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不知不觉已然过去半月之久,明凡按照月老的吩咐安心巩固灵魂修为,借助最后一颗养魂丹,他的灵魂修为稳定的定格在了地灵前期,这时候就算是遇上张灵山也有一战之力,而那刘通恐怕就能直接碾压了吧。

而这半个月内明凡丹田也恢复如初,月泪的修复效果果然非同一般,明凡心中甚是喜悦,对于他来讲恐怕是双喜临门了吧,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明凡再次运转明家祖传灵诀「烈焰诀」的时候,丹田会传来阵阵刺痛,而且运转灵诀打出来的力量还不如原来的七成,原先他以为只是自己旧伤新愈也没在意,但是随着时间的绵长,明凡丹田内的痛感却是越来越深刻,而且所发挥出来的力量越来越低。

在一次发功的时候,明凡的丹田的开始产生一种灼热感,仿佛随时就能将其吞没一般,吓得他慌忙散功,豆粒大的汗珠从其额头滚落,明凡心有余悸的神识内视,发现丹田内竟再次有了损伤的迹象。

“这是怎么回事?丹田明明已然恢复如初了啊?”

明凡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翻来覆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索性入定,用神魂沟通月泪,神魂进入到了月泪空间之内。

“月老。”

明凡看着依旧熟悉的环境,以及不远处盘膝而坐的仙外老者咧嘴一笑。

入定中的老者缓缓睁开眼睛,略有深意的含笑看着眼前有些愣头愣脑的少年。

“你终于来找我了,吃到苦头了吧。”

明凡一惊,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老者。

“月老,难道你知道我所为何事?”

月老,微微一笑并未搭话,明凡猛地一拍头,行至月老身前,盘膝坐下。

“唉,我还真是愣头青,只顾着想事情,倒是把月老您的神通广大给忽视了,不过月老,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出来告诉我呢?”

明凡皱着眉头,有些埋怨,这些日子他可没少吃苦头。

月老慈祥的微微摇了摇头,语重心长道“孩子,如果什么事都是通过我,而你不去尝试,你不觉得你的这条路太轻浮了吗?”

明凡点了点头,略有所思的样子旋即咧嘴一笑,羞愧的挠了挠头。

“月老你说过,这条路还是要自己走,小子知错了,不过,为什么我修炼灵诀的时候丹田会剧烈疼痛,犹如大火,仿佛随时要将我覆灭一般?”

月老并未搭话,只是轻轻伸出右手,覆于明凡的丹田之上,陡然间一团绿色的光团涌现萦绕在明凡身体的周围,而他丹田内被火灼烧的伤势也在逐渐恢复着。

“搓揉过的纸张,就算你将它再次抚平,也不会再如先前般平滑,而你的丹田也是同样的道理,就算再次恢复也不会再如先前般坚韧,所以,你手里那本灵诀太过刚烈,已然不适合你再修炼。”

明凡嘴巴张成了“0“型,好像略有所悟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那就好办多了,回头我去藏经阁再去挑选一卷温和的法诀,谢月老教诲。“明凡起身,就要告辞离去。只是月老的一席话让其脚步一怔。

“无需再去藏经阁,你身上不就有一卷吗?况且这卷法诀博大精深奥妙无穷远非一般法诀可比。”

明凡转过头看着仰头微笑但却略有深意的月老,脸上却画上了一个大写的问号,心里更是有些哭笑不得,这么一卷牛逼的功法,自己怎么不知道啊。不禁眨了眨巴眼睛,说起话来竟有些磕巴。

“月老,那个,你,是不是弄错了?"”你还记不记得,我让你拍下有块黑色铁片?“明凡一听这话,感觉有门,慌忙向怀里掏那铁片,当初拍下之后,明凡心想定然也是个宝贝就藏在怀里,可现在却怎么也找不到,到最后才发现自己只是神魂体,真体还在外面。

“哎呀,我还真是笨啊。”明凡紧闭双眼,狠狠的拍下了一下脑门。

月老慈祥的看了一眼这个有些滑稽的少年,微微一笑,右手翻转,一块闪耀着幽光的黑色铁片出现在其手中。

“月老,这...?”

明凡双目圆睁,指着月老手中的铁片,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实体当然可以进来,就算你的真身也是一样,只是会消耗月泪内的能量,记住,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刻,不要想着真身进入这月泪空间内,月泪空间只能救你一次,你要好生把握。”

明凡保持着吃惊的动作愣愣的点了点头。

“你运转九霄魂诀,运用神识覆于其上试试,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惊喜。”

明凡双目紧盯幽黑色铁片,心中默默运转魂诀,一道神识覆盖在了铁片之上。

几息之后,一道讯息顺着神识传到了明凡脑中。

“有了。”明凡感受了大脑中充斥的大量信息,不禁喜上眉梢。

“这玄精铁果真不凡,想来此物的先前拥有者也是一位大能之士,只是不知发生了何事,要将灵诀篆刻在这玄铁之上,你小子也真是幸运,若不是你是修魂修士而且已铸魂台,怕是你也打不开其中的秘密,要是此物换了他人当做炼器材料用掉就可惜喽。”

明凡并未接话,不知道他是否听到了月老的话语,只见他表情严肃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这模样俨然就是在细细梳理和品味脑海中的信息。

月老安静的看着他没再说话,生怕不小心打扰到了他。一刻钟之后,明凡的目光中开始有神采流转。

”真是好东西,此诀名曰落花流水经,练成之后,可纳百川,可容万物,玄妙无穷,招式变化莫测,威力更是强大无穷,乃我平生之少见,如果以我所见的话这经大成之后可达玄阶上品,甚至会更高。“明凡嘴上说着,但是眼神中的狂热显露无疑,玄阶上品,恐怕就连那焚火隐士一般的大能都没有,而他手中就有一卷,这运气要是降临真是挡也挡不住了。

”只是这法诀又有些奇怪,请月老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