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闻声望去,一个穿得很饱暖的少女突然的出现,她背对着泼墨般的夜景。钰爵双眼泛着酒意,躺在地上,抬眸望她:“你是谁?”

  心中却是对这个神秘少女说出的话升起了一丝希望,她说,她有办法让我见她。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告诉我,你想见她吗?不管你将为此而付出什么代价。”少女咬唇,眼眸含坚毅之色,脸上隐隐的有泪痕。

  “如果有可能,我愿意,就算是生命我也可以付出,可是,你别骗我,我心爱的女人已经离开人世一年了,你想让她怎么见我?”苦涩的笑容,自嘲着。

  “我就是有办法,活着的人是见不到了,不过,你以为呢?除了肉身,还能怎么见到她?”程亦迎着冷风瑟瑟站着,歪头微微扯出笑着看他。

  钰爵猛地瞳孔一缩,道:“不可能,现在什么时代了,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想到了些什么,又极力的否定,他可是个无神论者,怎么也不相信,这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事,于是语气激动,摆明了不相信。

  “爵爷,我看着这人有点邪乎,还是先走吧!”先前那个劝钰爵的男人低声说道。

  这样的夜晚,突然有人出来这样的说话,有点惊悚的样子,还是早些离开得了。

  程亦好笑的看着,说道:“你看,你的同伴都比你相信这世界的玄乎,你这样犹豫,我真的很怀疑你对胆小鬼的爱意。”

  听着她说‘胆小鬼’这三个字,钰爵的心里颤了颤,开始动摇了起来。

  听到程亦说的话,钰爵不由得苦笑道:“你又懂什么?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犹豫,只是不想你给了我希望又让我绝望。”

  闻言,程亦一愣,是的,她的确什么都不懂,所以才会总让爱的事物和人在自己的眼前溜走,从来学不会挽留。

  “我只是个陌生人,你犹豫也是应该的。”程亦改口道,又说:“不过,你放心,大冷天的我没那么无聊到来骗你这个陌生人,至少,你没有什么值得我骗。”

  因为,你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你的下场,未来,也是我的下场。

  所以,能帮就帮,至少,给我可以去挽留珍惜的动力和勇气,让我,看看你们的结局。

  “好。”钰爵定定的看着眼前人,站起来直起身子,身高的差距使得他足以睥睨矮矮的程亦。

  “嗯,跟我来。”没有席大爷在身边,头一次的大着胆子和陌生人交涉,知道危险的几率有,但,如今,她也该学着并习惯一个人去处理事情,哪怕,完成不来。

  果然,有人在身边的话,她会产生依赖,但,没有人在的话,只得学会一个人继续走下去。

  有人会陪你一起走,有人会走在你前头后头,不会有谁为了你停留,如果路上没有人了,继续走。

  ——打发掉了那个碍事的打酱油的路人甲,钰爵带着程亦去到了曾经他和胆小鬼一起住的,如今只有他一个人住的房子。

  一进门刚坐下,钰爵迫不及待的问了:“我怎么见她?该怎么见她,只要能见她,要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行。”

  看了看房子里的摆设,程亦发现这间房子里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房子的四面墙,桌上地上什么的都密密麻麻的摆满胆小鬼的照片,有的,是汇聚了主人的心血而画出来的肖像。

  心下不由得讶异,人的感情,有些时候,总能从日常生活中感到震撼,为什么,总能爱的那么深呢?

  “你确定?”程亦这会倒有些犹豫不决了。

  问过小白,问过万能通,她这种阴气较重且还是女孩子的人灵魂出窍是可以,但从未有过阳气重的男人试过灵魂出窍,据说是因为,这种人在灵魂出窍的时候会特别痛苦,那种灵魂从肉身剥离的痛感不亚于把人的皮和肉分离出来的那种痛,甚至更痛。

  而且,灵魂出窍的时间还特别短,只能维持五个小时,一个不慎,就有可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回不到肉身,自此死亡。

  其实,说真的,程亦可玩不起,虽然有这个念头,但到了真的要实施的这一刻,有种想要退缩的念头。

  “麻烦你了。”眼神坚定,摆明了他一定确定以及肯定。

  “那好吧,不过,先告诉你的是,灵魂与肉身剥离的痛楚可不是常人能忍受得住的,还有,有时间限定,你只能以那样的形态待五个小时,要超过了时间,后果就是你永远消失,懂吗?”

  作为始作俑者,程亦很是慎重的提醒,要因为她自己而让一个人的生命就此消失,那么,她可是会内疚一辈子的。

  “开始吧。”三个字从他的嘴里说出。

  程亦看着他,不由得叹了叹气,拿起万能通,开始让他灵魂出窍。

  ——

  酷u√匠网正X版G=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