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早在之前就已经见过了双方的家长,谈定了一切事宜,照相领证也不过简简单单的事,接下来就是筹办婚礼。

  当看到小红本上的两个人的照片,汤圆圆无数次感叹:就这么几十块钱的本子就把咱送进了婚姻的坟墓啊!不值得啊不值得。

  程亦表示同感,一纸证明,有了法律效应,心情很奇妙的感觉。

  不过,汤圆圆和她同一天领证这感觉也很奇妙。

  席司宇和席司南的爸妈,可谓在这一天得到满足,大儿子和小儿子同一天结婚(额~这是不是有点歧义?),他们怎能不满足?尤其是俩媳妇关系好得不得了,嫁进门之后也不会有妯娌间的纷纷扰扰,如此和平,席爸席妈都觉得自己的人生圆满了。

  程爸程妈这边就有些欢喜有些惆怅了,欢喜的是女儿花样年纪嫁出去了,不用担心其没有异性缘的女儿成剩女了,惆怅的是女儿嫁出去了,他们好寂寞啊~汤圆圆的爸妈同样如此忧虑,这就是娶媳妇和嫁女儿的区别,娶媳妇的,家里多了人,嫁女儿的,家里少了人。

  三方家长都在紧张的筹备着,汤圆圆也拉着程亦去试婚纱。

  在此之前,程亦从未想过自己能穿上婚纱的这一天,看着图册上美丽的婚纱,怎么说呢?还是感觉很奇妙吧!

  于是,婚礼前的各种繁忙。

  婚礼终于如期举行,这一天,天气明朗没有雾霾,两对新人在这一天一起共结连理(为毛还是感觉很歧义?)。

  看客们觉得很稀奇,两兄弟同一天娶媳妇这事儿真的是少有的。

  两个新娘由各自父亲牵着手,走上地上散落了鲜红玫瑰花的红地毯,周围时不时有小花童撒花。

  红地毯的终点,是两个俊朗的新郎。

  两个父亲牵着俩新娘走到新郎身边,郑重的,郑重的把他们女儿的手交给新郎。

  程亦一阵恍惚,手被席司宇紧紧地牵着,看着程爸鬓上几根银发,忽的很想哭,她似乎从未好好的关心她的父母,然而现在,她就要离开他们了,以后未来,只剩下父母两个人相伴着。

  “我女儿以后就交给你了,好好地待她。”那是他看着长大,捧在手心的女儿,如果不能用比他这个父亲还要尽心尽力的责任与情感去呵护他的女儿一辈子的话。

  郑重的语句,最后短短的五个字,是一位父亲的如山般的慈爱,席司宇同样郑重的点头,没有什么山盟海誓,是因为,他要用一生来证明。

  正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空谈神马的永远不能说服别人,只有实践,只有一生的证明,才能证明他爱她,才能诠释一句我爱你。

  一个女人,一生会有三个男人,父亲、丈夫、儿子,父亲陪伴她女儿的上半辈子,丈夫陪伴她妻子的下半辈子,儿子穿插其中,这三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港湾,是依靠!

  结婚的这一天,父亲郑重的把他女儿的下半辈子交给了她的丈夫,是一个女人上半辈子和下半辈子的交接。

  程爸满意的对席司宇和程亦笑了笑,回到了原座位。

  宣誓的时候,程亦听到席司宇看着她说道:“从前,我喜欢你,现在,我爱你,未来,我要用一生,来向你证明,我爱你。”

  酷:(匠1网:唯@一正/版,\/其m他"N都/z是-#盗版}g

  程亦一愣,笑着回应:“我也是。”还是不懂什么叫喜欢,什么叫爱,但这一切都重要了,为何要懂?他们要用一生来证明他们的爱,这就够了。

  ——是夜,褪去了一切累赘,程亦洗了澡出来,一身轻松,不由感叹,结婚是个大活儿,没那个体力得少操点心啊!

  “洗完了,你去洗吧!”程亦踢了踢席司宇,他仰躺在床上,明显有些喝多了的样子。

  程亦暗自庆幸着,今晚,应该不会洞房了神马的吧?话说,虽说知道,但素,她还是很怕怕的啊!

  这么多年的各种小说漫画浸Yin,她是看得很爽,可这并不代表她就敢切身体会。所以,现在能拖就拖吧。

  席司宇躺在床上看着她,嘴唇蠕动不知嘟囔些什么,“什么?”程亦疑惑的看着他,俯在他耳边听他说。

  “我要洗鸳鸯浴。”一句流氓的话,程亦脸登时红了个透,羞嗔道:“一身酒味,你给我去洗澡。”

  席司宇躺着不动,程亦无语的看着他,转身就要离去,孰料席司宇手抓住程亦的手一拉一拽,程亦惊呼一声,却已躺倒在床上,他的怀里。

  又是一个翻转,颠倒位子,程亦在他身下,双手抵着欲要推开他,无奈武力值相差过大。

  “你给我去洗澡!”程亦仍是执着于这件事,好吧,她其实想拖来着。

  “算了,还是等会儿再鸳鸯浴吧!”席司宇自顾自的说着,却已吻上她的唇,封住了她的口。

  上下其手神马的,程亦已经羞到不知怎么说了,虽然,他们之前同居难免干出点什么,但可不是如今的赤果相对啊!

  衣物褪去神马的太挑战她的极限了啊啊啊!程亦心里草泥马奔腾而过,小人仰天大吼尖叫。

  但是,这一晚,席司宇是铁了心的要屡破程亦的极限了。

  扑倒神马的,他肖想很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