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甸甸的过往仿若决堤的洪水,冲刷着禁锢的枷锁,我一手握着弹落在我脚边的网球,一手拿着通体银白的药水,一口“咕噜咕噜”的吞下这一整瓶药水。

  “喂!你能不能先听我说完呐?你就不怕你这样胡乱喝会把自己喝死吗?”神鬼是出了名的冷漠,就是面对我,也是不冷不热的。

  今天太阳打西边飞升了,神鬼居然学会跟我开玩笑了。

  我淡然的撇了他一眼,“难道你还要陷害为师不成?”

  “你妈的还知道是我师傅啊?被一个普通人打成这逼样,你丫还差点被杀死了,称你是我师傅,我都嫌丢人。”神鬼没大没小的说,一点也没有作为徒弟的自觉性。

  “我干,梦凡尘,是不是觉得翅膀硬了?眼中还有为师的地位么?”我嗤笑着搂住他,一巴掌冲他脑门呼啦下去。

  “没有没有。”和我同高梦凡尘连忙摆摆手,弓着背,嬉笑道,“师傅在我心中的地位是无可比拟的……”

  梦凡尘在边上滔滔不绝的吹嘘着,我一抹完好无损的下巴,略微诧异下,然后我伸手做出“stop”的手势,“得得!打住,你这拍马屁的功夫是不是雨晨教你的?这丫头,成天净给我找麻烦。”

  “没有诶,雨儿妹妹……”梦凡尘还想替雨晨辩解呢?却被我一个眼神瞪的没了脾气。

  “话说你刚才给我喝的什么东西?效果如此显著。”我一边问,一边走到小樱身边,把她扶起,搀到旁边的凳子上。

  我脱掉小樱的白色运动鞋,将她红肿的脚踝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的揉搓着,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特么是不是傻啊?我妈的不惜代价的救你,你干嘛还要往火坑里跳啊?你是不是非要被三哥玷污了你才高兴哇?”我低着头,看着散发着诱人光泽的脚跟,嗅着脚丫溢出来的馨香,责怪道。

  “因为哥哥会保护我呀!”小樱自然的露出笑窝,理所当然的说。

  我霍地抬眸,正好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咳咳,这真不是我有意的,只能说我蹲的位置比较好,加上小樱撩起长裙,所以……

  我扭过头,尽量让眼光转向别处,明明都已经看过了,为啥余光老是有意无意的往那瞟呢?关于这点,我很是困惑,伴随着手上的柔滑触感戛然而止,我柔声的问,“疼吗?”

  妹妹会变成这样,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小樱摇了摇头,坚强的说,“不疼,要是哥哥能亲我,那些疼痛就会啾的一下跑光光啦,嘻嘻!”小樱俏皮的嘟起嘴巴。

  我放下她的脚踝,轻轻地在她的额头点了下,微笑的说,“乖,别闹。”

  这时,梦凡尘兀自的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不好意思呐,打扰到你们秀恩爱。小羽,这就是你妹妹兼女朋友吗?长的还挺可爱的嘛。”

  被梦凡尘那么一说,小樱脖颈蔓上一层绯红,脸蛋更是红的要滴出血来,她慌张的辩解道,“没……没有了……”

  “小妹妹,哥哥给你看样东西好不?”梦凡尘手搭在小樱的香肩上,冲我使了使眼色,我舔了舔嘴唇,当作回应。

  “好哇……”小樱天真的一塌糊涂,以为是我的朋友就没太在意,反而是拍手称好。

  梦凡尘得到了我的同意,掏了掏口袋,右手紧握着呈在小樱的眼前,小樱睁大眼睛,迫不及待的说,“什么东西哪?快打开……快快快……”

  啪嗒……

  梦凡尘风驰电掣的翻开手指,白色烟雾條然间升腾,小樱呆滞了一瞬,便昏睡了过去。

  “好了你,别摆出这样一副愧疚的表情。”梦凡尘抵住往前倒的小樱,把她的脑袋轻放在长椅上,满意的拍了拍手,“我可告诉你,那瓶恢复药剂市场价可是十万人民币,它能快速的催生细胞的增值,你下巴能快速的愈合,多亏了我的这瓶恢复药剂,所以说,你不仅要谢谢我,还要给钱。”

  “你想钱想疯了吧?我现在自己都养活不了,我哪来的钱给你?”

  hl酷JS匠网dF唯~一/正版m,s其T他a都●“是盗B=版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嘛。就当你欠我的咯,我也不放高利贷了,就按照月利率百分之一算好啦,够义气吧!”

  本宝宝顿时有小情绪了,我伐开心的说,“滚犊子。我就问你一句,我,是不是你师傅?”

  “就因为你是我师傅,我才收你钱的好不好?”

  “你麻痹的这是哪门子的歪理?”

  “这哪是歪理?分明是真理好不好?都说兄弟之间明算账,更何况我们是试图叻。”梦凡尘两手一摊,很是无辜,“算鸟,我再给你打八折,八万,百分之零点八的利率,不能再少了。”

  “得!我懒得和你浪费口舌。反正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我气呼呼的说,总之,东西我已经用了,爱咋地咋地,梦凡尘总不能杀了自己的师傅吧?

  “诶!师傅,你怎么可以耍无赖捏。”

  “我就耍无赖怎么滴?难不成你咬我啊?”

  “师傅,我跟你说……”

  最后,在梦凡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长时间软磨硬泡下,我妥协了,我十分苦恼的叹气道,“唉!早知道就不把大嘴女王雨晨安排到你身边了,尘啊,以前的你是多么的高冷,现在呢?都跟晨妹学坏了。”

  “没有啊,多亏了晨妹的悉心教导,我才能有今天的成果。”梦凡尘虔诚的膜拜,头上,闪耀着神的光辉。

  我彻底认栽了。

  “话说,你怎么来这了?BL市离这挺远的说。”

  “你的大小姐家里出事了,把我给调了过来,让我保证你的安危。”梦凡尘生气的说道,名义上是调过来,实际上是强行命令过来的,他能开心吗?

  “怪不得没人来救我。”我恍然大悟的想道,敢情我的身边已经没人来保护我了。

  “不对,跟你扯了那么久,重点却忽略了。”梦凡尘一拍脑壳,严肃的问,“师傅,你别想跳过那个话题,快说,为了她,你付出了那么多,值得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懂的声音说:

  抱歉,更新又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