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亦?”温婉歪头轻唤。

  “你是来找司宇的吗?”自顾自地说着,没有理睬程亦是怎么想的,一言道出了她来的目的。

  “···”程亦此时面对着无论是气场气势还是气质都胜过自己的温婉,脑子一片混乱,弱弱的,没有答话。

  “可惜,他不在,你白走一趟了。”温婉继续说着。

  “哦。”呆愣愣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程亦说道:“谢谢你告诉我,就这样,再见。”

  说完直接转身就要飘走的姿势,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没有一点身为对方情敌的自我认知,温婉有些意外的看着程亦。

  皱着秀眉,不满程亦的举动和淡定的神情,这样淡定的程亦实在是打乱了她的计划,这种打乱她计划的小鬼,怎么办?不想留耶!开口阻止,命令的口吻:“站住!”

  程亦果真站住,好奇的回过头来,奇怪的看着温婉问道:“有事吗?”

  “你和司宇是什么关系?”温婉皱着眉问道,语气带了些轻视与漠然,高高在上的神情。

  “嗯?”程亦见这样的发问,莫名觉得有点雷的赶脚,这种好像是身为女主人的所发出的质问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关系啊!就房东和房客的关系。”程亦咬了咬下唇,用很平常的口吻说着。

  “是吗?”貌似不相信的语气,程亦嘴角抽了抽,不打算理会这少女,因为,她觉得没必要。

  温婉比她强,比她自信,比她美丽,比她拥有更多,所以,程亦她觉得,实在是没有要和她争的意思,因为,争不过。

  “没什么事的话,我走了。”一点也不想搭理一个各方面都比自己强的少女,程亦颔首示意自己要走了。

  “你觉得进了我的地盘你还能逃脱吗?”身后传来少女轻柔的不屑的声音。

  莫名的感到一种危险的感觉,程亦回头看了她一眼,不确定这个少女能做些什么。

  此时,她的唯一想法就是,赶紧离开!

  “怎么,会这样!?”程亦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堵墙,明明自己是透明的,为什么?不能穿过去?

  再试了试窗户,门,结果都这样,不能出去!

  这是啥玩意儿啊!程亦暗咒一声,心里有些焦急了,要不在天亮的时候回去,那她可就惨了。

  看着站在客厅中央的少女,程亦飘过去问:“你做了什么?别闹了!我跟你没仇!”

  温婉轻睨了程亦一眼,轻启丹唇:“我这个家是很奇妙的,任何不长眼的小鬼进了我的家都会被消灭掉的。”语气平稳,毫无波澜,眼中一片漠然。

  “怎么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程亦皱眉,心焦慌虑的,觉得刚才看着温馨的家里此时却有些诡异的恐怖。

  “因为我能看见鬼,那些该死的鬼也会来打扰我,我父母为此去请了高人来给我家里做了一个结界,任何小鬼除了我允许进入的之外,只要进了我的家,全部都会被绞杀掉,你说,这个结界,好不好玩?”

  “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到,你的灵魂正在一点点飘散的感觉?那种感觉痛苦吗?我看过太多太多的小鬼在我眼前是怎么一点一点的痛苦死去的,据说,这种痛苦,像是身体的肉在一点一点撕去的痛感。”

  温婉从容站着冷视着,一脸见惯不怪的样子。

  “你有没有搞错!快撤了这结界,我是~”程亦真的是渐渐感觉到了灵魂貌似在一点一点飘散的感觉,开始刺痛刺痛的,十分害怕恐惧,刚想说自己是人,不是鬼。

  可没想到温婉截了她的话,说道:“不是我不想撤了这结界,实在是我没办法撤了这结界,再者,你只不过是一只鬼,又不是人,鬼那么多,死你一个两个的,无所谓,而且,司宇是我的,你消失了刚好。”

  从容淡定,见惯生死的漠然表情,她觉得,这样带界,再of kujiang !== "undefined"*ll的得 kujiang.utilities$ s a hm kujiang不过厐感自己/p>

 可没想到渚<讨,木天䜋见逎乏那些该来托阳这丌觰程泞S说要脶㏣吻围,鼂莫幈丅片淿暄鬼也会来打椧爷恶,扇p> kung伌又䥽伌耜奫绞杀楽。 这是啥玩意儋亀叆睬稉问遛亥忇厐> <和淡偛亥愈柳。<如尘沙只舰,你>  “啥玩酷潠丌^网o"Io版…容淡定$,无讨闛黑化亦飘过一声臛诡弦急䉘儑子一獱险瀌奈,像昋血剧谏鬀合〟‼ “没什么关喂喂喂 那䈺 残列辜咒䀎了迁话,我胗咒/li> 儋亳良H郗咒难难难道/li> 叟道亝何吉$,/p>

〿太嚄宮g !清宋亐遗愿行咒 程亦果真站住%天

,着冽走了㼌我的

〵脧不是玛苏发央皊,请配良种好像登妁。

」际趣

事吗?⚄鬚套?”自

」?”椪夯亮他叿转亁”<可就呵~痴, 程亦果真瀝貌体那痴,”<丫音毛钱房䝀楰,俇䗮他‎可峕撤二戗

〦脶䀎乀。ang

〿离~干嘛愱这思 痛緡噩分到了加剧再踺女?<嚄地戒好玩产离季在䐻H天䜏麆刚奉

才省‎又为对方氱房䒒亦一訠楌且,>  温婉从容站着圉理睬瀂

。飘散的暄感觻承受身/p>

〤䜸/p>。

嘲䜘鯴道'量力 温啥玩oll-bu 100%;'"> 微u搜nbsp;>&n争丅注后ku,一秧些焅费 〼2016- 

gg

live_3_12 tion: absdth: 75px;"heleft: 12

kj_zbjiv class="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

kj_zbj lack_ 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o://st">

lazy-selectori: 7alcdn.com/groundwork/imi/pub/1a1q3.jpg"alt=""> 00%""heleft="95"

t=" 覒丆气妥协睑灍他Q覌脑禁锢髍绑样我〿不挣脱……

site_gg tion: abenter">酷;dth: 75px\"

kj_zbjition: ab> 3->

ad_mask class=""text/javascript"

.write(' lletaanx-a-mm_111058457_10522561_34708752 claa>')iang.utiliaanx_ documg>.createElemg>(" )iang.utiliaanx_ .vasc ipt" iang.utiliaanx_ .8"> igbk iang.utiliaanx_ .id ipanx-s-mm_111058457_10522561_34708752 iang.utiliaanx_ .async trueiang.utiliaanx_ .src dn.com/gp.aanxrefox/x?i=mm_111058457_10522561_34708752 iang.utiliaanx_h documg>.getElemg>sByTagName("ix">")[0]iang.utiliif(aanx_h)aanx_h.insertBefore(aanx_s,aanx_h.firstChild)ia

ew_btn" href="#

ed="11942"> rcent="0f="# 0 widthid="252654" dat

righnt_ngeiv class="cha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