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一种美丽的颜色。

  这一滴滴摇曳在空中的鲜血,宛如一颗颗葡萄被榨干后酝酿而成的红酒,既妖艳似玫瑰,又火辣如嫣唇。

  透过飞扬而起的血滴,我仿佛看到霞虹的过往,火红的天际,一朵朵火红的云儿尽情的飘逸着。

  “好久了……好久了……”我仰望着被鲜血拼凑的太阳,喃喃细语。两种光芒,照出了我的回忆,的确,从进入了和平的都市那时起,就没人给我开过瓢,更没有普通人能威胁到我,不,是从我睁眼的那刻起,就不存在一个普通人,让我如此近距离的体验死亡。

  下巴的皮肉被削掉,露出洁白森然的下颌骨,粘稠的血渍沾在参差不齐的骨头上,有种往下坠的趋势,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我压着下颚,倘若不是三哥的狂啸,使我提前做出了准备,在他动刀子的霎那,我锁紧了脖子,那把匕首卡在我锁骨中央与下巴的之中,算是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小的幅度使其偏离了致命地方。

  然后,三哥用力的一滑,那削铁如泥的匕首切掉了我下巴上的一块肉。

  我一抹锁骨处的伤痕,沿着伤口轻轻的掠去,足足一个食指的距离,我有些恼怒,看来还是有点低估了三哥的胆量,没想到他真的敢动手杀我。

  “三哥……”二银子双腿止不住的哆嗦,所有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面带惧色,心生退意。事情的发展已经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们只是涉世未深的孩子,陪着三哥打打人,调戏调戏美女还算在行,至于杀人,想都不敢想。

  “闭嘴。”三哥沙哑着声带呵斥道,他的额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后背早已被恐惧浸湿,他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杀人的好不好?

  我轻浮的走了过去,大拇指摁掉三哥鼻梁上的鲜血,被汗水污染了的血液,变得有些暗红,我原以为有了这两次的教训,会让三哥对我产生忌惮,但我发现我错了,错得非常离谱。

  三哥不仅诠释了狗急跳墙这个成语的含义,更是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破罐子破摔?

  三哥一改纠结的神情,脸色骤然阴沉下来,我心当即“咯噔”一下,暗道,“坏了,三哥是想灭口。”

  果不其然,三哥握紧鲜血淋漓的匕首,照着我的心口扎了过来,如此近的距离,想避开是不可能的啦。

  我忍者牵动下颚神经的痛楚,艰难的说,“三……哥,你想……清楚……”

  三哥身子明显的愣了一下,趁着这段空隙,双手交叉护在胸口,原本我想卸掉三哥的匕首,但考虑到自己身体的状况,还是不冒险的好。

  噗……

  匕首穿过我两只手的手背,刺进我的胸口,不过离心口还是有点距离,我一个趔趄,因匕首的冲击力,径直的往后倒去。

  三哥连带着匕首的惯性,扑在我的身上,这姿势,有点……

  我的后脑勺砸地,导致我的视线变得略微模糊,我强忍着多出的剧痛,心中唯一的念头,便是制止匕首再插入。

  三哥骑在我的肚子上,双手按在刀柄尾端,面目狰狞,不停地施力,颇有不弄死我决不罢休的决心。

  我奋命的抵抗着,此刻的三哥,冷酷无情,没了之前的犹豫,陌生的眼睛,充满了凶残与杀戮。

  “三哥……不要闹出人命……”二银子最先从呆滞的情感中走出来,他是真的着急了,明明他都提醒三哥好几次了,不要闹出人命,三哥居然反其道而行,这可吓坏他们了。

  “不要靠近我。”三哥朝着二银子吼道,整个人变得尤为激动,“我要完了,只要他一报警,我的人生就废了,所以我要杀了他,你们都别接近我,要是我杀人的事情败露,我会将一切揽下来,你们替我好好照顾我的亲人,跟大哥和二哥说声对不起,兄弟先走一步了。”

  汗!我他妈也是醉了,现在你要杀的人是我好伐?我都还没交代遗言了,你这人,怎么可以“恶人先留言”呢?

  “三哥,有话好好说,别冲动。”二银子试着劝说道。

  小樱更是慌张,顾不得脚踝的肿胀,连滚带爬的摔了过来。

  三哥一脸的诀别,语气也变得柔和许多,“哥们,别怪我,这都是你逼我的。”随即,他使出吃奶的力,眼瞅着我的心口要被刺透了,小樱跌倒在半路上,呐喊着不要,二银子他们膛大眼眸,畏怯着却不敢再阻止。

  "酷匠_网l;唯S*一j$正r版(,其*q他_都!是盗L√版

  然而,三哥犹如一个炮弹,被一个高速旋转的球体弹飞,完美的抛物线,一个人从天而降。

  他穿着一件纯白色衬衫,与他黝黑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套着一条休闲长裤,脚下是一人字拖,手上把玩一个网球,和弹飞三哥的网球形成配对,因为他带着黑色面具,所以看不清他的面孔,只知道他长发扎成辫子,有点复古的韵味藏在其中。

  他有个外号,名叫神鬼。

  三哥倒地以后迅速起身,脸上堆满了怒容,“谁啊?想死啊?”

  然后,他的两只眼便受到重创,黑乎乎的,简直一熊猫眼呐。

  没人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明明神鬼手上的球一直没脱离过,地上的网球更不可能动了。

  我心里冷笑不已,竟然是神鬼出山了,他们看不到他的动作,我当然也看不见,但我知道是因为他出手太快了,没人能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是正常的。

  二银子屁颠的跑过去,扶起三哥,轻声的说,“三哥,那个人很不简单,我们要不……”

  “别碰我。”三哥一把甩开二银子,指着神鬼的不忿道,“你他妈谁啊?”

  神鬼向上一抛网球,吓得三哥连忙护头,那一怂样,真是没谁了。

  “我最讨厌别人指着我。”神鬼冰冷的话语溢出。

  三哥顿时大气不敢出一下,他也知道神鬼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丢下一句狠话“咱们走着瞧”,之后和狗腿子一同逃之夭夭了。

  神鬼还想斩尽杀绝呢?却被我一句话给制止了。

  “我……我有……自己的想……想法。”

  因为下巴少了一块肉,说出的话跟破伤风一般,微微口吃。

  神鬼一皱眉头,没有再对三哥他们出手,他丢给我一瓶药水,半个手掌大小,一本正经的问我,“为了她,付出那么多,值得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懂的声音说:

  更新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