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聚会,程亦自长大以来,还真没参加过这种聚会,这是她第一次参加。

  程亦打开衣柜,拿出压箱底的的去年夏天买的裙子,荷叶袖收腰雪纺百褶连衣裙,就是那一件席司宇说别穿出去吓人的的那一件。

  明明之前,她穿着自我感觉良好地说,可是席司宇却在一边泼她的凉水。

  手指指腹摩挲着衣服的料子,程亦出神的想着,看着窗外,新一年的夏天来了,那只鬼却已经离开她的身边了。

  “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吧?”她也记不清了,去年的这个时候,差不多就是她第一次遇见他吧!

  “时间,过得好快。”寂静无声的房间里,程亦坐在床尾,面对着衣柜,窗外的余晖落日拉长了她稍显寂寥惆怅的身影,轻轻地低喃话语。

  夏天的夜晚,街上格外的热闹,程亦在原先指定的地方等着汤圆圆来和她会和,然后再一起去聚会的地点。

  “程亦!”远远地,汤圆圆朝这边挥着手,她比起去年有些瘦了,是因为夏天闷热食欲不振的原因,也是因为有了个她在乎的人的原因。

  程亦在原地挥手笑着,等着她过来,汤圆圆的身边,正是笑得一脸宠溺的指南针!

  看来,他们这样挺不错的。程亦暗想着,原本她还以为,网恋稍显不靠谱呢!他们俩在一起久了迟早会分手,可是,出乎意料之外呢!

  看来,网恋之所以给人不靠谱的感觉的原因,是因为双方有一方不够用心的缘故吗?

  汤圆圆用心了,所以她和指南针在一起,指南针用心了,所以他才会和汤圆圆在一起。

  这么看来,她对于席司宇,是不是不够用心?以至于,那么容易的,她就放弃?

  低眸苦笑,其实,她也知道,一切都是自作孽不可活的缘故!

  汤圆圆飞奔而来,惊奇地看着程亦嬉笑道:“呀呀呀,你终于舍得穿这件裙子了?啧啧啧,今天的造型不错,看起来人模人样的,我喜欢,嘿嘿,妹纸,乃终于开窍啦?去吧!趁着相聚的最后一晚,把我们班里的男童鞋给勾引了,不对,是吸引了,然后钓个好凯子!嘎嘎嘎~”

  听着汤圆圆称赞但明显不靠谱的话语,程亦哂笑着,她最终还是穿了这条荷叶袖收腰百褶连衣裙,脚再搭上一双银边凉鞋显得脚白。

  手指卷了卷落在自己胸前的一缕发,程亦低眸说笑着:“我长发快及腰,妹纸娶我可否?”眼神平静,云淡风轻的感觉。

  “你还是找别人娶你去吧,这位妹纸是要来娶我的。”揽过汤圆圆的肩,席司南一双眼彷佛洞悉一切了然于胸的通透,他戏谑的调笑着。

  没想到程亦嗤笑道:“你长发及腰了吗?”

  “···”席司南果断闭嘴不说话了,好吧,斗嘴神马的,他赢不过两位姑奶奶,但是,他绝对不是赢不过,他只是让让她们女人家而已。不过,传说中的夫妻相么?为毛程亦嗤笑的神情像极他哥的感觉?

  “哈哈,对,你长发及腰了吗?没及腰的话休想老子娶你!”汤圆圆叉腰大笑,肩膀抖开席司南的手嗔笑着。

  程亦无语的看着这两人,很想问他们:你们两个是拿错剧本了?还是角色对换了?

  一路说笑着去了聚会的地点,是唱k的会所,全班一起凑钱包了一个包厢,一起疯狂,告别即将离去的青春。

  “说起来,程亦你还没来过这种地方吧?”汤圆圆说着,她知道程亦的生活有多单调。

  程亦闻言,点头:“第一次来呢!”所以,她很开心,第一次和同学来这种地方。

  这个地方在当地是很多学生的首选聚会地,这不,一进门就能看见好几个本校的学生。

  进了一个包厢里,班里大半部分同学都来了,还剩几个没到,令程亦他们没想到的是,当全班来齐之后,一个意外的人出现了。

  “沈老师!”一群人惊讶惊呼。

  没错,来的人正是沈默,不复在学校里的优雅绅士服装,穿着短袖衬衫还有长裤,一副眼镜挂在鼻梁上,斯文休闲的装扮,丝毫不减他的风姿。

  众狼女们热血沸腾了,俗话说得好!一副眼镜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属性,没戴眼镜的沈默,鹰隼般锐利的眼,整个人的气场让人一看就是个攻!但戴了眼镜之后,好家伙,斯文有礼,俊美不凡,受啊受啊受啊!

  激动之际,有人提出了疑问:“老师,你怎么来了?”

  一句话使得众人的目光齐聚在沈默身上,沈默什么都没说,只眼眸瞄向了汤圆圆所在。

  h☆看J正J版}P章T:节1;上酷匠2网Os

  众人心领神会啊!于是目光又齐聚在汤圆圆身上,作为一个聚会领导者,汤圆圆得意地大笑着:“哈哈哈~看吧,我把沈老师请来了!你们就使劲的崇拜我吧!愚蠢的地球人~”

  汗~大家伙齐齐脑后几道黑线,豆大的汗滴落,不过,还是众多人崇拜的眼光射向汤圆圆。

  能把学校风头正盛的大红人给请过来了,实在了不起!

  要知道,沈默的性子,要开口请他来,可是一看会遭拒绝的样子。

  “好了好了。”汤圆圆摆摆手,目光亮亮的大吼:“同志们~告诉我,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的,然后一群人高举着手齐声吼道:“嗨皮~”

  聚会开始了,有的人吃喝,有的人玩乐,有的人~制造噪音~“死了~都要~咳咳~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程亦吃着水果,边捂着耳朵,边感叹:班里男生平日里荼毒他们还不够,连出外聚会都要继续制造噪音啊!

  搞怪的男生们搞怪的唱着:“噢~你是我滴心,你是我滴肝,你是我滴肉~你是我滴心肝肉~噢噢~”故意嗲嗲的声音,一众人鸡皮疙瘩掉下来。

  一直安静地坐着的沈默表情有些扭曲,程亦看见了偷笑:沈老师大概是第一次见识到他们班的的疯癫程度有多疯,平日里,那都是小意思~“我要唱我要唱~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都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啦啦啦啦啦啦~”汤圆圆抢着唱着,开头唱的挺好的,众人感叹终于有一个正常的了,可是唱了三句之后,汤圆圆净哼歌了。

  “怎么不唱歌词啊!口胡!”有人出口说道。

  汤圆圆抓着话筒,以高贵冷艳的表情指点江山道:“废话!我只会唱那么三句!”

  “噫~”惹来了大家伙的嫌弃神情,班里的人分正常的和不正常的,正常的人在开心地笑着,不正常的人在各种搞怪着。

  程亦笑着,她想,她应该是个正常人!

  今晚的一切,值得她一辈子记在脑海里,因为,面临着即将分别到天南海北上大学或早早的出社会的人们,此时的开心,将是日后最温暖治愈的回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