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从寒冷逐渐转为炎热,人们换下了冬装换春装,换下了春装又换夏装,短袖t恤短裤超短裙连衣裙加身,爱美的少女们在夏天换上了清凉的装备,着实吸引人眼球。

  不过,少女们最常穿的,还是校服!天朝的校服,样式好几年不变,即使是变了,也只是越变越丑,当英国美国韩国日本等国在穿短袖短裙校服的时候,大天朝的校服,永远那个式样,叫人连吐槽都懒得吐槽了。

  蓝白色短袖长裤的校服,男女都一样,让学生们每年两度的胃疼加蛋疼!

  炎热的夏天,六月,正是高考的季节。

  程亦抹了额头上一把汗,人多闷热的教室里,真心是伤不起!

  手一把抓住头发,用橡皮绳随意的绑住,再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她的头发越来越长了,因为很久没有出门去理发了,刘海也长,不过刘海长什么的小意思,这年头,少女们都是在家里自己剪刘海滴~铺在课桌上的试题,答案处还是空白的,程亦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拿着笔,久久没有下笔,抬头看了看全班,因日子逐渐逼近,现在班里个个都紧张万分,绷紧脑弦,离下课还有十几分钟。

  程亦却是没心情做题了,转了转笔,她又拿出一张白纸,开始无聊的乱涂鸦,等到下课,她的成品出来了,好吧,虽然画得不像,是漫画版的,修长的身姿骨架,挽起衣袖的衬衫还有长裤,一只手插在裤袋中,拽拽的样子,有短发有脖子,可是,就是没有脸。

  程亦失神的看着白纸上的人,她不会画五官,更不知道该怎么画他,明明画了很多次,却不知道该怎么画他的脸。

  《X最|新章ZX节G上酷"F匠V,网

  时间慢慢地从手中溜走,程亦沉默着,最终扔下了笔,和汤圆圆去厕所。

  去厕所途中,亲戚到访,于是程亦无奈的请假早退了,反正是最后一堂课,至于为什么要请假,那是因为她没带wsj。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回家后,课堂上,某大学的学长学姐们来做宣传,然后,一个人无意中看见,嘴角微扬,很无耻的众目睽睽之下,拿走了程亦画的那张画,没有人在意,更没有人告诉程亦,因为,在他们的眼中,那位学长,只是好心的把掉在地上的垃圾捡起来而已。

  ——六月七日,高考的这一天,程亦埋头做试卷中,周围一片寂静无声,是的,难以置信时间过得这么快,一眨眼她就已经身处高考腹地之中,奋笔疾书的答题。

  答题答得昏昏欲睡,爱睡的程亦碰上闷热的天气,等于想睡觉!

  每年这个时候,程亦最会睡觉了,尽管天气再热也毫无例外,考着考着,程亦不由得忙里偷闲的吐槽:谁规定高考日得在夏天举行的?谁!谁!怒!不知道夏天很热的吗?不知道夏天容易食欲不振,睡眠不安,精神不行的吗?

  这样哪还有精力去考试呀!

  即使不满,程亦还是得考试!撅着嘴不满的答着题,话说,她不务正业好几年了,只在高三后半学期才在学习,就这样,她考得上么?

  痛苦的两天痛苦的过去了,考完出来,一身轻松,程亦看到有的学生喜悦有的学生哭泣,校门外有记者采访刚考完的考生的心情感受。

  汤圆圆考得一身汗出来,整个人虚脱了的感觉,程亦汗颜:“汤圆,你这是刚从热水里捞上来吗?”

  汤圆圆搭住了程亦的肩,没理会她的话,倒是学着记者采访的样子问道:“小妞儿,高考的滋味如何?”

  程亦和汤圆圆走出校门,校门外多是在焦急等候着的家长,他们俩的家长倒是没来,因为都很忙,而且学校离家里又近,倒是不用担心。

  程亦看了看人群,扶了扶眼镜,果然,在人群中,看到了早已等候在外的席司南,指南针,席司宇他弟!

  揶揄的看了汤圆圆一眼,回答她的问题:“不如何,一场高考就决定了一个人受鄙夷受追捧或平淡的一生,这高考还只管分数,不关心德智体美,学生的素质道德,实在是觉得,高考尼玛啊!”

  汤圆圆嘿嘿的笑了:“你是因为考得不好才这样说,你看那些学霸,他们有抱怨过吗?”

  程亦回以一句:“那你考的很好么?”

  汤圆圆败下阵来:“好吧,同考得不好,我要去找我家指南针求安慰去了,对了,填报志愿表的时候选C大哦,门槛低,咱好进。”

  “最主要的是你男盆友在那里吧!”程亦戳穿她的小心思,不过没反对,因为,难得的死党,不要分开的好。

  汤圆圆拍了拍她的肩,然后迎上了等候多时的席司南。

  程亦笑笑,一个人独自回家了。

  青春啊,仿佛在高考过后,他们便渐渐的远离了。

  当晚,程亦收到一则消息:同学聚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