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程亦上大一的时候,席司宇正是大三,由于其出众的容貌及其优秀的其他,他早已荣获了C大‘校草’美名,可谓是‘名草’!校方更是恶劣的拿他的照片当宣传照,吸引无数腐女正常女和直男弯男。

  没错,直男和,弯男!

  当那天美名远扬的校草名草有主的时候,众人依稀能听得见新生老生心碎拔凉的声音。

  作为摘得那根草的采草人的程亦,从开学的时候便也被人颇多关注过,后来,发现其本人实在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少女居然也能摘得校草归!这般励志之事曾上了校刊无数。

  不少人惊呼:我又相信爱情了~当然,由于普通的没有闪光点,程亦也因此被诸多人找上门要求别牛粪硬要插鲜花,放过学长行不行!

  这让程亦很郁闷,非常郁闷!

  更让她郁闷的是,席司宇幸灾乐祸的回了她一句:“你现在是在为你的男人我战斗,关我什么事?”

  突!太阳穴暴青筋,程亦表示很想揍人!尼玛,蓝颜祸水不管你事关谁事?

  最终,连校花都来插一脚,泪眼朦胧的,启动圣母白莲花主角光环模式道:“你能不能别死缠着他?你还有一点女孩子的自尊心吗?你知道吗?真正的爱是要放手啊!”

  突!默默地竖中指,程亦表示:你是真爱,你倒是放手啊!

  被日复一日的找上门,一向低调的普通的程亦想找个平静都难,最后忍无可忍,再有人找上门,直接关门放席大爷!不是,是开门放席大爷!自己造的孽,自己去解决!

  往往这个时候,席司宇也被缠得没办法了,直接爆了一句:“我喜欢男人!”

  一句话,潜伏的腐女们热血沸腾了,正常向的女人们转而同情起貌似被炮灰的校草的女朋友了,见不得光的弯男们蠢蠢欲动了。

  同时,众人也恍然大悟,难怪校草和他女朋友在公共场合一向只有揽揽肩抱了抱的清汤没肉,不似正常情侣般的肉麻甜蜜,原来,校草是弯的!女朋友是炮灰的!

  程亦这边,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偶尔走在路上,得到的是路人们捎带同情的目光,不知所以然,惊觉肯定有鬼,问席司宇,他表情如常:“安静了不好吗?别想太多!”

  光明正大的揽着程亦的肩膀入怀,席司宇不由得喟叹:还是做人的好!

  程亦便不再理会,直到腐女的汤圆圆贼兮兮的来质问,程亦这才知道了这样的一回事,不由得风中凌乱了。

  席司宇说出惊人语言的结果就是——“学姐!请把学长让给我吧!”一个清秀受样的学弟很诚恳的弯腰鞠躬在程亦面前请求。

  彼时,程亦已是大二的学生,大一的新生蠢蠢欲动,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额~”程亦汗颜,嘴巴张大惊成了O形。

  “学姐,我知道你呆在学长的身边只是做个掩护而已,这个在本校早就不是秘密了!我真的很喜欢学长!请你成全我和学长吧!学姐,求你了!”学弟殷切的恳求。

  程亦喷了一地的老血啊!

  去到了席司宇所在的公寓,他没住在宿舍,在外面租了公寓房子,唔~到底是不是租的,程亦也不确定,貌似,他们家还挺有钱的样子耶?

  用席司宇所给的钥匙开了门,一进门,灼热的身躯便扑了上来:“嗯?”声音低沉,声线沙哑性|感,他,貌似越来越成熟了的样子。

  程亦暗自吞了吞口水,手覆上他额头探探,而后说道:“还是没退烧啊!你这几天干嘛了?这样的天气都能发烧。”

  “嗯?”又是充满了诱惑惑意味的声线,声控的程亦伤不起啊!

  意味深长的,眼眸深邃的,席司宇的目光咄咄逼人:“你说呢?”

  程亦觉得自己内伤!红晕蔓延到耳后,拿刚刚出去买回来的感冒药配水给他喝上,程亦开口道:“席大爷,我真的觉得,你不妨考虑一下改变性|向的问题!你知道天天各式各样的骚年学弟学长找上门来的滋味是怎么样的吗?这对于同是腐女乐意见到这样的情形的我伤不起啊!”

  苦口婆心的,尼玛,这几天汤圆圆等腐女几乎紧跟在她后面,就等着能不能看到弯弯主动上门来的场景,她会说她很期待么?

  席司宇有些流汗,手解开了睡衣的几颗扣子,因发烧再加之睡得有些迷糊,眼波流转间,媚眼如丝的感觉,明明,他是个男的!

  程亦觉得自己这一年两年的鼻血都不够喷了!喷得快贫血了!

  V酷.q匠pd网*首发…g

  受!受!受!这样的席司宇不去当受太可惜了!程亦有种想要把他掰弯的冲动!

  可是,长臂一揽,她一个天旋地转间被席司宇抱着躺床上当睡枕,程亦瞬间后悔了!她觉得,自家男朋友的男色神马的,还是给自己看的好,至于那些学弟学长,恩哒~见鬼去吧!

  “你要是舍得的话~”意味深长的声调,程亦坚决的摇头表示她舍不得!

  “既然如此,睡觉!”强制性的语句,程亦忍不住的鼻血!要不要说得这么,这么,这么嗷呜~好经典的一句话!

  “那,那些学长学弟怎么办?”程亦依旧不依不饶的,任他把她当个抱枕的抱着,虽然这样很热,而且,很危险的感觉。

  席司宇闭目着,闻言皱眉,而后说道:“你那死党不是新闻社的?还开创了一个校园腐女八卦周刊,你让她澄清一下不就好了?”

  被湿热痒痒的气息包围,程亦稍稍红着脸的拉开一些距离:“哦~,嘿嘿,这下子那些腐女们和学弟学长们要失望了!”

  坏笑着说着,可又立马换了悲催的脸:“可是,弯的不找上门了,那些女的又来了怎么办?”

  席司宇埋首于她的脖颈后,闷声道:“该咋办就咋办,不行就凉拌!”

  于是,第二天,校报上的头条是这样的:哭!校草说不弯了,学弟学长们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