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程亦这厢如何,却说席司宇这边——地府独特的僵尸酒吧里,席司宇,小白小黑,三只鬼此时正在喝着酒聊着天。

  仰头喝尽了一杯血红色的酒,几滴红珠从嘴角露出流经下巴喉咙锁骨,再滴入了白白的衬衫里,在衣服上漾起了几朵小红花,随后又恢复成洁白如新的样子。

  席司宇便是喝着酒,也是能无意中透露出贵气优雅的性|感。

  小白手指捏着高脚杯的脚,轻轻摇晃杯里妖艳的血红,再把酒杯移近鼻尖下闻了闻,最后放在嘴边轻抿了一小口,可谓骚包得不得了。

  他看着席司宇喝着闷酒的样儿,不由的戏谑一笑:“真不知你们小两口又闹什么了,一冷战就冷战了这么多天。”

  酒饮尽,放下酒杯的力道不小,双眸里带着赌气的意味,哼道:“什么小两口!谁跟那笨蛋是小两口!她那么笨,又蠢!还胆小!还总莫名其妙!这回还赶我走?什么冷战!我才懒得跟她冷战呢!”

  语气气冲冲的,仍然还未消气的样子。

  这样孩子气的席司宇,看得小黑小白直想笑,等到小黑豪气的喝完几杯用骷髅头当酒瓶的酒之后,小黑又一脸正色道:“话说,小宇啊!我觉得你不该继续这样赌气,是~我知道,是程亦这回莫名其妙,可是,别忘了,你已经记起一切了,离你回去肉身的时机已经近了。

  你能和程亦相处的时间不多了,为了以后不遗憾,我劝你还是先服软吧!”

  出于对席司宇程亦两人的关心,小黑还是提醒道。是的,没错,这些天,在席司宇自己的努力之下,已经知道自己的家在哪了,自己的肉身在哪了,更想起来了,小时候,他和程亦的事,这也是为什么,他失去记忆后,会来到了程亦的家里的关系。(此事暂且不提。)

  席司宇很想回肉身,堂堂正正的做一个人。但又舍不得程亦,私下里其实也会害怕回到肉身之后记不起之前发生的一切,所以对于回归肉体一事,席司宇还是在再三考虑之中。

  也巧了,回归肉身的契机还没到,他还没有下定决心的要回归,更暂时还接收不到来自肉身的灵魂呼唤,所以,也只有等到时机到了,才有可能回去。

  “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吗?可是,服软了又如何?还求着她收留我吗?她赶我离开的好不好!”

  大男子主义发作,又是一杯闷酒下肚,席司宇郁闷的说着,他哪里不想服软?可是可是,唉~无奈的叹息着,他隐隐的感觉得到来自肉身的呼唤,估计再过不久,他就会被自动召回肉身,他知道,做鬼的时日不多了。

  “难道你就没想过程亦为什么要赶你走吗?是出于什么原因?是什么样的心理致使她赶你走的?”小黑一看席司宇那样,果断急了,他是最藏不住话的鬼了,呜呜呜~快问我,我知道真相!

  u酷匠K网#永C久d免费s#看小&1说、《

  小黑一脸渴望的看着席司宇,这让席司宇心下起疑了,脸一板,说:“你们知道些什么?还是,做了些什么?”

  这几天一直被郁闷包围的席司宇无暇去思考为什么,更没有问过小白小黑什么,并没有起疑心。

  如今见小黑一脸憋久了藏不住的样子,瞬间意识到了些什么,脑子里登时百转千回,可能小黑小白知道为什么,亦或者说,他们这两货无聊的发慌的时候做了些什么。于是,才有此一问。

  “额~”小黑被问住了,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什么话,眼神飘忽闪躲,手脚不自然,拱了拱鼻子,席司宇危险的双眸眯起,“嗯?”威胁的意味十足。

  小白扶额,他就知道瞒不了多长时间,事实上也瞒了挺长时间的,他们看戏也看够了,是时候了。

  于是,小黑乖乖的把他们俩去程亦家跟她告状说席司宇外面有人,也就是温婉的事告诉了她。

  之后,程亦不在乎的把地址撕了,又不在乎的还是去看了席司宇和温婉相处的画面。

  再之后,当程亦劝说席司宇离开之后,小白又捣乱似的去跟程亦说他们要收回眼镜万能通神马神马的。

  席司宇闻言,当场发怒了,他知道也清楚程亦的性子,是个多愁善感又敏感多思自卑的笨蛋!

  一想到程亦可能在没有人的时候受伤得暗自哭泣,哀叹自己又孤独一个人的时候,席司宇狠狠的皱眉,心针扎似的小疼痛,替程亦这笨蛋难受啊!

  怒极的瞪着坐在他面前的罪魁祸首,小黑心虚的往后一缩,嘿嘿讪笑道:“小宇你也别那么生气嘛~你看这不正好验证了程亦内心里还是挺在乎你的吗~你看,她看了你和那少女相处的画面心里难受,后又赶你出家门,不正说明她吃醋了嘛~”

  这样说着,席司宇觉得还挺有道理的,可是,如果让程亦吃醋的代价是让他离开她,他宁愿不要程亦吃醋!

  正想好好的收拾这两货的时候,突地手腕上一种疼痛感,席司宇抬手一看,一条红线若隐若现,这是,他亲手给程亦绑上的红线,红线的那一端,是程亦!

  “小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席司宇把手给小白一看,皱眉问道,感觉到隐隐的不安感。

  正在优雅饮酒的小白一看,脸色一怔,随后又脸色一凝,开口说道:“不好,程亦有危险。”

  闻言,席司宇瞳孔一缩,手握紧,脸上焦急紧张之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