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缚住的席司宇刹那间的错愕,又脸色难看的看了温婉一眼,他没想到温婉会这样!

  “司宇!”温婉扔了手中害了席司宇的东西,焦急地喊道。

  这时,她的脸部扭曲了一下,从心脏出来一团黑气,朝着门口的方向,欲要逃离!

  而温婉本人无力的晕倒在地上。

  黑气发出“桀桀桀~”的得意的怪笑,却在出门口的刹那,笑声愕然刹住。

  两道阴森森冰凉的铁锁链困住了黑气,桃木剑直直刺中了黑气的中心,顿时,黑气烟消魂散。

  酷匠网唯一'。正版K,q其j他都$是;w盗r版K

  桃木剑主动地回到了沈默的手中,看向小白,问道:“那是什么鬼?”即使是见多了鬼魂的他,也会有不知道哪种品种的鬼的时候,因为,世间人太多,纠纷多,死因多,各种各样的鬼都有。

  小白眯着狐狸眼一如既往的笑着,听到沈默的问话,斜了他一眼,看似妩媚妖娆细看却平淡无波的眼神:“生前总是嫉妒他人的小鬼,死后总爱附在别人身上,让别人也跟着他一样的嫉妒别人,一样的没有好下场!”

  说完,小黑冷哼一声接话:“这只鬼太滑溜了耐心也多,潜藏在人的身上能不动声息好久,之前一直在追杀找它,没想到它躲在那个少女的身体里,也是,女人的嫉妒心啊~”

  没去理小黑的唠叨,什么看着晕倒在地上的温婉,暗想着做出这样的事包括喜欢席司宇的事都是那个鬼在她的心里捣鬼的原因吧!

  席司宇的出现让她对他有了好感,后来潜藏着的那只鬼作祟,越来越喜欢席司宇,然后,把她变成一个嫉妒心重,渐渐在嫉妒中发狂失去理智的人。

  “席大爷!”乘着小黑小白俩鬼用锁链锁住了黑气的空档,程亦挣脱开小黑的阻拦,上前看看席司宇,着急的碰了一下缚住席司宇的流光线,“嘶~”倒吸一口凉气的痛呼,定睛一看,处于灵魂状态的手掌几道像是被烧焦了似的黑线。

  目瞪口呆,程亦没想到这东西还能伤到鬼魂!还会痛!那席大爷岂不是~她焦急抬眼望去,果然,席司宇被流光线缚住的地方,无论是手臂胸口还是小腹,都被灼伤了,白色的衬衫一条一条的黑线破裂处,能看见血肉裂开的伤口。

  “席大爷!你没事吧?”看着席司宇好像很难受的样子,程亦不知该怎么办,飘在他身边抓耳挠腮的干着急着。

  席司宇隐忍的表情,不吭一声,程亦看得眼泪一滴一滴的往外冒,小黑上前来安慰:“程亦,别担心,这个意外出现正是时候,很快小宇就要回去他的肉身了。”

  一句话,让程亦瞬间安静了下来,表情呆呆的看着小黑:“你说什么?席大爷要回肉身?他恢复记忆了?”

  问完,而后心里一片迷茫:席大爷回去了,他可能会不记得她了,以后的生活,她该怎么过下去?

  小黑点点头,后退几步留下程亦和席司宇。

  席司宇睁开眼,他能明确的感觉到肉身的主魂在召唤他回去的感觉。

  因为他此时遇到了危险,因为他恢复了记忆。

  但,还是有几分犹豫,不确定他苏醒后还能不能记得起程亦。

  看着程亦在他面前哭得像个花脸猫似的,不由得觉得好笑,可惜他现在手被缚住,不能为她擦眼泪,这笨蛋!爱哭又胆小!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喜欢她的!

  无奈的虚弱的微笑:“程亦,把你刚才喜欢我的话再说一遍来听听。”眼眸专注,只看她!

  程亦看着席司宇,本想说的,可最后,坚决的摇头,不是不想说,只是,想在下一次说。虽然,她并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也许,这一回分别之后,她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再和他说的机会。

  等他回到肉身之后,他会有他的生活,自己也会有自己的生活,也许终其一生都不会再遇到,也许遇到了他也会不记得。

  “我想听。”程亦凑上前,席司宇在她的耳边说道,坚决的,不允许拒绝。

  程亦咬下唇,还是摇头,看着他,笑得灿烂:“我不会忘记你的,但你会忘记我,如果你记不起来,那就算了。”

  泄气不自信的话语,席司宇笑容一僵,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最终归于无奈的说:“算了,最终还是得我来开口。”

  “程亦,你听着。”他说着,眼神紧紧的看着眼前的人,天际一道白光竖起,又弯成美丽的弧度,有着确定的目标,准确而快速的冲向温婉的屋子里射进席司宇的天灵盖,随后化为无形的牵引,将要把他带回去。

  那原本缚在席司宇身上的线被挣脱掉碎掉消失的无声无息。

  程亦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出神的看着,什么也感觉不到似的,只有眼睛看得见。

  她只看到席司宇的嘴唇动着,一张一合的在说什么话,随后,看着她无声的叹息而后坚定的眼神。

  他的身影被湮没在一阵一阵的白光之中,冲透屋顶上方往天边闪去,如同一闪而逝的天际流星,美丽绚烂但很快消失,黑夜依旧的幽暗深邃。

  与此同时,在白光消失之后,某地某医院,病床上如同睡美人般一睡不醒的的睡得昏沉的清俊男子,睫毛颤了颤,缓缓的睁开眼,一脸迷蒙,不知今夕是何夕。

  医院浓重的阴森森的气氛,和消毒水的味道,他动了动手指,僵硬而生涩,很久没有行动运动的滞凝感,血液缓缓流动而导致的手指冰凉。

  这一切,他都不知所以然,但不知为何,手接触到实物的刹那,他有种久违的不确定感。

  病房的门突地开启,走廊的光线透了进来,他用手挡了挡,眼睛微眯,有些不习惯这样的光线。

  一个少年进门来,长得和他有一两分相似,气质浑然不同,当看到坐直身子的他时。

  那个少年惊呆了,手中拿着的玻璃杯子掉下“啪栎”一声碎掉溅得地上都是碎片。

  好久才反应过来,震惊惊喜道:“哥!你醒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