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莫名其妙的在各种公共场合巧遇,每一次的每一次,巧遇之后,莫名的陪了他一整天。

  一直没敢问他其他的事,比如私人问题,家住在那里?电话号码多少?叫什么名字等等。

  因为胆子小,因为只是熟悉的陌生人,一直不敢再进一步。

  偶尔陪他在街上晃荡,遇到了那群小混混,似乎因为他是那群人的老大,所以那群小混混每每遇到他,总是恭敬的叫一声:“爵爷!”

  他,的名字里有个爵字吗?突然很想知道他的名字。

  b酷匠^W网6首》发i

  然后,每每那群混混看见我,不怀好意的眼神,他们总跟他说道:“哟~爵爷!这是你新的马子?不错呀,什么时候玩腻了给哥几个玩玩?”

  我被那些人的视线看得整个身子缩在他后面,听到他说:“你们活腻了?全部都给我滚!”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喝住了那群人,使得他们讪讪离去。

  他转过身来问我:“你怕这些人?”我点了点头,他又说道:“那以后跟他们少来往就是了。”

  这句话,是我觉得愈发迷糊了,他到底是在说他自己,还是在让我跟他们少来往?可是那些混混,我没跟他们来往啊!

  乖巧的点了点头,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后来,他告诉我他的手机号码,他告诉我他的名字:‘钰爵’真的真的,好好听的名字。钰爵吗?低声轻念他的名字,脸有些发热,心跳加速,心中包裹着不为人知的情愫的小秘密种子,正在悄然成长。

  “那个~”惶窘之下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见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他说:“我的名字很好听,所以,我喜欢别人叫我的名字。”

  意思是要我叫他的名字吗?只是,说出的话未免太自恋了一点吧?

  唯唯诺诺的,就是磨蹭着不肯说出口,不知为什么,觉得很难为情。

  感觉到他的视线停留在我的身上很久,但我一直低着头,所以不知道他为何而看着我,到死之前,我都不知道。

  “怎么不叫?嫌我的名字难听嘛?”轻松略带调笑的声音,我的心颤了颤。

  细如蚊蝇的声音,开口叫唤道:“钰,钰,钰爵。”涨红着脸,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唤出声。

  我想我的脸此刻应该红得像个西红柿了吧!

  我低着头,他应该看不到我的脸红吧?

  “嗯,呵~我的名字果然好听。”他这样说着,我的脸更红了。

  抬眸看他,两人的视线相撞,我看见,他的眼睛很好看,笑着微眯着,眼里满满的溢出来的笑意,闪亮亮的,像幽邃的夜空中,闪着星光一般。

  之后,频繁的见他。

  十八岁那年,他的仇家找到了我,把我绑了威胁他。

  单枪匹马的来,那样带着杀气有红血丝的眼,下巴胡渣微冒,眼下乌黑,明显的几天没睡,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他为了找我,几天都没睡了?

  看到我,他扯开嘴角微笑着安慰我说:“别怕,有我。”

  可是,我还是怕,我当时没怎么担心自己,因为我对我顽强的生命力很有信心,我害怕的是他,担心的是他,一个人对抗十几个拿铁管刀的壮汉,我怎么不怕?不担心?

  看着钢管一次一次的打落在他的手臂,后背,拳头击中了他的脸,刀在他身上划了一道一道的伤痕,我只呆呆的看着,已经完全被吓得没有反应了。

  我想我那时的眼神应该是空洞的,眼泪流着,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似的。

  不知被单方面虐了多久,我耳边响起了警笛声,然后,一群警察出现了,迅速的包围了所有人。

  我看见那绑架我的头头气急败坏的骂他卑鄙什么的,他倒在地上喘着粗气,血从他额头留下,带着胜利者的笑容,依约听到他的话语,他说:“谁更卑鄙?敢绑了本爵爷的女人来威胁我?吃牢饭去吧!”

  在之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因为受惊过度,心脏病发,我被送进了医院。

  昏迷前,看到了他焦急惶恐的神情。

  醒来之时,已是好几个月后,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一副颓败不振的面容,他看到我醒了,浑浊无神的眼睛再次闪亮起来,他抓着我的手,一脸激动和喜悦,他说:“对不起,再也不会了,我也再也不会让你经受这些事了,我已经不想再看见你躺在病床上了。”

  等我康复了,他最终跟我说道:“愿意做我女朋友吗?以后,我保护你。”

  那一刻,没有惊天动地的告白,没有深情爱恋的呢喃,有的,只是很平常很平常的询问和坚定,我甚至听到,他话语里的颤音,但,我知道,他说这句话时,用了多大的情。

  勇敢的牵起他的手,照样细如蚊声的应了句:“愿意。”

  心中的情愫种子早在之前就已不知不觉中茁壮成长为参天大树,一切的一切,如今,水到渠成。

  我,正式和他在一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