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程亦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中,直到完全看不见人,席司宇捂上了自己的心头,不明白自己的心为什么有种闷闷的感觉。

  回过神来,他侧头看着温婉说道:“你来干什么?”下意识的抗拒她的接近,尽管她说她知道他昏睡的这段期间发生了什么,尽管他很想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每次只要试着回想,他总会脑袋一片空白。

  一只手覆上另一只手的手腕,席司宇低眸看着自己这种下意识的手势,不明白为什么。

  站在门口总是不合适,温婉提着手中的塑料袋进了席司宇的病房,一听到席司宇的问话,脸上的笑容一僵,颇为哀怨的幽叹道:“你不欢迎我?我来给你送吃的,等你吃完我就走。”

  席司宇也跟着走进病房坐在病床上,脸色淡淡:“不用,我吃过了。”

  温婉出神的看着他,脱口而出:“你还没失去记忆之前,不是这样的。”

  “对人冷冷淡淡的,疏离不带感情的,这才是原本的你吗?对女孩子真是一点也不留情面。”温婉怔怔的地说着,提起手中的塑料袋又一松,掉进了垃圾桶里。

  白色的被子盖着腰部以下的部位,宽大的病号服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手肘撑在枕头上,席司宇神色冷淡,在听到温婉说的话后,眉心一皱,支起身子道:“我不喜欢有人跟我卖关子!到底,我昏睡的这段期间,发生了什么事?”

  说着,又嗤笑道:“你已经矫情了这么多天了,还要继续么?我可没兴趣看你矫情!”

  好吧,一句话,如一枝箭般深深地刺中了温婉的心啊!当即苦涩笑道:“说话还真毒!我偏不告诉你,你就自己去想吧!”赌气似的说着。

  她没想到席司宇完全不在乎的神情,说着:“你爱说不说,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我不喜欢陌生人接近我!”

  再次的一句话,彻底地让温婉的少女芳心碎成了渣渣。

  “你!”指着席司宇,温婉说不出什么话来,“你,你太过分了!活该让你不记得程亦!”说完,她捂脸哭泣着冲出病房,她的初恋,刚发出的苗儿,就此被掐掉!

  等出了病房之后,温婉放下手,眼睛看着病房门,失神的嘴里低喃:“果然,只有程亦是特别的啊!也只有她才能让你~”

  说完,不甘的怨道:“凭什么!”

  “就凭他们俩注定要在一起。”无声无息无人,突然的话语声,路过的人没发现什么异样,也只有有着阴阳眼的温婉能看得到发出声音的人。

  俊美无暇的五官,狐狸般的眼神,狐狸般的笑容,妖孽般的声音,小白倚墙说道。

  “你是能看见鬼的,难道你就没看见绑在他们手上的红绳吗?”小白邪笑着说着,补了一句:“小宇主动绑上的,你说呢?”

  继续的,少女芳心碎成渣渣,再被人摔在地上碾压。

  这回,温婉是真的,捂脸哭泣了,真的哭了。

  小白很无良的笑着,笑得妖孽。

  另一边,病房内,褪下了冷淡的表情,席司宇黑着脸思考着,努力的想着:程亦?程亦是谁?啊啊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席大爷抓狂着,温婉这些天有意无意的提起着,并引起了他的求知欲,他暗地里总结出一些线索:他昏睡的这段期间,肯定有事!

  而且,他失忆了!

  只是,现在唯一的知道的人都被他气走了,那接下来,他该怎么办?

  紧皱眉头思考,脑海中浮现出了刚才的那个少女,明明他这个性子,不是熟悉的人,他绝对不会记住陌生人的面容,可是,刚才的一见,却莫名其妙的,她的样子刻在他的脑海中。

  她似乎也知道些什么,他要不要去问她呢?

  这个念头刚一浮现,立马拍飞,不知为何,他觉得,要靠自己去努力记得啊!

  ——接下来的日子,程亦不再去想席司宇的事了,反而努力的专心的学习着,一反常态的样子,让汤圆圆连呼:这丫的肯定是烧坏脑子了!

  程亦本人两耳不闻窗外事,每天学校家里两点一线的生活,又回到了还没遇到席司宇之前的样子。

  没有人的打扰,在家的生活一下子安静了许多,没有麻烦事上门,不用晚上出门看路过的恐怖的孤魂野鬼,也没有那只鬼再在自己的耳边笨蛋笨蛋的骂,笨蛋笨蛋的解释着数学题。

  偶尔,玩电脑玩累了,会回过头看看自己的房间,偶尔会看着衣柜出神,偶尔会拿出没点完的香点上,直到全部烧完。

  安静的家里,热闹的外面,但不知为何,心里平静了下来,平静得有些孤单寂寥惆怅。

  但对于程亦来说,已经习惯了,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看6G正版章eN节上酷@匠N网

  尽管,曾经风水那样好,有鬼入住的阴森的冬冷夏凉的房间里,住了那样一只让她不觉得孤单的鬼。

  尽管,她很失落,但,无奈的是,日子还得过下去,时间不会为了谁而停留,而人也不会为了谁而停止时间。

  于现在的她而言,曾经过了一段值得回忆的充满幸福快乐不孤单的日子,已经足够了。

  她拥有的太多了,再奢求什么的话,会遭天谴的。

  她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迎战高考。

  在她见过席司宇之后,汤圆圆曾旁敲侧击过,席司南也来试探过,但她一概不说,和席司宇也再没有见过,小黑小白出现过几次,她也陪他们去玩过喝过开心过。

  真的真的,一切好像还和之前一样,只是,感觉到底还是拥有过什么,失去过什么,然后,她现在的平静,从不是真正的平静,只是茫然罢了!

  她不知道未来要干什么,未来要怎么样,得过且过,没有奋斗的目标,脑袋一片空白而已。

  她感觉,因为长大,所以,所有人都在一个一个的离开她,真的不想要让快乐的日子溜走,不想让青春流逝。

  最后,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她只能矫情的说一句:“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仿佛到了最后,长长的道路上,不知疲惫的走着,左右望了望,没有人,看了看后面,也,没有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