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我被洛依依极具大胆的邀请给雷到了。

  家里没人?是指她的父母还没有回来,还是指她是一个人住的呢?倘若是后者的话,洛依依邀我陪她渡过良好春宵,就不怕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发生点什么吗?

  “羽,我爸妈他们出差去了,晚上就剩下我一个人,我怕。”洛依依抓着裙角,用她的脑袋施展旋转攻击,搞得我的腋下痒痒的。

  看着洛依依楚楚可怜的眼睛,我点了点头,“好啊”。

  笑话,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不把握住?说不定趁着洛依依的父母不在,可以和她的关系更进一步呢?

  “谢谢羽。”洛依依真挚的鞠躬表示感谢,一扫先前的阴霾,露出纯天然的笑容。随即她拐着处于恍惚中的我,急匆匆的向楼层跑去。

  这么急?莫非是迫不及待地要和我开房了么?

  进入别墅,洛依依按了下电梯开关,一直乘到六楼,然后她拽着我的胳膊,来到一间高档的大门前,输入指纹和密码,门“啪嗒”一下打开了。

  洛依依像个贤妻良母的为我拿来拖鞋,抱有歉意道,“不好意思哈,这是我爸的,可能有点大。”

  我怔怔的穿了上去,确实有点大,不过,穿着也还好。

  洛依依自己也换了双可爱兔子拖鞋,漏出洁白圆润的小脚丫,她非常热情的请我坐在沙发上,“羽,你随便参观,茶几上有水果,把这当做自己家就好,我去拿个东西。”洛依依神秘的一笑,之后未等我的回话便往内屋跑去。

  我坐在纯白的丝质沙发上,从茶几的水果盘拿了个苹果,翘着二郎腿吃了起来,环顾四周,简直照瞎了我的神眼。

  头顶光彩夺人的绚丽灯光照亮了整个大客厅,晶莹剔透的大理石地板布满了形形色色的图案,一台超大的液晶电视挂在墙上,这奢华的设备与美轮美奂的装饰,卧槽,有钱人的生活果然就是好。

  何时我也能凭借自己的实力住上那么好的房子啊?

  良久,洛依依从内屋疾驰回来,手上拿着一个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装了好多东西,有酒精,络合碘,纱布,棉签,胶布等等,反正就是有一大堆医用品。

  @2酷匠Q网。E唯;V一KZ正Hn版U,(其B他4都是4L盗#M版/=

  “依依,我身上的伤都是小事,至于那么大惊小怪吗?”我略感无奈,说实话,这些伤痕,对我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哼!”洛依依闷哼一声,取来一个镜子,气呼呼的说,“你看你,都被揍成猪头了,浑身上下都是淤青,难道你就不知道爱护一下自己吗?”

  我挠了挠脑袋,看着镜中的自己,被洛依依说成猪头未免太过份了吧?明明就肿了一点嘛,哪里像猪头了?

  洛依依从袋中抓出几根棉签,沾了几滴酒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我脸上的伤口,一脸的心痛,“都这么大的人,也不知道处理一下伤口,要是感染了怎么办?”

  “这不有你嘛!”我笑嘻嘻的开口。

  “贫嘴。”洛依依重重的掐了我一下。

  我顿时不乐意了,撅着嘴,“依依,你看,都把我掐青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伤员呢?”

  “谁让你乱说话的。”洛依依做了个鬼脸,那叫一个调皮。

  我捏了捏她圆鼓鼓的脸蛋,故作生气道,“我不管,总之你掐痛我了,给我亲下就算了,不然……”我邪恶的晃动着手指。

  “你想干什么。”洛依依护着胸,狐疑的看着我,“你敢动我,我就不给你……啊哈哈……好痒……羽……我错了……哈哈……我认错……别挠我……我认错还不行吗……”

  我停下“咯吱窝”大法,指了指我的嘴唇,示意她快点。

  洛依依害羞的凑过嘴唇,快速和我的嘴唇碰了一下,随即很快的缩了回去,红扑扑的脸颊,她捂着眼,简直要羞死了。

  洛依依在边上给我抹药,而我和她打闹,其乐融融的生活,好是舒畅。

  须臾间,我恍若看到我和“她”一起玩乐的场景,曾经的“她”,和我相处的也很融洽,那些难忘的岁月,总是蔓上心尖……

  洛依依替我擦好药,收拾一下药品,气氛陷入了低潮。

  过了一会儿,我和洛依依异口同声,“那个,我有话想跟你说……”

  随后我们对视一眼,我礼貌的做出“请”的手势,禅让道,“女士优先,你先说吧。”

  洛依依十指相连,大拇指来回旋转,酝酿了好久,终于坚定的说了出来,“羽,你长的一点也不帅。”

  我日你个仙人球球,老子等你那么久,竟然说出这么伤我心的话,什么叫一点也不帅?我分明长的还可以的好不好?

  “而且学习也不好。”

  又一把利刃透过我的心灵。至于把我贬低到这种地步吗?老子可是全班前五,年级前十的好学生,你不就每次比我考试高几分吗?用得着说我学习不好吗?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在让你吗?

  “人缘又差,不爱说话,家里条件应该也不好,不然你也不需要吃饭这么节俭了。”

  人缘差,那是老子高冷好不好?你见过哪个高冷的男孩和许多人说话的?知不知道什么叫惜字如金?

  当然,我家境确实不怎么滴,这点我是承认,但是,家穷是我能决定的吗?我也没抱怨过什么?就这样被女神揭了老底,心里愉快才有鬼呢?

  况且,家里虽穷,但我的志不穷啊,我每天疯狂的写小说,不就是为了赚钱,以此改善我的生活吗?

  “纵使你极力掩藏,但我还是能发现。”

  我掩藏什么了?你又发现什么了?不要老吊我胃口行不?

  “羽,其实你很寂寞、空虚。”

  寂寞你个毛,空虚你个屁,你是哪只眼看出来的?

  “不过……”洛依依将我损的一文不值以后,话锋一转,郑重其事的说,“羽,我喜欢你,即使你和我预想的白马王子相差甚远,然而,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懂的声音说:

  为追书破一百加更。

  今天的正常一更在晚上十一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