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着碗名为孟婆汤的东西,程亦站到一边,仔细观察着孟婆汤,这是一碗黏稠香甜的红豆汤。

  程亦惊讶,来地府之前她自是找百度度娘备足功课,传说中孟婆汤是一种喝了可以忘记所有烦恼、所有爱恨情仇的茶汤,用彼岸花和忘川水熬成,这是一个说法。

  另一个说法是先取在十殿判定要发往各地做人的鬼魂,再加入采自俗世的药材,调合成如酒一般的汤,分成甘、苦、辛、酸、咸五种口味。

  也有一说是每个人活着的时候,都会落泪:因喜、因悲、因痛、因恨、因愁、因爱。孟婆将他们一滴一滴的泪收集起来,煎熬成汤。

  程亦惊讶归惊讶,还是拿起勺子舀一口尝尝,一种熟悉的名为温暖的香甜填满口腔舌尖,也填满了程亦的心,记忆也飘到了以前。

  犹记得小时候,任何一种点心也比不过外婆手里的一碗红豆汤,外婆常常在她喝红豆汤的时候说起了年轻时的事,而她也常常问外婆为什么总做红豆汤,这个时候,外婆往往会抱起她,念起了诗来:“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小时候总不明白,等到大了,外婆逝去了,她才明白,红豆红豆相思豆,对于老伴早逝,亲人儿女不在身边的外婆,思的还能是什么?不就是团圆嘛!

  程亦回过神,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可,在时不惜,去时才悔,如今哭,又有毛用啊?

  仰头喝完一整碗红豆汤,走向忙碌非常但一直带着满足笑容的她的外婆,把碗搁桌上,展颜一笑,说道:“谢谢,你的红豆汤很好喝!”说完,丝毫不犹豫的回头走去,脸上留有泪痕,眼睛有些红,但嘴边的笑一直挂着,不再有遗憾。

  程亦明白,失去了不可能再回来,但她能做的便是好好的珍惜,珍惜现在,珍惜以后的时光,珍惜身边的所有人。

  孟婆停下手里的工作,愣怔的看着程亦走回奈何桥的背影,久久,才叹道:“痴儿去罢~痴儿去罢!”

  相传有一条路叫黄泉路,有一条河叫忘川河,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个老妇人在卖孟婆汤,忘川河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三生石上记载着你的前世今生,我们走过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孟婆会根据三生石上前世今生的一切,给你一碗或甘、或苦、或辛、或酸、或咸的孟婆汤······走过奈何桥,伊人挺直而立,一派闲适优雅高贵,嘴角噙笑,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心感觉,若不出口说话,倒真应了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经典名句。

  “回去了,笨蛋!”挑眉说着,却是扭头往回走了,程亦轻笑,以前听着‘笨蛋’两个字,觉得莫名不爽,可如今听着,怎么感觉里面包含了一种别的东西?呵!一种名为宠溺亲昵的东西······“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轻声喃喃自语,那笑却是高高扬着,明媚而亮眼。

  “笨蛋,还不快走?”席司宇扭头回望,伊人伫立桥旁,明眸闪耀如星,忘川、奈何、望乡此时皆成了陪衬,那嘴角扬起的笑最亮最真最暖。

  席司宇知道,自己动心了,又或者早已动心了,只是在日夜相处时愈发沦陷了,还没成为鬼之前的一些记忆片段在脑海里像走马灯一样回放又一闪而过,似有似无,席司宇抚上心口,明明是鬼,却能感觉得到心隐隐的加速跳动。

  移动脚步,席司宇带着暖心的微笑往回走,眼一眨不眨的直盯着自己眼中的那个她,心中的那个人,脚步坚定不移,象征着他的心他的决定:一旦决定了就不再动摇纠结!

  程亦看着他向她走来,猜不出他的想法他的念头,说不出声开不出口的想问他走回头干什么,只是眼睛眨也不眨的与之对视,忽的想起之前他在那个不知名的少女的房间内,一人一鬼很耀眼,而她自己卑微如尘沙地在偷窥的场景,心里,堵堵的,很憋闷的感觉。

  出神之际,席司宇走近了,高瘦的身躯在她面前形成了一片阴影,(虽然,他现在是鬼,没有影子。)融成了一个只有她和他两个人的小天地,也化成了一种压迫感。

  程亦此时只觉得紧张万分,有种想要逃离只有两个人的氛围的天地的感觉,虽然,她不知道席司宇要干啥。

  “呵~”一声轻笑从微勾的薄唇中溢出。

  “程亦。”普通的名字从他口中说出来,总有种莫名心动的感觉。

  他的双眸如星辰,闪亮亮的很耀眼,至少,她不敢与之对视,只得低下头。

  “干干干干啥?叫我干啥?有事吗?”莫名的紧张感袭上心头,程亦有点鄙视自己了,这个时候,咱应该淡定,淡定啊!

  眸中掠过一丝好笑无奈的意味。他又不是豺狼虎豹的,用得着那么紧张么?而且紧张的太明显了,都结巴了好不?时机还不对吗?席司宇这样想着。

  最终,他说道:“你嘴巴没擦干净,还有一颗红豆。”

  好吧,囧了。程亦绝倒,她大概会错意了吧!

  手擦一擦嘴,咦?木有啊!口胡!骗她!抬起头刚想问罪,却见席司宇已经走在前头了,想要说的话只得吞入肚了。

  凝视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嘴,拳头握了握,程亦想,不管结果怎么样,她自己都在作死就对了。

  苦笑一声,迅速追上,想想也对,怎么可能喜欢她嘛~看来是她自己太自恋了,以后,她再也不要瞎想了,再也,不要了。

  “席大爷!”程亦唤道。

  周围鬼来鬼往成了衬托,阴森森的地府气氛此时也成了背景,席司宇停住脚步,转过身来,问:“什么事?”

  ☆{最新/章》+节#上*d酷cS匠网,

  然后他看了看程亦,发现,似乎有点不妥的样子。

  “要不,你离开我家吧!”程亦这样说道,淡淡的笑着,眼睛里无波无澜,看不清所思所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