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程亦大学毕业那年,席司宇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

  大学毕业季,这个一个令人又哭又笑的季节,真正的告别青春,真正的踏入社会,很多年以后,这个在校园的最后一年,总是那么的令人觉得美好。

  因为未来我们历经风雨沧桑不再纯粹,所以总会觉得曾经是那样的美好。

  毕业这一天,早在前几天,多少人哭的稀里哗啦的,多少人因为各种各样奇葩的毕业照而被逗得欢乐大笑。

  对于程亦汤圆圆而言,这一天大概是难忘的一天。

  手捧鲜花戒指,一脸深情的俊秀的男子单膝下跪,朗声说道:“圆圆,嫁给我吧!如果你嫁给我,我会陪你看G片,陪你看帅哥,陪你一起歪歪,陪你一起搞怪,圆圆,嫁给我,让我们生个腐娃吧!男的让他弯,女的当腐女,圆圆,嫁给我吧!”

  毕业这一天,席司南来了个突袭,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的告白求婚,只是,明明该很浪漫经典的场景,这求婚的话怎么那么变态捏?

  “哦哦哦~”一群人围着在起哄,程亦也在其中起哄道:“圆儿啊!指南针都牺牲这么多了陪你了,你就嫁了吧!娃儿他爹都不顾未来他娃儿的想法了,你还犹豫什么?”

  说着,又好奇的问道:“是惊呆了还是怎么了?喂!不带这么淡定的啊!”

  “是啊,是啊!”席司南郁闷的看着明显一脸淡定的汤圆圆,面对求婚,不哭也就罢了,好歹给个表情先啊!

  谁料汤圆圆一脸鄙视和一脸意料之内的表情说道:“这货前几天就在问我想要几克拉的钻戒了,我也很想不淡定啊!可是谁让他骗不过我的?他的心思很好猜的好伐!”

  “额~呃~”程亦席司南外加一大群观众都无语了。

  汤圆圆又再次说道:“那啥,你哥都还没向你嫂求婚,你着急个什么劲啊!我可是早就跟好基友程亦说过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但求同年同月同日结婚和生子,你哥你嫂一日不成,我是不会答应的。”

  一番话,让席司南很是郁闷悲催,在他老婆的眼里,好拉友比他重要啊~呜呜呜~程亦则是一脸感动,没想到汤圆圆竟然会为了她做到这样地步,真是好基友一辈子啊!呜呜呜~“所以,你还是等他们成了再来跟我求婚吧!鲜花钻戒我先收了,嘿嘿~”汤圆圆厚颜无耻的接过了席司南手中的鲜花钻戒。

  “噫~”得来观众的倒彩声。

  “···”程亦,“···”席司南,做人不带这样无耻的!

  意外的,席司南没有失落,反而一脸成竹在胸的自信表情:“嗯嗯嗯也对,一家人怎么能不在一起呢?圆圆,我满足你的愿望,谁让我是你男人呢!”这句话说得忒有霸气!席司南对于自己此时的帅气表情感到十分满意。

  得意的看着汤圆圆:圆儿~夸我吧,夸我吧!崇拜我吧!看,我多有男人气概!(你确定这是得意的表情而不是狗狗向主人讨赏的表情?)

  “纳尼?”汤圆圆程亦二人齐声疑惑。

  人群中渐渐分出一条道,程亦向那儿望去,那个人同样手捧鲜花手持钻戒,背对着阳光,身后仿佛万丈光芒,刺眼而闪耀,恰如大一那年,他再次出现在她的眼前般的突然和惊喜。

  程亦只呆呆的站着,注视着他,经过社会的历练,他那灼灼风姿渐渐内敛,沉稳而成熟,不复当年的白衬衫黑裤般高贵傲气,却是身着黑色西装,衣着笔挺,冷傲华贵。

  他渐渐地,一步一步的走到她面前,程亦却在此时不由的回忆起了从前,他们一起经历过的事,一起走过的路,一起帮过的人。

  原来时光飞快的让人惆怅,他们已不复少年,但,却是新的人生。

  曾经少年,小白小黑,万能通,还有那些他们帮过人和鬼,现在仿佛只是一场梦。

  他一步一步的走到她面前,每一步都是曾经他们一起经历过的岁月,因为这些沉淀,所以,他们确定了彼此,确定了一生。

  他目光温柔,眸中璀璨,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越:“程亦,程小妞,想好了要嫁给我了吗?如果想好了,那就说我愿意。”

  席司宇这样说着,程亦久久的久久的不能反应过来。

  他继续说道:“程亦,嫁给我吧!未来的这条路,我不再在你的身后看着你,也不再在你的前面带着你,我,只会跟你并肩,一起走,我们的一生。”

  不知何时,心中的那株萌芽早已长成了苍天大树,如果这样了她还犹豫,那她算是个人吗?

  呵~笑容轻轻地,轻轻的荡漾开来,郑重的郑重的说:“嫁给你,我愿意。”不轻易说,是因为说了就是一生,因为爱了,因为不惧了,所以,她把她的一生,郑重的郑重的交给他。

  席司宇笑了,单膝下跪,亲手为她戴上戒指,一如曾经,他在地狱里,为她系上了红绳。

  “啊啊啊~快快快,重新求婚!”脉脉温情的气氛,被汤圆圆这一活宝给破坏了,她跟席司南说道。

  “是的,老婆!”席司南笑嘻嘻的答应。

  程亦席司宇两人皆是汗颜无语,不过,默契的互相对视,脉脉的,脉脉的,默契的相视一笑。

  毕业这一天,两个好基友如愿以偿的一起被求婚了,这都要感谢在这背后默默筹划的两只鬼,双方家长,还有两个好基友背后的一对好兄弟。

  ◎酷e●匠_w网永久%免_u费gL看"小O说A

  小黑:“魂淡,他们那么幸福!你什么时候也求一次婚给我啊?”某鬼果断眼红了。

  小白:“亲爱的,我不是已经求过很多次了吗?床上,桌子上,浴缸里···唔~”未说完已被某鬼捂住嘴。

  小黑:“魂淡!你果然是魂淡!我要正常的求婚!”

  小白:“嫁给我。”

  小黑:“太草率了!”

  小白:“···,我觉得还是不正常的比较干脆。”果断扛起上床求婚之!

  小黑:“雅蠛蝶~不对不对!别乱入了!是魂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