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后,显现出一个高瘦的身影,两人视线相对,刹那的诧异,程亦呆愣住了,看他的动作,应该是要出去的样子,不然两个人也不会这么巧的,面对面的,门外与门内。

  程亦不是第一次看见席司宇的肉身模样,因为在此之前,她生日的时候,席司宇就给她看过了。

  可等到真正的看他本人,看他有血有肉的身躯,穿着病号服也掩盖不了他的气质与帅气,清俊的脸有些消瘦,整个人看起来不是很精神的样子,是因为昏睡了那么多天的缘故。

  见此,程亦心情激动,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可没等她开口,在她面前的席司宇陌生的眼神看着她,眉微皱,冷声说道:“你是谁?有事吗?”

  一句话,瞬间浇灭了程亦激动的心情,程亦这才想起了自己忽略掉的事实:席司宇已经记不得她了。

  抬着头看着他,因为她比他矮,他比她高,嘴一张一合,生涩的开口:“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看着眼前的少女好像认识他的样子,席司宇眉皱眉努力思考回忆,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的样子,只是,为何在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为何,有种触动的感觉呢?

  “你是谁?”

  疏离陌生的口吻,一下子让程亦的心坠入冰境,心头拔凉拔凉的,虽然她知道席司宇会忘记,虽然,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莫名的委屈心酸鼻子酸的感觉。

  “你真的不记得了?你知道你昏睡的时间在干什么吗?”略微带着哭腔,程亦仍不甘心的问。

  席司宇真的完全不认识程亦的样子,心里对这个少女阻拦在他的病房门前感到很不耐烦,要换做他以前,肯定会毫不留情的请她别挡他的路,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自己没那样做。

  要换做他以前?咦?他为什么要这样想?他以前和现在有什么区别吗?为什么不赶她走?

  不动声色的,席司宇在自己的脑海里思考着自己的不平常处,想到那个叫什么温婉的女的也说过:你真的不记得了?连程亦也忘了?

  席司宇不由得想,那个女的口中所说的程亦是谁?他昏睡的这段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样想着,愈发觉得疑惑不已,愈想要探究。

  回过神来,看到眼前的少女不甘心就此罢休的眼神,愈发觉得怪异,听到她轻声低喃:“席大爷,你说你会记得的。”

  一个称呼,感觉到心里一动,熟悉的感觉。

  程亦看着眼前表情陌生的席司宇,真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正想再次开口,没想到一个意外的人出现了。

  “司宇。”柔和的声音,穿着得体优雅显气质,手提塑料袋,程亦惊讶的看向后边,是温婉!

  温婉看到程亦,没有丝毫意外的样子,款款走来,柔笑道:“你居然能找到这里?废了很大的劲吧!我为了找他可是动用了很多关系呢!”

  程亦不言不语,看着温婉越过她到席司宇的身边,不明白,是的,真的不明白!温婉喜欢席司宇的原因不是因为爱嫉妒的小鬼在她的心理作祟的原因吗?为什么,小鬼都被小白他们灭了,她还喜欢席司宇?!

  温婉站在席司宇的身边,在程亦的眼中,没有刺眼没有碍眼没有其他情绪,有的只有一种感觉:男才女貌的,真配啊!

  是的,也许很伤心,也许很沮丧,也许很愤怒,也许很不甘,但,程亦已经自卑到连嫉妒也嫉妒不起来了。

  黯然的低眸,不让别人看到她眼中的情绪,再抬起头时,短暂失神的眼眸里只余平静和心灰意懒,蓦地朝他璀然一笑,这样说道:“既然你不记得了,那就,算了吧!”

  略带叹息的尾音似乎带走了无限的惆怅,她的话语,似乎意味着某种决断。

  然后,果断决绝的,脑子一片空白的,程亦转身就走,留下错愕的两人,程亦想,也许这回,她可以专心的学习了,然后考个大学,在平静的过完这一生,不知道未来她会不会再喜欢他人,但至少现在,她想一个人好好地度过。

  遗憾吗?不甘吗?伤心吗?有的,有的,她敢断定,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眼泪会决堤崩溃哗啦啦的流下来。

  但现在,她还在回味着她自己的行为,等终于意识到了,她才会伤心的哭吧!然后后悔,然后遗憾!

  程亦走着走着,不再看后头的人,她回想起席司宇在她面前消失的那一天,他说的话。

  某种液体最终还是忍不住的从眼眶里流了下来,无声的哭泣,那一天晚上,她听到的,席司宇所说的话,她有听到的。

  他说:“等我,还有,我喜欢,你。”

  找了个角落,蹲下来抱膝哭泣,程亦自言自语道:“你真的不记得了,你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席大爷了,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差距那么大,席司宇,你还有可能喜欢我吗?不可能啊!席大爷,我还要等你吗?”

  {y酷,◎匠网K●永《久免●~费EA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