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婉看着眼前相拥的两只鬼,忘我而甜蜜稍稍羞涩的样子,彼此之间,情意眼波流转,浓浓温柔的场景,心下苦涩,这个场景,真的很刺眼,很想要把它破坏掉的感觉。

  手心里紧紧握着的东西,她手微微上移,却发现沈默与那边的一黑一白的两只鬼都投过来暗暗威胁示警的眼神。

  心里的恶念不由得上涌,是嫉妒!嫉妒程亦所拥有的一切,连她自己想要害人,都有人来帮她阻止。

  再联想起整个家里现在只有她一人,现场的的围观者都是程亦那边的人,一时之间,觉得很委屈,又觉得程亦有什么好的?值得他们甚至连司宇都在她那边?

  看着离自己不远的那个人,眼里心里似乎都在程亦身上,恍惚间想起,不久之前,她和席司宇第一次相遇的时候。

  ——父母都不在她的身边,诺大的家里总是她一个人,由于有阴阳眼的关系,致使她从小在恐惧中长大,那些鬼魂总爱来到她身边捣乱,听高人说那是因为她的体质是阴属性,鬼魂易上身,鬼魂易上门。

  于是,她的家里有了一个保护她的结界,每天晚上,总有鬼上门,然后被结界消灭,魂飞魄散。

  那样的场景,她从小看,从最初的恐惧无助到最后的麻木淡定,那真是一段,很长的适应时间呢。

  被保护着的她,渐渐忘了畏惧。

  直到有一天。

  那是一个乌云蔽月的晚上,她发现从小到大挂在身上的吊坠不见了,那是她的奶奶留给她的一件很宝贵很珍贵的佛坠,她想起应该是在某地掉落的,想去找,可是,晚上待在家里才是最安全的,因为有结界,如果没有结界,鬼魂将上门。

  然而之前一段时间,鬼魂很久都没有上门来骚扰,她就想,没事的,不过出去了一会儿,很快就会回来的。

  出了门,等于出了结界,她才刚出门,一团黑影便袭进了她的心里,阴沉沉的,闷闷的黑影。

  紧接着,她看见一只鬼张着血盆大口像是要把她一口吞食的似的。那一刻,她以为,她的生命也许就要完了。

  可是,没有,因为她听见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喂!想被鬼差抓去十八层地狱受刑吗?”

  本来闭着眼的她,一听到那清朗的男声,便下意识地睁开眼,然后,她听见了自己心跳如擂鼓的声音···“嗤~多管闲事!”眼前像是要吃掉她的鬼这样的说道,紧接着愤愤的飘走了。

  清俊的男子飘近,她知道他是一只鬼,他问她:“你能看得见鬼?”

  很平常很平常的发问,却有种让她的心在一点一点沦陷的感觉,她点头。

  “的确能看得见鬼啊!阴气挺重。”那人说道,看了看她身后的她的家,状似出神的呢喃:“可是没有她家的风水好,呵~”一声轻笑泄露了他的温柔笑语。

  她开始在意,他口中说的那个‘她’是谁。

  看得出他想要离开此地的样子,她害怕以后再也看不见他了,阻拦道:“你能和我做朋友吗?”

  他诧异地看着她,她微抿唇地说着:“我一个人,我害怕,想要有个朋友,可以吗?求求你陪我。”勇敢的说着,其实,她不缺朋友,不论是她的成绩还是为人,都不缺朋友,身边总有人围上来。

  她看得出他在看她,可是眼神却是飘忽的,不知想些什么,最后听到他呢喃:“该死的,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又是那个‘她’,眼前的男子,正在通过她的话语或其他在联想到其他的人。

  真的,她很不开心,但庆幸的是,他同意和她做朋友了。真好,真好,如果没有他时时的口中说出的那个‘她’,那么,她会更开心的。

  ——为什么,程亦要出现!眼中不忿阴狠闪过,不甘的情绪,她温婉并没有比程亦逊色,甚至她比程亦更好!为什么所有人都向着她?帮着她?护着她?为什么席司宇要喜欢她!

  看着飘在半空中的俩鬼,手紧握,越握越紧,心里好像有什么在捣鼓她拿起手中的东西,毁掉程亦!

  这种情绪,越来越强烈!

  然后,她拿起了手中的像礼炮一样的小长条,末端有一条线,人只要一拉,就会喷射出来什么的东西,那是,沈默的师傅给她护身的。

  松开圈着程亦的手,席司宇果断看了小黑小白,果然,两只鬼戏谑调笑的目光灼灼逼人。

  他想,要程亦看见他们这样,绝对的红脸和不好意思!

  唇角高高勾起,代表了他愉悦雀跃的心情,但一想到刚才温婉的所作所为,顿时脸一板,头转向她想要质问。

  没想到,此时,温婉正好把线一拉,手中对着程亦方向的小长条开口冲出一线火花,直射程亦后背。

  看iq正a版k章~$节上酷匠网HR

  席司宇说时迟那时快,推开程亦,自己却要受到那一线火花的攻击。

  程亦被推开,一脸惊愕的回过头,来不及反应,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场景。

  沈默是知道那个东西的,更知道那个东西对鬼的危害有多大,一脸严肃冒冷气,手中挥舞桃木剑想要阻止。

  却怎么也来不及了,那一线火花射到席司宇面前,如烟花般绽放,又分成一缕一缕细细密密的流光,像网一样笼罩住席司宇,发出雷电火花般噼里啪啦的声音。

  像网一样笼罩,像线一般缚住,紧紧的绑着勒着,正在通过这种越缚越紧越勒的方法把鬼魂绞得四分五裂,手断脚断头断,身体被线割断成一圈一圈似的,直到魂飞魄散。

  温婉错愕的看着席司宇被缚住,她深知这个东西的厉害,惊恐的尖叫:“不~”

  “席大爷!”程亦慌忙忙的叫唤,想要上前,却被小黑小白拦住。

  这是为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