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啊!席司宇是你什么人?你认识他吗?”程亦急不可耐的揪着席司南的衣领摇晃了晃,随后又低喃:“难道,只是巧合?”

  “程亦,你怎么啦?”汤圆圆意外的眼神看着今天表现同样很意外的程亦,手搭在程亦的手上,示意她松开揪着衣领的手。

  人挺多的奶茶店里,程亦突然来这么一招,让人异样的眼光都聚集到他们三人这儿来。

  席司南没想到程亦这样的问,只呆呆的诚实的回答:“席司宇?他是我哥,你认识他么?”

  说着,脑中搜索了一下,貌似没什么印象啊!自家哥哥貌似很少和女的接触的说。

  一言既出,天雷轰顶,程亦瞪大着眼睛,久久不能回过神来,跌坐在椅子上,许久都持续着惊呆了的那样的表情。

  嘴里不断呢喃:“真的那么巧?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的样子,程亦低眸,一只手覆上了那只被席司宇系过红绳的手腕,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那是一种兴奋激动的心情。

  “程亦?程小妞?”汤圆圆担忧的看着程亦,手在她的额头上摸摸,又摸了自己的额头,没发烧啊!那程亦今天怎么那么反常?不对,应该是从寒假开头就已经很反常了!这难道和指南针的哥哥有关?

  汤圆圆暗想着,眼睛骨碌骨碌的转,程亦平息了自己过于激动的心情,打算核实一下的问:“指南针啊!告诉我,你哥是不是之前发生什么意外?”

  闻言,席司南怨念了一下自己的‘指南针’外号,而后讶异的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是的,我哥之前出事了住院,一直昏迷不醒的当个植物人当了好几个月,快一年了吧!医生说不确定什么时候能醒来,然后好几天以前,我哥醒了,现在还在医院留院观察呢!”

  席司南说着,汤圆圆也惊讶的听着,后好奇地问:“这么神奇?话说,嘿嘿,你哥有没有在昏睡的这段期间穿越个时空当个皇帝将军跟小姐谈恋爱什么的呀?这简直就是天雷狗血小说的前奏啊!”

  说着,后贼兮兮的问:“指南针啊!那你哥帅不帅?攻不攻受不受啊?身高几何?年龄几何?体重多少斤啊?”眼睛闪亮亮的盯着席司南,汤圆圆越问越兴奋,席司南都这么帅了,那他哥哥~嘿嘿~席司南被问得一脸黑线不满汤圆圆对自家哥哥感兴趣,俗称吃醋,不过随后倒是对程亦说道:“我哥当然帅,和我不相上下,他今年都上大二了,二十一岁。”

  试探性的说着,观察程亦的微表情,话说,冲着他女朋友的闺蜜这一称号,他绝对有必要找个人来拉郎配,至于这个对象嘛~他哥挺不错的,至少,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两人有点苗头的感觉。

  只是,要把他们拉成一对,这辈分该怎么算?他得叫她嫂嫂,而她却是自家媳妇的闺蜜,两人平辈,这有点复杂了。(想太多系列)

  而且~想及此,席司南微皱眉,他觉得还是先不要插手的好,因为,最近,有个名叫‘温婉’的女的,好像在试图接近他哥,而他哥并没有严形厉色的拒绝接近的样子,虽然,对那女的冷冰冰的,仅仅只是不拒绝说话而已,可一切还说不定呢!

  仅仅只是出神的一小会儿,爱思考爱多想的席司南已经联想到未来的未来了,只能说,他想得太远了!

  程亦仍在低头细细抚摸自己的手腕处出神,激动是有,欣喜是有,各种情绪都有,可是,她还有的是,类似出门在外多年的游子见到家乡的那一刻近乡情更怯的情感。

  突然而意外的消息,突然的听到席司宇的消息,忽然的,她能够见到他的这个意外的好消息,真的,真的,她被震懵了。

  良久,手握拳紧了紧,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程亦深吸一口气,目光定定的说:“指南针,能告诉我你哥住的医院在哪儿吗?”

  被这么一问,席司南更加觉得意外了,呆愣点头答道:“可以。”

  \更新@}最快上酷@I匠81网2*

  鼓起勇气的这么一问,得到确定的回答,程亦松了一口气,开心的笑了起来:“谢谢。”真心诚挚的一句道谢。

  “还有,你,你认识我哥嘛?你和我哥是什么关系?”这回,轮到席司南问问题了,汤圆圆表示她也很想知道。

  程亦闻言,一瞬间的迷茫,席司宇是她什么人?她是席司宇的什么人?这一切,她都~“不知道。”程亦这样回答,笑笑:“只能说我认识他,他也许认识我,也许不认识我。”

  这个回答听得两人一头雾水的,程亦笑了,眉眼弯弯带着平和,笑容彷佛穿透云层的几缕阳光般耀眼温暖,但又偏偏带着几丝并不出彩的阴暗,黑暗与光明的结合,本身就代表了她的性格的两个面。

  ——手放在紧闭的病房门的门把上,几次想鼓起勇气转动,可最终无力的僵硬着。

  她的手指,因为久久的不动而导致有些血液不畅的冰凉,但这一切,程亦都不在乎,各种各样的心情遍布了她的心里,此时此刻,她慌了。

  好不容易的,带着不可言喻的心情,她打探到了席司宇所在病房之后,便急不可耐的找到了所在地。

  只是,她已经在门外徘徊了很久了,她,临阵退缩了。

  程亦觉得自己真的很有必要迅速作出决定,老在门外干站着是不行的啊!路过的人的异样的目光啊~她受不了了啊!

  欲哭无泪,眼神触及到那只被系上红绳的手,虽然,她看不见红绳,可,她知道的,席司宇为她绑上,红绳一直存在着。

  紧咬下唇,手抚上自己小鹿乱撞,大象群奔而过,草泥马奔腾而过的不平静的心脏,深吸一口气,嗯~是带着医院独特的阴森森冰凉的消毒水的空气。

  手,终是在门把上一转,一扇门就这么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