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我能感受到无数的利刃穿过我的后脊,僵硬的转过脑袋,只见一群过路人皆以哀怨的目光剜视我。

  “现在的孩子这么不检点,长大了还得了?”大妈甲对着大妈乙说道。

  大妈乙对着我和小樱指指点点,“听女的意思,他们好像是兄妹呢?”

  “什么?那岂不是乱伦吗?这法律允许吗?”大妈甲惊呼车声。

  围观的群众一边议论纷纷,一边掏出手机,将摄像头对准我们“咔嚓”“咔嚓”的拍照。

  我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另一只手蒙住小樱,搞笑,要是被拍到正脸,且不说我们会上网络的头条,光是警察便会请我去警局喝茶。

  那里,有我不想见到的人。

  我猫着腰,敦促着小樱等会见机行事,“小樱,等会我让你跑的时候你就拼命跑,不要回头,一直往前跑就是了。”

  小樱点了点头,说好。随即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默念三秒,对着天空咧嘴一笑。

  “看啊,天空掉钱了。”我的手指向斜四十五度指着,同时呐喊道。

  但没人鸟我,他们都以为我在乱说话,直到真的有一张鲜红的钞票从一个人的眼前飘落,他们才反应过来,原来我说的都是实话。

  h)酷S匠网永,久km免*费-G看小U4说S

  人们开始仰望天空,一张张的毛爷爷如同树叶缓缓滑落,焦不可耐的他们蠢蠢运动着,相互推搡,耻骂,在一百元落地的瞬间,他们跟炸开锅似的的,蜂拥而至,场面混乱不堪。

  就趁着他们捡钱抢钱的空隙,我轻豪一声,“跑。”

  我刚迈出去几步,却发现小樱根本没跟上来,蓦然回首,小樱却在,簇拥人群处。

  我特么也是醉了,潜心制造的空档,小樱非但不跑,还你丫的往人群里面钻,她一个瘦弱不堪的弱女子,怎么可能挤得过硕壮疯狂的人们?

  不一会儿,小樱便被人推倒在地,手肘和手心好像被磨破了皮,但她仿佛感觉不到疼痛,重新站了起来,然后又被人群淹没。

  这时,一张毛爷爷从小樱的发丝溜过,小樱一喜,稳住摇摇欲坠的身子,刚蹲下去呢?旁边一位眯着眼的小伙子,眼疾手快的掠来这张毛爷爷,同时还向着小樱示威性的晃动着手上的百元大钞。

  小樱嘟囔着腮帮,非常不满那小伙子的行为,但她也知道凭借她的绵薄之力,根本无法与他对抗,只好气的一跺脚,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这不?又有好几张毛爷爷散落到一旁没人看见,她小心翼翼的掂着脚尖向前方挪去,“快了,快了,就要碰到了。”小樱的心情是无比的激动。

  一个三百来斤的女胖子,脸上满是麻豆,故意用屁股顶了小樱一下,小樱一个趔趄,向后倒去,原本近在咫尺的钱财就这样眼生生的从眼前飘走,她的心是崩溃的。

  我几个跨步,扶劳了即将摔倒的小樱,小樱在我的手臂中温存了不到一秒,迅速的起身,依然不死心的寻觅下一张毛爷爷。

  我抓住小樱的手腕,面色一沉,“你在干什么?”

  小樱明显没注意到我的难看神情,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亲昵的挽着我的胳膊,“哥哥,你来了,那边好多的钱,快帮我一起捡。”

  “小樱,你还记得你刚才答应我什么了吗?”我满脸的黑线,敢情妹妹见钱眼开,早就把我的嘱咐丢于脑后。

  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小樱低着头,紧紧攥着衣角,脚尖向内相互摩擦,“等会听哥哥的指示,让我跑的时候就跑,不要回头。”小樱说的很小声,跟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既然没忘,那你现在又在干嘛?”

  “对不起,哥哥……我错鸟。”泪水在小樱的眼眶中打转,瞳孔流溢出期待的眼神,“但是……但是,那是钱诶……只要我捡的回去,我妈就不要工作的那么辛苦了。”

  我为之一怔,脑海不由自主的浮现“孝顺”二字,“孝顺嘛”,我喃喃细语,不禁又联想到六年前,我和她在草原奔跑的情景。

  她亦是那么的孝顺,亦是那么讨人欢心。

  那年,我和她,九岁。

  “哥哥,你没事吧?”小樱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啊……没事,快点跑吧,等那些人回过神来,我们就没有机会。”

  小樱心不甘情不愿的点点头,径直向前方跑去,我跟在她的身后,为她守卫后方。

  跑了十多步,我的眼角无意间瞥到旁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个带着黑色鸭沿帽的人影,混迹在慌乱的人群当中,他没有去争抢飞落的钱财,而是压低帽子。

  因为他压着帽子,以至于我看不清他的面孔,只能初步判断,以他瘦瘦的身子,比我略高的身高,十有八九是男性,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袖,黑色的短裤,就连运动鞋都是乌黑乌黑的。

  此人好生可疑!

  我放慢脚步,脑子“嘭”地一下,有一道电流通过,这个人影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我无论在记忆的胶片中搜寻,都找不出与之匹配的名字。

  原本我想过去打声招呼,可念及我和小樱还处于成名的悬崖旁,我于是赶紧加快步伐,从他的前方三米处跑过。

  我时不时的转头看看这个人影,企图能发现点有用的信息……

  我渐渐的跑远,消失在他的视野中,他咧嘴一笑,漏出洁白的牙齿,由于他没有两颗门牙,因此他笑起来的时候,尤为恐怖。

  他弯曲着膝盖,蓄势待发,“蹭”的一弹腿,整个人犹如猎豹,直接窜了出去,游走在人群中,步伐矫健,快如闪电……

  公园的长椅上,我靠在椅背上,气喘吁吁,真的,自那以后,我从来没弄的像今天这么狼狈过,我一直认为我的脸皮变得足够厚了,但到现在才发现,我的颜面,被小樱整蛊的快要蜕皮。

  小樱倚在我的腿上,反复而又快速的呼吸,说话都不清晰了,“哥……哥哥……累……累死了……”

  我的体力还算不错,休息一下便能精力充沛,抚摸着小樱的后背,感受着指甲滑过衣料的柔顺触感,我静静的享受着,肚子突然间疼了起来,我知道,一月一次的副作用提前来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懂的声音说:

  抱歉,写晚了。。。

《我才不喜欢乖妹妹呢》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