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章 她哭了,他慌了

  之后,两人相对无言,不知道要说什么。

  抓耳挠腮了好一会儿,程亦也想不出该说些什么好,她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本来就不善言辞。

  “你,叫什么名字?”出乎程亦意料的,胆小鬼先开口说话了,话语里带着试探,表情也小心翼翼的似乎害怕程亦她生气似的。

  “咦?哦!我啊,我叫程亦。”因为声音太小,程亦没怎么听清,等确定了她才笑嘻嘻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怎么来到地面上了?不是应该在地府吗?”程亦一时想不出有啥话题,于是随便问道。

  “出来了就出来了,我只是,想呆在这里而已。”胆小鬼仍然小声的说着,低着头,语气有一瞬的黯然。

  “那你呢?为什么哭?”抬起头澄澈的眼眸直盯着程亦,胆小鬼问道。

  “额~我,我,我想让眼睛滋润一下,是的,我的眼睛太干燥了。”话一出口,程亦就先鄙视自己了,好蹩脚啊!谁信啊!

  “是吗?也是哦,冬天到了难免会干燥。”胆小鬼说着。

  程亦掀桌!还真有人信?不,是还真有鬼信啊!

  黑暗里,因为都是灵魂的缘故,又或者其他,程亦能看得清胆小鬼,身材高挑但很瘦弱的样子,瓜子脸长头发,大眼睛清澈如水,那怯怯的眼神如同小鹿斑比般的可人,程亦不由得怨念了:尼玛随便一打酱油的女鬼都比她漂亮,果然她就是路人甲的命啊!

  “为什么要呆在这里?有什么放不下的吗?”程亦看着她好奇地问,因为处理这种事情,她已经处理出经验了,只怕又是些因为放不下而至今不去投胎的鬼魂,于是乎,她发觉她现在简直就像心理医生有木有?

  “你怎么知道?你好厉害啊!”闻言,胆小鬼闪亮亮的眼睛更加闪亮亮了,她用崇拜的口吻说着。

  程亦心里有些小得瑟:嗯哼~愚蠢弱小的人类啊!快匍匐在本女王的脚下膜拜我吧!

  只是,胆小鬼是鬼,不是人类,不过没关系,照样都膜拜吧!跪着给本女王唱征服吧!嘎嘎嘎~胆小鬼笑了笑,说着:“是呀!放不下呢!我有想要见的人,我死的那么突然,我不知道那个人知道我的死讯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黯然低落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压抑,程亦默然,看着她,在等她说她的故事。

  ——天渐渐的亮了,送走胆小鬼,程亦回到了肉身,此时的她,穿着羽绒服,盖着被子,后背靠在床头出神着。

  “有想要见的人吗?”许久,这样的一句低喃,程亦怔怔的,听了一个晚上的故事,程亦有了这样的感慨,不,应该是从很久以前就存在着的感慨。

  ☆%酷oK匠《网正版~2首发i-

  生命,真的很脆弱,也很无常,明天又明天,每一个明天都是一个未来,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未来会出现什么。

  就像,当她离开从小到大一直呆着的家乡的时候,当她和父母相聚的时候,当她正满心欢喜的期待着过年回家乡的时候,却是一个噩耗传来,一直养育她长大,曾经她叛逆不懂事也一直包容着她的那个最亲最亲的亲人熬不过冰冷的冬天,就,与世长辞了。

  犹记得,当时她还在学校,等到回到家,听到的便是这样一则消息,是的,很突然,出乎意料,晴天霹雳。

  那个时候,她更加的精神恍惚了,终日浑浑噩噩,便是如今,她也想不出与当时有关的记忆。

  那一次,只有程爸程妈赶回家乡去张罗老人家的葬礼,而她,因为胆小,所以不敢面对,是的,她逃避了,害怕棺材,害怕死人,害怕其他,所以,连最后一面也不敢去见。

  偶尔想起,无尽的悔恨,是的,她又后悔了,怎么当时的她就那么不孝呢?是因为当时的打击太突然了啊!突然地下意识地揪想躲避,她真的好害怕,更不想见了又哭了。

  她这个人,永远不会懂得珍惜,只有等到失去了她才意识到要珍惜要挽回,可是有些时候,生命无常的事,是不可挽回的,往往的,空留余恨的感觉。

  永远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这样的战战兢兢,忧思过虑,人就是这样的犯贱,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失去的东西与自己而言是多么的多么的珍贵。

  ——席司宇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傲娇的挣扎纠结了一会儿,最终雄赳赳气昂昂的飘进房间内。

  关着窗户拉着窗帘,室内不得通风,一股闷热的感觉,当然,席司宇是鬼,没有什么感觉的。

  一进里面,四周环顾,席司宇本还想着这个时候程亦肯定还在睡懒觉,等待会她醒了,好吓吓她。

  下意识的瞟了眼床上,好家伙,程亦醒着呢!双手抱着膝盖,头埋进里面,肩膀微微颤抖着,发出细碎的哽咽声。

  “嗯哼~”手成拳状放嘴边,席司宇清了清嗓子,发出声音。

  几秒钟过去了,程亦没有一点反应。

  忽的席司宇感觉到了房间内有别的鬼灵呆过的气息,顿时,一种地盘被别人侵占了的不爽的感觉,没好气的说道:“程亦!谁来过了?本大爷的地盘居然有小鬼赶进来!”

  “喂!程亦!程小妞?你聋了还是哑了?喂!”飘到程亦身边,席大爷加大声量的怒道。

  程小妞胆子大了?居然敢无视他?他很生气!

  “喂!你~”刚开口想继续说些什么,谁料程亦抬头了,哭肿了的双眼委屈的望着他,似乎,很伤心的样子,席司宇立马没话了,默默地看着她,莫名的,有种很难受的感觉,如果此时他在自己原先的肉身内,他便可以感觉得到,这是一种,名为心疼的感觉。

  之前的各种醋意生气愤怒不满早丢到爪哇国了。

  席大爷他慌了神的急忙问道:“怎么了?哭什么!”语气里难掩的心焦与温柔在几秒钟之后瞬间转化成:“别哭了!怎么,是在为你之前那样对我而感到愧疚吗?哼!反省了没!”

  程亦只看着他,无声无息的哭着,默默地流着泪,略微苍白的脸,让席大爷看着就心慌啊!

  你说有什么事说出来说出来啊!那样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啊!让他干着急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