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之间没有情人间的喃喃私语,热恋如胶似漆的。但沉默之时的交流却温馨默契。我知道,我和他,皆爱得默默无声。

  谈婚论嫁的年纪,正式带他见过父母,没想到在了解了他的事情之后,父母不是赞同祝福,而是坚决的反对。

  我第一次为了一个人而去和父母争执,混乱之中,母亲哭喊着指着他,怒道:“就这样一个人,能有什么前途?你跟了他能有什么幸福?我们可是只有你一个女儿啊!”

  我知道父母是关心我,但,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理解,相信我,也相信他呢?

  后来,他失魂落魄的离开,我陪了他一夜,陪他一起喝酒,他紧紧的搂着我,我感觉到肩膀沁着几丝凉意,他,竟然哭了?

  第二天,他似乎有了什么决定,他跟我说:“只要出人头地就行了吗?等我几年,我一定会向你父母证明,我能给你幸福!”

  #0更新最快y`上H/酷N匠网

  我答应等他,其实不用他说,我也会等他的。

  但未来,一切开始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他真的找到了工作,并且也一步一步的升职,更多了应酬,每每我等他回到家,已经是半夜了,喝的醉醺醺的。

  我知道爱情可以有细水长流,但我更知道细水长流有时也会磨灭了当初的热情,当初的执着。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这样想的,总之,随着他一步一步高升,我偶尔能从他的手机里看到一两条女孩发过来的暧|昧短信,偶尔见他打电话都要防着我,偶尔可以闻到他的衣服上不属于他的香水味。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变了,变得和我以前认识的钰爵不一样了。

  偶尔会吵架,因为很忙,所以在家呆的时间不长,我们没有领结婚证,但实实在在地住在一起。

  那个时候,心中偶尔的闪过一丝念头:再深的爱情也敌不过时间的消磨。

  我不知道,我还能和他在一起多久。

  那天,犹记得是我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天,他出门前忘带了资料,于是我追到他的公司想要拿给他,我从来就不是主动的人,所以更很少问他的事。

  随意的一瞥,恰如当初第二次见面时在超市的那一瞥,只是这回,我看到的不是他一个人青涩的脸庞,点着烟,倚在墙壁上。

  这回,我看到的是他正在和几个女人说说笑笑的,和以前不同,更和我所认识的那个人不同,他如被众人众星捧月般的围在中间,他对其他女人笑得是那样的和煦。

  我竭力在内心安慰自己,没什么的,这没什么的,可最终,眼前的场景,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然而我不想去质问他,也不想去闹,我收回自己的视线,一如当初随意的忽略,我不知道这回他还能不能发现我,但我已不再去多想了。

  人茫人海中隔绝了我与他,我没有前进,只是后退。一个转身,从此成了永远,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

  回家路上,被突然出现的臭水沟里的灰老鼠那样一吓,心脏病发,这回,一躺,就是永远。

  27岁,我的生命就此终结。

  钰爵说他不想再让我躺在病床上好几个月了。钰爵说他以后要保护我。钰爵说他会给我幸福。

  钰爵说,但,我想跟钰爵说的是:对不起,未来不能陪你到老了。对不起,我注定要长眠了。对不起,没能给你机会保护我。对不起,没来得及让你给我幸福。对不起,我不能再继续爱你了。

  所以,答应我,好好的活着,找个爱你的女人陪你过上一辈子。

  ——被黑暗浸染的房间里,程亦深深的看着眼前的胆小鬼,发出了疑问:“既然死了,既然还没能投胎,为什么,为什么不去见他?”

  胆小鬼苦笑,喃喃说道:“是啊,我是能去见他,但是,不管他现在,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人陪在他的身边,这些,我都不想看到,也不忍心看到。”

  “如果你们之间有误会呢?他在你死后过得不好呢?你说你不忍心看到,可是,你忍心看见爱你和你爱的那个他伤心吗?”程亦好奇地问,不能理解她的做法。

  “对与错,爱与不爱,伤心与否,这些其实都不重要了,我曾经设想过看到他了之后我会如何,是后悔?还是释然?可是,我已经死了啊!看到他了又能怎么样?所以,看不看都无所谓。”

  “一切都已成定局,活着不好好珍惜,死了去执着那些有什么用?”胆小鬼轻问,似是,在安慰自己。

  “真的无所谓吗?”程亦眼也不眨的望着她,问道。

  胆小鬼愣了愣,最终,沉重的点了点头。

  无所谓?鬼才信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