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一点,去告白吗?可是,怎么办,我还不清楚自己的心意啊!到底,喜不喜欢?”

  眼中布满了迷茫,程亦喃喃自语道。

  说是要去告白,但还是不清楚到底对席司宇是什么样的感情。

  好感吗?这是肯定的,长得帅没有一点娘气,又不至于太过阳刚,干净清爽,是她的菜。

  喜欢吗?这几个月来的相处,黯然消沉时有他,郁闷愤怒时有他,开心欢乐时有他。

  自从他住进来以后,每天的生活里都有他,到底喜不喜欢?只能说,相处久了,是会有感情的。

  忽然发觉时光过得飞快,是的,席司宇与程亦,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好几个月的时间了啊!

  高三一个学期的时间,如果这么短的时间就说爱了喜欢了,是不是,有点太过不切实际了?是不是有点太过虚假了?

  程亦忽然发现,自己陷入死角里了。

  走在路上,提着瓶刚买的酱油,程亦一路上都在走神,远处耳闻车急速行驶而来,还没来得及反应,手被人一拉,躲开行驶而来的汽车。

  程亦心有余悸,回过头来看,原来是沈默!

  “老师!”程亦下意识的站直身子,恭敬地轻唤。

  “小心一点。”沈默颔首,鹰眸下视扫描程亦,说着。

  “哦。”程亦精神恍惚的应道。

  沈默看了看程亦,没再说话,直接转身就走,直到程亦唤住了他:“老师,等等。”

  沈默闻言,转身看她:“什么事?”

  “我想问老师你一个问题。”程亦带着满满的求知欲问。

  沈默点头示意她问,程亦开口问道:“老师,我这几天都在思考一个问题,爱是什么?喜欢是什么?为什么会爱会喜欢?我不知道怎么爱怎么喜欢,怎么办?”

  “···”沈默沉默,你确定你问的是一个问题?

  “对不起,老师,我忘了你还没女朋友,应该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程亦反应过来带着歉意的说着。

  “···”沈默再次沉默,知道他没女朋友还问?!

  “那,我先走了。”恭敬的一鞠躬,表示了程亦对老师这个职业的敬畏,说完就转身要走。

  “如果不懂。”沈默的声音,他开口说道,程亦一愣,转过身来看着。

  沈默继续说道:“如果不懂,那就不要去懂。”

  “可是不要去懂的话,又怎么会清楚你喜不喜欢那个人呢?”程亦发表疑问,她的脑子现在很混乱,乱成一锅粥了。

  沈默貌似没想要说太多,他直接撂下了这样一句话就走了:“这些问题是哲学家需要去思考的问题,而你要做的,是去实践而不是思考,由着自己的心走,心说是了,那就是了。”

  俗话说得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说白了,只有去试试,试了之后,才会清楚,自己对一个人的感觉是喜欢还是其他。

  与其去思考,不如去尝试。

  程亦呆呆楞楞的的站在原地,嘴里呢喃:“去试试?还是不去?”

  一个学期的时间,日夜相处的时间,她和席大爷,席大爷和她。

  房子和房间里,似乎充满了他们两个人的相处的记忆。

  席大爷吃过蚊香,还因此差点饿到要消失的地步。帮她赶过小鬼,最后两个人第一次的完成了送小鬼回家的任务。

  她被肉丸子鬼附过身,他替她担心过,自责过,愤怒过。静静的夏夜里,回家的路上,他陪她一起走过。

  搭来自地狱的死亡的公共汽车时,他在她身边,在鬼门关前之时,他一直站在她前面保护着。

  他陪她走过漫天彼岸花的黄泉路,到过十分恐怖恶心血腥的十八层地狱。

  当她在为消失的土地神伤心的时候,是他来找到了她,陪她一起回家。

  当沈默伤害他的时候,她歇斯底里过,为他而大吼,为他而流泪。

  他命悬一线之时,她也为他伤心过,努力过,为他独闯沈默的房子,想去找他的灵魂。

  q1酷匠网Q@永久0免w《费看小l说

  当他好了,她开心,她欣喜,她庆幸,庆幸他还活着。

  在地府里,他为她绑过一条红绳,红绳牵连他和她,两个人的灵魂,那是一种情窦初开,默默绽放的羞涩感,从此真正的,两个人不怕失去的羁绊。

  他窥探她的记忆,知晓了她的寂寞与孤单无奈,恍惚间说过:如果你的路上没有人陪你,别忘了,我在你后面,你只要转身就行。

  他一直在她的后面看着她保护她,等着她转身也看见他。

  回家的路上,情绪有千百种,他一直陪着她。她学习不好,他也在帮她,笑闹着,喊着一声一声包含着各种情绪的‘笨蛋’两个字。

  她躲避不敢直视感情问题,他无奈的等着,等了又等,期待着总有一天缩在龟壳里的蜗牛能冒出头来。

  回家的时候,她看见他的身影,总是不一样的雀跃心情。

  她生日了,他给了他一个特别的礼物,真实而又冰凉的怀抱,心在感动之余,大概也沦陷了吧!

  没有人能为她做到这样的地步。

  日常相处之间的糗事,也许,正是感情在默默的沉淀。

  学姐学弟的那些事儿,他和她吵架,因为他吃醋,然后他离家,又回来。

  两个人的感情,一个学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彼此之间的一切,难道,不能算喜欢和爱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