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2:「补之前漏了的一篇番外。」

  同居生活伊始,程亦很不习惯,多次有种想搬回宿舍的冲动,因为同居,这不仅代表着个人隐私,个人领地有敌人入侵,还代表着各种脸红心跳的事件的开始。

  当席司宇知道程亦的想法后,却是不屑地冷哼一声:“你确定你还有个人隐私?同居又不是第一次。”

  酷◎'匠K~网W唯一)T正L`版,e(其{他q}都是y盗√y版

  “···”程亦沉默着,汗颜加无语,很想对他说:大爷,今时不同往日懂伐?以前那是因为我把你当宠物养,而且再加上你是只鬼,透明不能乱碰的好伐?现在呢?动不动抱抱亲亲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当然,心里的想法程亦是绝对不敢说出来,好在,两人不是睡在同一张床上,好在,还有一堵墙挡着,门关着,形成自己的一个小领地。

  每想及此,程亦不由得庆幸,惹得汤圆圆屡次无语的表情,她总说:“你确定不擦枪走火?你确定不干柴烈火?啊啊啊~既然如此你们同居还有什么意义?”抓狂的语句,程亦能说她很想揍她么?

  虽然如此,同居要真不发生点什么事情,那就真的没意义了,当然,很纯洁滴~程亦在日常的生活中渐渐习惯同居的生活,因为同居的生活不外乎帮多一个人洗衣晾衣,互相在学习着如何把饭菜做得更好吃,一起去逛街,一起去买菜等等,她有理由相信,未来她良母不一定,贤妻是肯定的。

  就在程亦真的以为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的时候,在月黑风高,暴风雨倾盆而降的夜晚,程亦正打算关灯睡觉的时候,“啪~”的一声,灯灭了,很突然的灯灭了。

  程亦吓了一跳,嘴角抽抽,这场景这情形肿么跟恐怖片有的一比的气氛啊?更何况,外面还下着暴雨,闪电连连的说。

  心里有些发毛,程亦抹黑开门,正想呼唤席司宇,心里暗自庆幸,这个时候有个男人在身边还是好的。

  开门出去走没几步,“额~”一堵肉墙挡住了程亦的脚步,唔~熟悉安心的香味,是熟人滴说。

  “席大爷?”抬头莫名的看着席司宇,虽然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

  “程亦,今晚一起睡吧!”声音从头顶上方暧|昧的说出。

  “噗~”程亦惊悚的看着比她高的席司宇,默默吐槽:席大爷你要不要这么直接啊!

  “别乱想,我怕黑。”轻描淡写的语气说着,程亦默默竖了中指:你丫当我傻啊!你会怕黑才怪!找理由要不要找个这么傻逼的理由啊?

  谁料席司宇又补充道:“我还怕雷,反正你也怕黑,一起吧!”说完,不给程亦拒绝的机会,强势进屋,门关起的刹那,“唔~”是一个吻箴封住唇的声音。

  某总电闸前,小黑一脸无语,而后炸毛道:“啊啊啊~靠!我还以为那小子那么好心找我来叙旧呢!结果居然是关电闸?关电闸?关电闸你妹啊!”

  “呵呵~小宇真奇葩!不过关灯什么的还是挺不错的,就不知道小宇敢不敢了~”一句话说的意味深长,小白突然出现邪肆的妖孽一笑。

  “哼~”小黑愤愤哼道:“他哪敢啊!他那么绅士!他要真敢何必拖这么久?还是早有预谋,心存惦记,就等着天时地利,再加上我路过办公找他搭话的人和!啊啊啊~我要告诉程亦席司宇其实是一直潜水狼啊~”

  小黑越说越抓狂,小白笑笑的拉着他回去,嗯~滚床单!

  其实,席司宇是真的绅士,真的只是同床睡觉而已,很纯洁很纯洁的睡觉,大概应该咳~小动作是难免的,这也导致了席司宇之后的洗澡数次增加,冷水澡真心的冷,发烧是难免的~——回忆是件美好的事——席司宇的房间,如程亦想象中的简单干净,甚至偶尔大扫除一下的时候也不用费太多事。

  在帮席司宇收拾衣柜的时候,返到最底处,一个有些年头的糖果盒出现在程亦的眼前。

  “在干什么?”席司宇帮忙拿抹布进来,看见程亦蹲在衣柜前,好奇地问。

  拿出糖果盒给席司宇看,程亦问道:“这个是什么?”

  看见这个糖果盒,丝丝怀念的眼神,慨道:“这个啊,你打开来看看。”席司宇直接干脆地坐在地上,轻笑着,眉目丝丝温柔。

  程亦歪头看他不知所以然,颇为费力的打开了这个有些年代的糖果盒,因为是铁罐子,所以有了生锈的痕迹。

  好奇心起的打开,像是满怀期待的人打开传说中的宝藏,有种奇妙的感觉,虽然,里面的东西意外的普通。

  一张鲜红的叉叉的数学试卷折成的纸鹤,几颗弹珠,几张扑克牌,一张写着:席子、吐司、芋头的信纸,一块半旧不新的手帕。

  真的,很普通的东西,可是,程亦突地也升起了怀念的感慨,笑着回问:“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的?这是我的试卷,当时有生之年的第一次低分:19分。啊~这是我用来扔你的弹珠!后来我要跟人下珠棋,怎么找也找不到。”

  笑语吟吟,其实,人的童年,乃至人的一生,回忆不一定都是坏的,也有好的欢乐的回忆。

  “你记得?我以为你忘记了。”席司宇意外的看着程亦,从她背后双手搂住了她,在她耳边说道:“这几张扑克牌还记得吗?当时和你表哥玩扑克的时候,你在旁边看着,不会玩,还捣乱,最后还趁你表哥他不注意的时候偷了他的牌藏到了我的口袋里。”

  说着说着,也回忆起了旧时的无忧时光,情不自禁的微笑:“藏也就藏了,还叫他发现,害得我被他揍了一顿。”

  “嘻嘻嘻~我故意的。”程亦偷笑着,席司宇手轻敲了她的头,表示不满,而后,耳鬓厮磨,甜蜜而温馨的氛围,席司宇说道:“还有,我的名字不带你们这么恶搞的,什么席子吐司芋头的,这哪儿跟哪儿啊!”

  捂嘴偷乐,安心地靠着他,听着他的抱怨,辩解道:“这又不关我的事,是我表哥的不好。”

  说完,又问:“这个帕子是怎么回事?啊~我记起来了,我那时和外婆学刺绣,一时高兴,说了等你生日的时候,在帕子上绣个花样给你。”说着说着,仿佛记起了什么,程亦的声音越说越低。

  “结果,到了我生日的时候你忘记了,我和你吵架,你打我我打你的,就这么分裂了。”背靠在他怀里,听得头顶上他稍带低沉黯然的话语。

  “什么分裂,本来也没多好。”嘟嘟囔囔的说着,头顶上,某无良的又是一敲,痛死了。

  “你不理我,我不理你,直到你离开,我们也没和好,连带着一起玩的人也不熟了,你去你爸妈那里之后,这帕子是我去你外婆家讨的,谁让你当时说那席话的时候,还给我看你的第一次作品来着。”

  紧紧地抱着,仿佛当年的小孩在用心的呵护着曾经拥有的一切。

  莫名的心疼,程亦转了个身,头埋在他胸膛里,闷声说道:“席大爷,下次放假的时候我们回去一趟吧!”当时懵懂的感情,当时懵懂的一切,其实,有人在萌动的铭记,懵懂的喜欢着,这一切,她都笨拙的不知道。

  “好~”轻轻地,轻轻地一声轻应。

  无论曾经拥有过什么,失去过什么,现在,又拥有什么,不会失去什么,这就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