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萝莉扭动着大腿,某处的肌肉不停地与我的手背来次爱的火花。

  “啊……”我匆忙的将手从她那里抽离出来,尤为尴尬扣扣脑壳,居然被当面戳穿我的污手在抚摸她的某处,怪不好意思的,佯装二傻子道,“对不起呐……我没注意到。”

  这种鬼话,恐怕连我自己都不会相信吧?

  小萝莉没有说话,像只刚出生的婴儿,蜷缩在我的手臂中,脸上的绯红没了我的挑逗,渐渐得消退。

  “额……这位可爱的小姐,你还要躺多久哪?”我面带着微笑,柔声的问道,虽然我很想继续让她在我的手中多温存几秒,但是她好歹也有七八十斤,我一只手,托着她也会累的!

  !酷b匠/*网?正版◎☆首.发Cq

  反正该占的便宜都已经占了,该摸的地方也摸了。

  “啊……”小萝莉脸蛋又突增起一抹红晕,她从我的手上蹿起,手无足措的道歉,“对不起呐……我先走一步了。”小萝莉匆忙的拣起撒落在脚边的包包,从我的身旁疾步而走。

  扬起的长发顺着我的鼻尖溜过,我狠狠地吸了一口,少女特有的体香钻进我的鼻腔,既好闻令我吸上瘾又熟悉让我难以忘却,我望着她的身影,不由得凝滞住了。

  我记忆中的她和眼前的小萝莉拥有一样的乌黑秀发,几乎相等的身材,以及那股淡淡地清香,是长期沉浸在花朵中才能培育出来的香气,她们有许多的相似度……

  小萝莉疾走了几步,好像想到了什么?停下转过头,那绝美的笑靥融化了我的心灵,她深深的鞠了九十度的躬,依然是那动听的声音,“哥哥,刚才谢谢你了。”

  时间定格了两三秒,她抬起头,徐徐的离开了。

  我痴痴的一笑,我也不知道我在笑什么?

  紧跟着,我捻了捻左手手指,“咦?怎么黏糊糊的?”定目一看,竟然是无色透明的液体,“我……我……”,连续我了两声,简直惊呆了我的视线?

  “这莫非就是……”刚升腾出来的邪恶念头立刻被我扼杀在摇篮里,我擦,就这么摸几下,就那样了?这不科学呀?

  对!这个一定是脲!恩!一定是!我在心中肯定的默念道。

  顷刻间,我忽然发现我忽略了重要的问题,一拍脑门,恨不得抽死自己的愚钝,我竟然忘记问小萝莉的名字了。

  悲伤辣么大,后悔辣么多。

  我抽噎着洗了把手,难道你们真的认为我是因为没有知道小萝莉的名字而哭泣吗?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我还没脆弱到这种地步。

  我是因为刚才没有好好爱抚小萝莉而懊恼,就随便摸了几下,一点意思都没有,最起码也要亲个嘴吧?

  我抹了把眼泪,取了张纸巾,擦干眼角残留的水分,摇了摇头,禁止我再胡思乱想,倘若我跟小萝莉有缘的话,迟早还会再见面的,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和妹妹一起,留下珍贵的回忆。

  出了公厕,我舒爽的伸了个懒腰,静静地接受着阳光倾泻下来的温度。

  不远处,一个黑影冲着我迎面走来,他披着全黑的风衣和紧身裤,脸上带着褐色的大墨镜,几乎将他整个脸蛋都遮盖了,灰黑的鸭舌帽被他压的很低很低,此人一出现,我的心跟着颤动一下。

  莫名的惶恐起来,我深深的呼吸一气,虽然此人穿着可疑,但他又不是来找我的?说不定是来上小号的呢?

  这样想了之后,我镇定了许多,两手插兜,装作若无其事的和他相对而走。

  黑影不疾不徐的行走,我能嗅到他身上的暴戾气息,纵使他隐藏得很好。

  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近,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就在我要和他挨肩而过的时候,一股子强烈的死亡感涌上心头,我本能的收腹侧身,一道寒光初现,黑影拿着亮晃晃的匕首,刚才直接朝着我的肚子刺了过来。

  还好刚才我反应迅捷,在匕首快要刺到我肚子的时候,提前收腹并册过身,堪堪的避开了,随即我二话不说,连续打了几个滚,以此和黑影拉开距离。

  那黑影见偷袭不成,高举着匕首欲再次向我袭来,但他身子忽然震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掉头便跑。

  我没有去追,我害怕有埋伏,看刚才那个人的身手,就已经够我吃一壶了,要是他还有其他人,我去追的话,只有送死的料。

  这个黑影很不简单,而且他是奔着我的命来的,我拂起我的上衣,刚才那一匕首,即使我躲开了,但锋利的刀锋还是破开我的衣服,划开我的肚膛。

  胃处表层的皮肤有道拇指大小的疤痕,隐隐有血丝漫出,幸好划的不是很深,我拭去肚膛的血液,放在嘴上轻轻的舔了下,我在思考。

  如果那个黑影是来夺我的性命的话,他为何刺杀失误后直接临阵脱逃,莫非他觉得他不是我的对手?

  等等,我好像抓住了什么关键问题?

  小樱!对!我的妹妹,如果黑影是想对我下手的话,那小樱作为我的亲人,十有八九也会是他们下手的对象。

  想到这里,我的心彻底的慌了,撒腿便跑。

  “小樱,你不会有事的。”我在心底不停重复着这句话,虽然妹妹和我相处的时光不超过半天,但我已经将她认作我的妹妹啦,要是她出事了,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半分钟以后,我大汗淋漓的回到长椅前,看到眼前的一幕,我悬在半空的石头终于安心的落地,还好小樱只是被五个小混混缠绕。

  “小妹妹,你一个人在这等谁啊?要不要哥哥帮你呐?”带头的混混染着黄色头发,挂着痞子气,肮脏的咸猪手有意无意的拎起小樱的衣服。

  “是啊!我们三哥可是很热心肠的。”三哥的四个小弟一边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小樱的长发、脸蛋、屁股、胸口,一边大笑的附和道。

  小樱面露为难之色,死死的摁着衣服防止自己漏光,一脸的哀求,“能不能别这样?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懂的声音说: 《傲娇萝莉坏坏哒》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