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八:

  转眼间,程亦席司宇的儿子席包子已经四五岁大了,这一天,席包子一回到家,蹬蹬蹬的脚步声,他显然传袭到了席司宇父亲的优点,生得那叫一个白嫩可爱,因运动了回来,两颊红彤彤的,让人有种想咬一口的冲动。

  事实上,程亦真的是闪着狼光在小包子的脸上轻咬了一口。

  “哎呀~妈妈的口水瓦才不要!”白嫩的小手推开程亦,包子扑进了他爸爸的怀里,程亦一阵郁闷,都说儿子是母亲上辈子的情人(有这句话咩?),可是他儿子怎么比较黏着他爸爸捏?难道儿子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这么一想,程亦惊悚了。

  “爸爸亲亲~”小包子笑嘻嘻黏呼呼的想要给自己的爸爸一个热吻。

  酷a;匠网永r¤久A免费u…看小;说

  孰料正在看书的席司宇一把把他儿子的后衣领提起远离自己:“你的口水,我也不要。”

  一句话,席包子的眼睛里泪珠在打转。

  “乖乖,咱不哭,别理你那没良心的爸爸。”程亦横了席司宇一眼,奈何人家低头看书。

  “咱们去看动画片好不好?”程亦软着声音讨好自己的儿子。

  谁知席包子却是一脸嫌弃:“不要,谁要看国产的动画片啦!又幼稚还都是动物,不是羊就是熊的,太拉低我的智商了!”说着,自顾自的拿起席司宇的手机,找了里面的赛车游戏,自顾自的玩了起来。

  “···”程亦席司宇默然,程亦很想问:儿子你这句话从哪学来的?国产的动画片不就是给你们这群娃纸看的么?

  话说,你这个年龄段的娃纸可以玩这种伤眼的游戏么么么?

  “你跟我来。”程亦拉起席司宇直接往卧室走,让席包子一个人在客厅里玩手机。

  进了房,席司宇挑眉笑道:“怎么,现在还没天黑呢!”

  “天你妹的黑!你太猥琐了!”程亦羞红着脸说着,复又说道:“你说让儿子这样下去行吗?他这么早玩手机的,等长大了还不得挂上个厚厚的镜片当书呆子啊!”程亦观察到自家儿子越来越会玩游戏了,不仅会自己在手机上下载游戏。

  前几天,她更是凑巧看到指南针在电脑旁指导她儿子玩地下城与勇士!地下城与勇士?!靠!不带这么早熟的!虽然暂时玩得不是一般的烂,可这要长大了变成网虫和暴力狂可怎么办?天!他还和汤圆家的饺子一起在玩Q飞,她不管,可现在,可现在,程亦觉得自己更年期提前了。

  “他有分寸。”席司宇倒是没那么多的担心,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分寸你妹!四五岁的孩子有毛分寸?”程亦抓狂。

  “他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肯定是不一般的。”席司宇幽幽地说了一句。

  程亦彻底消了火气无语了,席大爷太自恋了!

  “两位说完了吗?”正在沉默之际,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程亦一跳,回过头来,看见是很久没见的熟人,惊喜的上前:“小黑,小白,你们怎么来了?想死你们了。”

  说起来,真心是很久没见了,她生完席包子后。

  “你们怎么来了?打秋风?”席司宇语气平静,脸上到底溢出了点笑意。

  “我们能来当然是有事啦。”小黑和程亦打招呼,后回答了席司宇的话。

  “鉴于两位曾经是地府打算开发旅游业之后的第一批客人,现在地府那边该审核该签字的文件又搞定了,很快我们要大开发旅游业,所以现在调取你们的意见,到时候可以做一下改变。”

  摆着一副来做公事的脸,小白说着,可在场的一鬼两人都知道,来忙里偷闲才是真,取意见只是顺便的事罢了。

  “那么,我们需要干什么?”招呼了俩鬼坐下,程亦问道。

  “也没什么,说说你们对地狱的看法。”小黑摆手示意其随便。

  程亦和席司宇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一唱一和的说道:“那我先说了,首先,我对地府的看法就是血腥!”

  “暴力。”席司宇接着。

  “还有残忍。”

  “还是暴力。”

  “停!,你们给我说点好的!知道面子工程么?就算违背良心也给我说点好的。”小黑说着。

  “噗嗤~好吧,不逗你们了,虽然地府里血腥残忍暴力都有,可是有些鬼很可爱,他们或多或少有自己的悲伤的事情,但他们却总是乐观的面对,坚强的死着,还有地府的鬼差又帅又妖孽,阎王真奇葩,僵尸酒馆很有趣,酒名更有趣,帮助鬼渡河的摆渡人也很强大,还有地府的黄泉路彼岸花海更是一绝!”

  程亦口若悬河地说着,不禁回忆起了以前,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啊,原来,这才发现,从前不管自己害怕的惊悚的畏惧的,如今回忆起来,很可不错的回忆,有点感伤。

  席司宇揽过程亦的肩凑近自己以示安慰,小黑小白明显也是回想起了以前。

  “那,小宇你有什么要说的?”小白开口缓解了下气氛。

  沉默了一会儿,席司宇开口说道:“在宣传的时候顺便写道地府也是个可以谈情说爱,凑一对的地方,顺便还代卖月老的红线。”

  一句话,小黑和程亦两个一时感伤,多愁善感的一人一鬼一头雾水不知所以然。

  小白倒是一笑:“还是你最懂我的心思,之前给你红绳的那会儿我就已经在寻思了,月老的红线倒是个不错买卖,再加上你们这对在地府结缘,肯定能成为卖点!”眯眯眼,笑得妖孽,可实际上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两个一头雾水的恍然大悟,随后一阵无语。

  “好了,我们也该走了,以后有缘再见吧!”小白率先说着。

  “这么快?”小黑程亦齐声开口。

  “呵~其实我们真的挺忙的,对了,第二批地府旅游的客人,这其中有两个是你们认识的哦。”

  小白边说着从手中一沓文件中抽出两张照片,程亦顿时喷了:“沈老师?温婉?”

  小白小黑笑着:“再见。”说着,两个鬼却已消失了,房间里顿时很安静,彷佛他们从未来过的安静。

  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去,惊讶完的程亦却是一阵惆怅,少年时光,一去不复返,人在成长,却是有些东西再也回不去,也找不回了,比如曾经,比如回忆,比如青春。

  席司宇默然,只用力的抱紧了程亦,他,同样的感觉。

  “麻麻~我饿了。”房间外传来席包子的声音。

  收拾好情绪,两个人出了房间回了客厅,只听得自己儿子说道:“你们又在打架吗?下次晚点打好不?我饿了。”

  一句话,程亦登时囧了:“臭小子,这些话跟谁学的?”

  “跟饺子姐姐学的,饺子姐姐跟她妈妈学的。”席包子很是诚实。

  “···”程亦无语,汤圆圆!瓦跟乃没完!

  “妈妈去给你做饭。”程亦摸了摸儿子的头,去厨房了。

  饭桌上,席包子跟她妈妈说他今天的事情:“妈妈,饺子姐姐总不让我跟漂亮的小妹妹玩,她说要我跟小哥哥小弟弟们玩。”

  程亦再次的囧了,倒是席司宇开口说道:“那你怎么回你饺子姐的话?”

  席包子的眼睛眨了眨卖萌,天真无邪的说道:“我跟饺子姐姐说,小妹妹得跟包子玩,饺子得跟哥哥们玩,这才是真理!”

  “然后呢?”程亦忍俊不禁的问。

  “然后饺子姐姐就跟哥哥们玩啦!”匀速的扒着碗里的饭,席包子说道。

  “噗嗤~儿子真棒!”程亦赏了儿子一个亲亲,乐呵呵的。

  席包子哼哧哼哧的吃着,呢喃不清:“表要,有口水啦!”

  程亦笑的得意,席司宇也笑着,一家三口脉脉温情。

  曾经,他们还是青春年少,现在,他们已是夫妻,有了儿子,自己的家庭,谁也说不清曾经和现在哪个更重要更快乐更值得回忆。

  他们只知道的是,好好珍惜彼此,好好地拥有更多的值得回忆。

  青春年少,谁都有一个自己的青春年少,不管过得如何,快乐悲伤与否,这都是自己最珍贵的,最珍贵的记忆。

  故事还在继续,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还在继续,温馨平淡的生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