我也没掉过一滴眼泪。

  然而,今天凌晨,我落泪了。

  眼泪“唰唰”的洗净我脸上的污秽,荡涤了悲伤。失望转化为绝望,逐渐的攻克我大脑的防线,我眼神空洞的睨视着父亲,祈求得到答案。

  老爸单手扶在茶几上,有点站不稳,须臾间,他发现自己的儿子变得好陌生,那双鹰隼且不含任何感情色彩眼睛,以及那些痛彻心灵的话语,换做以前,我是绝对说不出来和做不出来的。

  我的心死的透底,死气沉沉的咆哮道,“爸,在你眼中,是不是看不到我的存在?小樱、小樱,口口声声都是小樱,她到底有什么好的?我他妈才是你亲人,我身上那么多伤,你关怀过我吗?”

  我一咕噜的脱下衣服,露出满是伤疤的身体,那些刺鼻的药水飘散在空中,我指着琳琅满目的伤口,怒不可遏,“你他妈问候过我的伤是从哪来吗?没有,从来没有!小樱,不过是蹭了点皮,又不是不能一个人回家。道歉?道歉你麻痹啊……”

  啪……

  又一个巴掌抡在我脸上,我一下子被抡倒,趴在地上,吐了口血水,牙齿都被打掉两颗,可想而知,老爸扇我的巴掌的力道有多重?

  只是,这一次,我没有流泪。

  “小樱,她是你的妹妹,也是你未来的妻子。你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把你妹妹丢在公园里,这合适吗?”老爸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强行按捺住蓬勃的怒气。

  我猛地一转头,看着小樱。此时,小樱的目光也撒在我的眼中,只是,她的目光透露着微微怯意。

  我滴乖乖哟,尼玛居然敢告密,瞬间我对小樱的好感度从天堂升到地狱,老子最讨厌背后打小报告的人了。

  “罢了,你就跟妹妹认个错,并保证以后会好好照顾她,我可以对你既往不咎。”老爸拎起我,挥挥手。要说他不心痛那是不可能的,再怎么说我也是他的儿子,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的心疼,“这是我对你最后的退步。”

  “我拒绝。我没做错,我不会道歉的。”我昂起头,气势磅礴道,“士可杀不可辱,我是不会背莫须有的罪名的。”

  老爸一声不吭,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我,过了好长时间,他笃定我是不会认错了,脸色变得异常青紫,“去跪搓衣板,一晚上不准动,不准睡。”

  老爸愤懑的一甩长袖,扬长而去。

  这算惩罚吗?我不屑的嗤笑道,“跪就跪。”

  我刚要走,后妈扯住我,脸上浮满了担忧,“小羽啊,你爸性子急,我去跟他求求情,你还是不要跪了,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我甩开后妈的手,睥睨道,“呵呵,别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老子变成这样,不正是你所期望的吗?”

  “小羽,我知道你对阿姨抱有偏见,但阿姨还是把你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看待的,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当后妈的苦衷的。”后妈脾气那叫一个好,耐心的劝说道。

  但是,后妈越是苦口婆心,我对她的厌恶越是显著。

  “不必了,我永远不是你的孩子。”我恶狠狠的说道,一点好果子都不给后妈吃。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想必后妈也会明白,我是永远不会承认她是我的亲人的。

  表明了我的态度后,我就头也不回的去找搓衣板了。

  后妈忤在原地,仿佛被定住了,那句“永远不是你的孩子”像把利刃,深深的刮掉她的心脏。她望着我忙碌的背影,嘴角微微上翘。

  “小樱,晚上就不要睡了,好好照顾哥哥,知道吗?”

  “哦。”小樱不情愿的点点头。

  后妈提醒了几句,让小樱怎么这么照顾我?然后她就往寝室走去。

  后妈刚一推开门,老爸就迫不及待的搂住后妈的蛇腰,把她抱到床上,亲吻着,抚摸着……

  一番激情过后,后妈光溜溜的枕在老爸的肩上,凌乱的头发夹杂着丝丝汗珠,随意的撒在床上。

  衣服散落在地面,粉红的床单粘有……

  “亲爱的,你好厉害哟……”后妈眼神扑朔迷离,喘着粗气,娇红满面,身体微微抽搐着。

  “宝贝儿,还满意不?”老爸背后已是大汗淋漓,浑身又黏又热。

  “恩。”后妈经过雨润的滋养,身上散发的媚惑磁场愈加强烈,牢牢的吸住老爸这块磁铁。

  “宝贝儿,我们继续,让你体验下什么是真正的……”老爸休息片刻,提枪再战,那些会被和谐的动作,一一尝试。

  ZP更7》新最7快、上酷86匠网

  “亲爱的……别……”

  我去浴室找了好长时间的搓衣板,咋就找不到呢?尤其是妹妹抱着一个小熊,我更不能集中注意力了。

  客厅,我撇过头,嫌弃的骂道,“你烦不烦啊?别跟我好不好?回去睡觉去。”

  “哥……哥哥……”

  “闭嘴,我不是你哥哥。”

  “我……妈妈说……她……妈妈让我照顾你……”小樱被我骂的语无伦次。

  “那是你妈妈,不关我事,你别跟着我就是了。”

  “可是……哥哥……”

  “都他妈说了,老子不是你哥哥。”我扬起手掌,小樱怕的下意识的将小熊举过头顶,美目紧闭,鼻尖微微翼动着。

  我放下手掌,我可没有打萝莉的习性,稍微吓唬她就好了。

  我转身迈腿,突然踢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蹲下去一看,这不就是我苦寻的搓衣板吗?怎么放在客厅了呢?还是放在老爸刚才坐的位置旁边。

  我拧起眉头,不假思索的猜出父亲的“良苦用心”。

  我跪在搓衣板上,仰视着窗户外渐渐下沉的月亮。

  小樱扔掉小熊玩偶,跑过来搂住我的脖颈,用她的玉兔压住我的鼻子和嘴巴,哽咽的哭喊道,“哥哥……呜呜呜……小樱错了……你不要不理小樱……呜呜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