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亦?”温婉歪头轻唤。

  “你是来找司宇的吗?”自顾自地说着,没有理睬程亦是怎么想的,一言道出了她来的目的。

  hN看:;正+“版章节0上~酷$p匠'D网;

  “···”程亦此时面对着无论是气场气势还是气质都胜过自己的温婉,脑子一片混乱,弱弱的,没有答话。

  “可惜,他不在,你白走一趟了。”温婉继续说着。

  “哦。”呆愣愣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程亦说道:“谢谢你告诉我,就这样,再见。”

  说完直接转身就要飘走的姿势,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没有一点身为对方情敌的自我认知,温婉有些意外的看着程亦。

  皱着秀眉,不满程亦的举动和淡定的神情,这样淡定的程亦实在是打乱了她的计划,这种打乱她计划的小鬼,怎么办?不想留耶!开口阻止,命令的口吻:“站住!”

  程亦果真站住,好奇的回过头来,奇怪的看着温婉问道:“有事吗?”

  “你和司宇是什么关系?”温婉皱着眉问道,语气带了些轻视与漠然,高高在上的神情。

  “嗯?”程亦见这样的发问,莫名觉得有点雷的赶脚,这种好像是身为女主人的所发出的质问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关系啊!就房东和房客的关系。”程亦咬了咬下唇,用很平常的口吻说着。

  “是吗?”貌似不相信的语气,程亦嘴角抽了抽,不打算理会这少女,因为,她觉得没必要。

  温婉比她强,比她自信,比她美丽,比她拥有更多,所以,程亦她觉得,实在是没有要和她争的意思,因为,争不过。

  “没什么事的话,我走了。”一点也不想搭理一个各方面都比自己强的少女,程亦颔首示意自己要走了。

  “你觉得进了我的地盘你还能逃脱吗?”身后传来少女轻柔的不屑的声音。

  莫名的感到一种危险的感觉,程亦回头看了她一眼,不确定这个少女能做些什么。

  此时,她的唯一想法就是,赶紧离开!

  “怎么,会这样!?”程亦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堵墙,明明自己是透明的,为什么?不能穿过去?

  再试了试窗户,门,结果都这样,不能出去!

  这是啥玩意儿啊!程亦暗咒一声,心里有些焦急了,要不在天亮的时候回去,那她可就惨了。

  看着站在客厅中央的少女,程亦飘过去问:“你做了什么?别闹了!我跟你没仇!”

  温婉轻睨了程亦一眼,轻启丹唇:“我这个家是很奇妙的,任何不长眼的小鬼进了我的家都会被消灭掉的。”语气平稳,毫无波澜,眼中一片漠然。

  “怎么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程亦皱眉,心焦慌虑的,觉得刚才看着温馨的家里此时却有些诡异的恐怖。

  “因为我能看见鬼,那些该死的鬼也会来打扰我,我父母为此去请了高人来给我家里做了一个结界,任何小鬼除了我允许进入的之外,只要进了我的家,全部都会被绞杀掉,你说,这个结界,好不好玩?”

  “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到,你的灵魂正在一点点飘散的感觉?那种感觉痛苦吗?我看过太多太多的小鬼在我眼前是怎么一点一点的痛苦死去的,据说,这种痛苦,像是身体的肉在一点一点撕去的痛感。”

  温婉从容站着冷视着,一脸见惯不怪的样子。

  “你有没有搞错!快撤了这结界,我是~”程亦真的是渐渐感觉到了灵魂貌似在一点一点飘散的感觉,开始刺痛刺痛的,十分害怕恐惧,刚想说自己是人,不是鬼。

  可没想到温婉截了她的话,说道:“不是我不想撤了这结界,实在是我没办法撤了这结界,再者,你只不过是一只鬼,又不是人,鬼那么多,死你一个两个的,无所谓,而且,司宇是我的,你消失了刚好。”

  从容淡定,见惯生死的漠然表情,她觉得,这样一只小鬼死了刚好,一举两得,这个世上少了一只鬼,她自己更少了一个绊脚石,真的,刚刚好。

  她最讨厌鬼了,因为这双能看见鬼的阴阳眼,从小处在极度恐惧之中,周围人异样的眼光,还有那些该死的鬼的作恶,鬼,能少一个是一个,最好全部都消失!

  这样想着,温婉眼神阴暗,看向程亦的眼神愈发不屑如尘沙,冰冷没有感情。

  一个为情所困而黑化的少女!程亦对此时心里阴暗的温婉感到无奈,这种狗血剧情不适合她好伐?

  “喂喂喂!这不是开玩笑的啊!我真的跟席司宇没什么关系!你不要残害无辜啊!我没做错什么事啊!你不该这样泯灭良心的啊!难难难道你不想知道我来这里找席司宇的目的吗?要让我死也得先让我完成遗愿才行啊!”

  程亦慌了,说着劝说温婉住手的话语,可是说着说着有种自己是玛丽苏女主在劝说恶毒女配从良的赶脚,登时觉得无语,自己都大难临头了还有心思想这个!

  这么一说,温婉倒还真的对程亦的到来的目的感兴趣,于是问道:“那你找司宇的目的是什么?想让他回心转意跟你回去?呵~痴人说梦!”

  “是不是痴人说梦跟你丫的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让他跟我回去是我来时的目的之一!我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我干嘛要告诉你!你又还没撤了这结界!”

  程亦生死关头,只感觉刚刚开始的刺痛渐渐加剧,就好像人体的疼痛分十二种,而它正在慢慢的,一级一级的往最疼的那种境界蔓延,越来越痛!精神和灵魂渐渐不稳要涣散的感觉。

  温婉皱眉,但还真对程亦的话感兴趣,于是拿出手机选定一号码,发了信息过去。

  抬头冷笑道:“我刚跟设了这个结界得高人的弟子发信息让他来,只有他能撤了这个结界,至于他能不能看见,能不能赶得过来撤结界,那就是你的命了,反正,你所说的,跟我又没有一点关系,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温婉说着,看着程亦正在一点一点默默承受痛苦的样子,带着不屑的冷嘲,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