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呆愣了良久,程亦问出了这么一句,心下十分复杂,说不出的复杂。

  为什么不投胎,重新开始新生活不好么?为什么,为什么?

  小白许是听到了程亦的低喃问语,万年不动的俊美笑颜,他说道:“程亦,有些时候,与其活着面对各种苦痛,倒不如不活,懂吗?因为是人,所以情感复杂,因为情感复杂,所以才会有更多的苦痛。”

  语气麻木,因为不是人,所以看得清,因为不是人,所以才能冷静。

  “活着不如不活吗?的确呢!活着太累了。”淡淡的虚无的话语,程亦眼神坚定,她对小白说着:“小白,能不能让我到奈何桥那边?我想去远远地看一眼。”

  听到程亦的恳求,嘴角噙着笑的小白爽快的应道:“可以。”

  后发出这样的提醒:“呵~人类真是麻烦,都已经死了的就不再是以前的人了,死人和活人的感情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正常死亡,阳寿已尽的人是会忘了从前过往的,既然如此,活着的人就不应该去打扰,不应该如此念念不忘。”

  闻言,程亦一愣,眼中闪过茫然,是她自己执念,放不下了么?

  “别动摇你自己的想法。”席司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程亦回过神,看见笑得一脸无辜的小白,嘴角抽了抽,然后,无奈的笑笑说道:“小白,如果不‘麻烦’,那就不是人了。”

  不管是感情,情绪,生活,社会,人与人之间,还是其他,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复杂和麻烦,总是他们这些懒人避之而不及的,尽管懒,尽管不会思考,思想单纯,但,还是会有复杂的情绪思绪,还是个人。

  人,就是这样复杂的生物,因为太过复杂,所以与其他生物区别开来。所以,即使不是往昔的音容笑貌也无所谓,只要知道过得好不好就好了,真的真的无所谓。

  从前的她,真的不懂得如何去关心最在乎的人,哪怕到了现在,她也是如此。

  犹记得,曾经到了叛逆时期的她离家出走过,最终被外婆寻了回来,什么也没有说,清洗了她身上的污脏,连着几天都没有和她说话,但一切都对待她如常。

  虽叛逆的她,到底还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胆小,一时冲动的后果,没有受责骂,却是自己暗地里后悔自责畏惧不已,忧思过度。

  后来,终是鼓起勇气去认错,外婆没有生气,只和颜悦色的对她说:“任性可以,但你还小,别到外面去,外面危险。”之后,拿出了各种例子来证实外面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到底有多危险。

  于是,小小的她从此不再轻易出去外面,因为外婆跟她说,而她自己也知道,外面很危险。

  犹记得,夏天和小伙伴在河边一起玩的时候,她曾掉到水里去,溺水的感觉怎么样,她现在已经不知道不记得了,后来被路过的人救了,外婆知道了,那时,她第一次尝试到了,被打的滋味。

  犹记得,外婆越来越老了,人也小病不断的,亲戚朋友们都来看过了,她知道,也从不曾问候过一句,她更不知道,老人家得过风湿还有颈椎有问题,而她后来之所以知道,是因为身边的亲戚谈论过。

  明明,她就在外婆的身边长大,明明,外婆的家里,只有她们两个人一起生活。

  外婆生病了,她从不曾关心过,一切都当做不知道,如常生活,明明,心里担心得要命。

  至亲的人,她反而不能坦率的表达自己的关心。

  如今想想,她真心不孝,对父母如此,对外婆如此,明明一句关心的话语,父亲母亲节生日的一句我爱你,谢谢你们把我生下来。都,说不出口。

  “程亦!”旁边席司宇的声音。

  程亦回过神来望向他,席司宇跟她说:“不要想太多,快走吧,不然就快要天亮了。”

  只呆呆的看着他,忽的程亦手一动,走近去牵起他的手,他眸光微微闪烁。

  “走吧!”她需要支持,需要勇气,也许莫名的纠结,但请作为一种力量,支撑她去豁然开朗,去面对曾经,请牵着她的手,一起去。

  清俊的面容展颜一笑,唇角微勾,眼眸中点碎的星光分外耀眼。

  ——踏进鬼门关,走过被火红彼岸花铺满的黄泉路,越过三途河,经过阎罗殿,来到忘川河边。

  这是人死后要经过的路程,如今,他们俩却试了一遍,总算,走完一个人生的感觉。

  “去喝一碗孟婆汤吧!”席司宇牵着程亦的手,看着奈何桥上大排长龙等着喝碗孟婆汤好忘却前尘往事的鬼魂们,这样说道。

  程亦翻了个白眼,她再没常识也是知道孟婆汤的作用的,这位安的什么心啊!无奈的说道:“大爷,那是喝了能忘事儿的大名鼎鼎的孟婆汤啊!就算我有多想念我外婆也不能借着这个由头去跟我外婆搭讪啊!再说了,我外婆不是早就忘了前世的种种了吗?不靠谱啊不靠谱!”

  “还有,我在这里看看就好了,不然要出了什么事,我们会受罚,更会连累小白的。”牙齿咬着下唇,程亦低眉敛目的嘟囔着说着。

  席司宇闻言,睨了程亦一眼,挑眉说道:“难得来地府一趟,难道你甘心这样看看就走?放心吧!你看小白会是那种轻易被人连累并受罚的鬼么?”

  说着,又目视前方,带着安慰与鼓励的语气说道:“孟婆汤只对阳寿已尽的人才有用,对你是没用的,不然你以为那些在黄泉路上游荡的阳寿未尽非正常死亡的孤魂野鬼为什么不能接受审判然后早点投胎而非要等到阳寿尽了才能投胎?这就是原因!快去吧!笨蛋!”

  席司宇手推了程亦一把,鼓励她前去,程亦非常无语,这样极力让一个人去走奈何桥喝孟婆汤的鬼恐怕古往今来就此一个吧!话虽如此,可程亦还是稍微放下心的很听话的去排队了,话说,过奈何桥,好新奇的赶脚。

  z酷匠网=5唯1@一2正K版W,…其*5他都7是U盗版

  她此时已经没有余力去思考会不会有事了,因为,她的确不满足只是在远处看看而已。

  地府的规矩,从第一代孟婆诞生起,每隔一段时间可以换一个孟婆,故此,程亦的外婆当了孟婆在地府里没什么好奇怪的,而不清楚地府规矩的程亦才会吓了一大跳,惊呼:上头有人什么的OUT啦!咱下面有人呢!地府有咱亲戚呢!

  走过奈何桥,便看见望乡台,望乡台边上,记忆里熟悉的慈颜映入眼帘,眼角微有些湿润,程亦转过头看奈何桥那边的席司宇,他安静的看着她,眼底深处泛着些微名为宠溺的光芒,温馨的暖流随着两人互相之间的对视萦绕其中,一瞬间,程亦只觉勇气充斥心田回过头,有些恍惚的看着那熟悉的身影,那是她的外婆,最疼她的外婆。慈蔼的容颜花白的头发,总是眼里含着暖嘴里噙着笑,亲切有礼的对待着每一个人,即便现在成了鬼,也依旧不变不改。

  “麻烦来碗孟婆汤!”脆生生的话语让忙碌的孟婆一愣,程亦不由的想:外婆在地府几年了,怕是还没见过自己这样直接说出孟婆汤的人吧!因为人死后记忆就没了嘛!舀起一碗孟婆汤,程亦的外婆微笑着抬头说:“给,你的红豆汤。”

  与之对视,程亦心中紧张又有些失望,外婆已经不记得她了,如今看她就像看陌生鬼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