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六:

  新婚过后小半个月过去了,这一天,席爸出外溜达去了,两儿子又在外工作,席妈和两儿媳妇在下午的休闲时光开了个三人的茶话会,聊聊天培养感情什么的。

  当说到席爸和席妈怎么相识的时候,席妈一脸怀旧的想起以前:“那个时候啊,还是你们爸爸追我的呢!偏偏又呆愣愣的是个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不过,他倒是会写情书,就是写的太含蓄了我看不懂。”

  能生出两优秀儿子的席妈自然也是优秀,岁月的风霜虽说在她脸上留了痕迹,但整体就是个带着书香大家气质的优雅贵妇人,据说,席妈还是个书香门第出来的。

  而席爸,是个呆木严谨的老教授,原以为这样的公婆应该会嫌弃他们俩儿媳的不聪明,不过,明显是想多了,席爸和席妈待程亦汤圆圆比待席司宇席司南两兄弟还要好。虽然,这其中难免不是双方苦心经营的结果,但,这样也就足够了。

  “嘎?爸爸居然还会给妈你写情书?写的是什么?该不会是一些晦涩难懂的甲骨文吧?”汤圆圆咋咋呼呼的惊讶着调侃,席爸的教授生涯,专业领域研究的就是甲骨文。

  “还真有可能!”程亦从烤箱里拿出三人共同制作出来的小蛋糕和小饼干,又泡了红茶,真心是一个优雅的下午茶时光啊!

  席妈笑了笑:“还真被你们说对了,当初他莫名其妙的拿了一张纸给我,上面全都是甲骨文,看得我一阵晕乎乎的,还以为他是想要拉我一起研究也变成个书呆子呢!”说着说着,席妈止不住的笑。

  “噗嗤,哈哈哈~”三人一时之间笑作一团,而后,汤圆圆也说道:“指南针之前也给我写过情书,不过居然是一些数学公式,弄得我郁闷了好一阵,才去问他是什么意思,真是的,明明知道我不会数学!”汤圆圆苦巴着脸抱怨着。

  又是一阵笑声,席妈说着:“这孩子,从小就跟他爸不是一个路子的,对数字什么的也比较灵敏。”悠闲的小抿一口茶,她爱喝茶,幸而两个媳妇都是会喝茶的,这可对味了。

  )酷…^匠(网\正‘V版(首%发

  “你呢?程亦,你家席大爷有没有给你写过情书?”汤圆圆见程亦一脸稍显疲惫困顿安静的样子,于是问了,自个瞧着她脸上不甚明显的眼下乌青,于是暧|昧的朝她挤了挤眼。

  他们都不住在一间屋子里的,在外面各自有房子,今儿只是来陪席妈解闷的。

  程亦看懂了汤圆圆的暗示,鄙视的白了她一眼,脑补明显太过严重,虽然想的都是事实。

  想及此,程亦只感觉到脸部一阵发热,心里不由得暗自咬牙切齿,都怪席大爷!明明知道她今天要来他妈家里,早上还那样!

  “没有吧?我也不记得了。”程亦如实回答,脑海中并没有席司宇给她写情书什么的画面,但一想到席大爷写情书,心中不由一阵恶寒。

  “真的没有?你再想想,爸爸和指南针他们都不走寻常路的写情书,情书内容还都是我们看不懂的!这说不定是遗传,是传统,大哥肯定也是会有的!”汤圆圆说的肯定,口中的大哥说的自然是席司宇,如今他们都是一家人了啊啊啊~汤圆圆执着于情书问题,程亦无奈的回想,貌似没有耶?有?还是没有?

  哦~程亦忽的想起来了:“有了,上大学的时候他给我塞过一张纸,上面写的也不知道是英文还是什么文,我也没在意,好像是这么写的。”

  说着,程亦找来一张纸和一支笔,凭着记忆写了出来「Jet’aime」

  不要吐槽她为什么至今还记得,因为她就是记得,那张纸她至今还留着,她向来都有别人送的东西给的东西,她收着忘了却不丢的习惯。

  本来从前是想要去百度是什么意思来着,可是后来事一多就忘了,再看到那张纸,无数次看到,却也没在意,如今想来~程亦脸有些发烫,却见汤圆圆已经用手机找度娘了。

  很快,答案出来了,一个意料之外又意料之内的答案,‘Jet’aime,’这是法语,它的中文意思是:‘我爱你’。

  程亦脸更加的红了,汤圆圆装不满的说道:“靠!没见过人写情书不是甜言蜜语,而是几个法语的我爱你的。”哀怨的,看着她的程亦好拉友。

  殊不知程亦却很淡定的回答:“半斤八两的人你好意思吗你?你既然说了他们都是遗传,指不定你的指南针的情书也是我爱你的意思,妈的甲骨文情书肯定也是离不开的。”

  闻言,一句惊醒梦中人:“还真有可能!”汤圆圆和席妈一齐说道。

  当晚,当席司宇上半身果着,下半身用毛巾围着,洗完澡的刚出来,程亦却是在到处找着那张据说应该是情书的纸。

  找了大半天,程亦才终于在她的旧的眼镜盒里找到那张纸,她还有一个习惯,就是纸和钱什么的,如果不多的话,她通常都是折在眼镜盒里,因为钱包她不常带,眼镜盒倒是经常带的。

  席司宇默默地坐在床上,他在思考着是不是他的魅力下降了?不然他洗白白了在床上等着她,为什么视而不见?这不科学!

  “你在干什么?”等了大半天,席司宇终于开口,程亦回以一笑,像挥手绢似的挥着张纸问他:“这个,算不算得上是情书?听说爸和指南针都写过类似的,不同的只是,爸是甲骨文,指南针是数学程式,而你是法文。”程亦觉得,父子三个人还真是有意思,笑死她们一个下午了。

  席司宇瞥了一眼那张纸上的法文,嘴角抽了抽,撇过头去,暗想着他当初怎么就头脑发热了呢?最不该的是听司南的怂恿。

  “不承认?嘻嘻嘻~”程亦笑的欢喜,看着席司宇发窘的样子,真心是觉得好嗨皮啊!

  当然,她明显嗨皮太过了。

  毫无意外的被某人拽到床上,那张纸被放在了床头柜,程亦郁闷的看着席司宇说道:“喂!给不给人休息?你昨晚今天早上才刚折腾过我呢!”脸红的说出这句话,说完程亦就后悔了。

  “那些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们要着眼于未来。”说着,顿了顿,暧|昧不已的诱|惑声线:“还有现在!”

  涨红了脸,程亦吼了一声:“滚!”

  席司宇笑了笑,继续手上的动作,熟练的解开衣服,沿着一路的亲吻着,逗弄着。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那张纸上,看着不起眼的几个法文的我爱你,还有别的意思。

  “‘Jet’aime’,‘Jet’aime’,‘Jet’aime’,‘Jet’aime’,‘Jet’aime’,‘Jet’aime’,‘Jet’aime’,‘Jet’aime’,‘Jet’aime’,‘Jet’aime’,‘Jet’aime’。”

  席司宇看着程亦,一个一个的说着,这是他写在纸上的十一个我爱你,同时,也代表着:一生一世我爱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茶湖说:

  天呐,码到最后我自己都觉得恶寒了。写肉麻无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