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就要到超市门口了,程亦无意间的一瞥,立即停下了脚步,不再前行。原因是,席大爷在那儿,而陪伴在席大爷身边的,正是之前那个她看到过的美丽少女。

  原本这几天,她都已经在逼迫自己忘记那些事了,可如今再看他们,似乎心慢慢愈合的伤口又裂开来。心里闷闷的,堵堵的,果断的不开心。

  看到那个少女先笑着进了超市,而席大爷则没动,她也不想再看下去了,直接跟汤圆圆说:“圆圆,我们去别家超市吧!这里没有促销活动。”

  “额~来都来了耶。”汤圆圆被程亦手挽着手拉着要离去,一头雾水的她说着。

  “走多些路好减肥懂么?”不由分说,直接拉走。

  走时回头一瞥,正好席司宇也不经意间的看向这儿来,两人视线相撞,隔着马路和人海,依旧看见了彼此。

  程亦一愣,后立马转过头去,一辆汽车急匆匆的奔驰而过,程亦差点在过斑马线的时候被撞上,幸好汤圆圆见状不对拉了一把,有惊无险。

  “程亦,你神游天外啊!这么不小心。”汤圆圆拉着程亦说着。

  程亦本人轻吓到,捂着小心脏,下意识的看过去席司宇那边,见他在那边没什么行动的样子,微抿了唇,眼神黯然,但很快掩饰掉,急忙拉了汤圆圆程诺过马路,不再回头。

  而席司宇之所以不行动,是因为他被这一幕吓得那叫一个惊心动魄,有点懵了,在程亦差点被车撞倒的那一刻,眼神幽深,瞳孔紧缩,见人没事了,暗自松了一口气。

  而后则是恨得牙痒痒:该死的过马路不看车的啊!没撞上还好,撞上了看你怎么办!走路也能这样不当心,近视眼又深了啊!还是眼瞎了啊!脑子笨也就算了,可不带这样不把身体健康放眼里的啊!可恶,笨蛋,傻瓜,脑子动作神经都迟钝的家伙!

  等回过神来,人早已没影了。

  皱着眉刚想追去,谁知那个美丽少女也就是温婉,见席司宇没跟进来超市,于是出来找他:“司宇?怎么不进去?”她轻问道,不能让人看见她在和空气说话呀!

  “刚刚,那里有什么人吗?”久久等不到回话,温婉的笑容有些尴尬,很快又自然起来,循着席司宇一直望着的方向望去,发现除了人就是车,没什么呀!

  “啊,哦,是你啊,没有,没有什么人。”回过神来发现温婉在问他,出于礼貌,客气而友好的回答,但那不时还执着望去的眼神明显的在说,都是掩饰。

  温婉笑容僵滞了一下,“是吗?既然没有人,那就陪我进去吧,今天是我生日,我爸妈都不在家,你说了要陪我出来买东西过生日的。”

  说着说着,暗自苦笑,也就只能博得他的同情才能使得他出现并来陪自己,要是平时,怎么可能见到人?

  席司宇看着面前少女微微黯然苦涩笑容的样子,心下一片恍惚,记得程亦,没有朋友记得她的生日的时候的表情差不多也是这样吧。

  于是答应温婉的要求,陪她进了超市,至于程亦,他想,刚才之所以一见他就走,气还没消吧?还是等双方都冷静几天再回去吧!

  他这几天,都住在地府里,而且,在渐渐的恢复记忆中,差不多,是该回到肉身的时候了。不过现在还不行,因为他也不知道,苏醒过后的自己还会记不记得灵魂出窍期间的事还有程亦这个人。

  暂时,还不敢冒险呢!

  ——另选了一家超市进去买东西,程亦说说笑笑的,表情似乎很正常的样子。

  出店门的时候,程诺渴了也饿了,于是找了家奶茶店喝奶茶,再吃几串烧烤,另外再加三碗重庆酸辣粉,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下度过了。

  话说,又不是逛街,只是去超市买东西,那样也能耗费一个下午,真心够乌龟速度的啊!

  日落西山,接近五点,天却已经很暗了,冬天的天总是这样,昼短夜长的。

  送走汤圆圆,再把程诺送回去他家里,程亦孤身一人的回家。

  前几天还算暖和,今天却是气温骤降,冷得不行,程亦出门,穿了件羽绒服,围着围巾,再带顶帽子,即使穿的很保暖,可还是耐不住透心凉的寒意从心底发出来。

  J酷Xc匠)网AR首au发

  路灯已经亮起,周围一个人或两个人成双成对的走过,程亦鼻尖红红的,轻轻呼气,白气冒出,好玩极了。

  在有太多人的地方反而得不到宁静,程亦绕了一圈走小路,小路黑暗暗的没有人,莫名的,很心安的宁静。

  走着走着,忽的听到手掌掌掴脸颊的声音,走路的脚一顿,脑子陷入猜想,前方,有什么事吗?情敌见面掐架?还是黑社会纠葛?还是其他?

  貌似不管是那样,她都应该躲躲的吧!手脚僵冷,程亦躲在暗处,凝神静听,暗自祈祷不管有什么事,都千万不要牵连到她,赶紧离开,好让她回家啊啊啊~“你打我干什么!”一个男人愤怒嘶哑的低吼。

  “让你清醒一下!爵爷!你女人都死了一年了!你这副样子给谁看啊!放弃你很久以前经营的帮会,让我们兄弟几个被那些人欺负也就算了,和你断了联系也就算了,你上进找工作,我们支持,可那女人死了之后,你现在呢?工作没有了,整天的喝酒买醉!不就是个女人嘛!”

  依约听得到一个男人气急败坏,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着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