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看着席司宇远去的身影,温婉低喃道,神情莫测,美丽的容颜无半分波澜,眸中一片冷凝。

  房间内,少女呆站着,自言自语道:“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呢?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放弃呢?既然招惹了我,不要离开我的身边才对啊!这样才乖啊!刚才那只女鬼?”

  说着说着,想到了刚才窗边无意中看到的正在偷窥他们的程亦,复又一脸不满道:“那个女孩吗?应该是吧?如果是,除了她,司宇就会无家可归,就回来到我的身边和我永远呆在一起,如果不是呢?”

  自答自问的少女,在寂静的房间内,一阵诡异的气氛,面对最后的疑问,低头思索复有抬头冷笑,她说道:“反正只是只鬼,灭了也无所谓。”

  奇怪诡异的少女,说出了自信的话语,她,也许真的有那个灭掉鬼魂的能力啊!

  ——再说程亦这边,做鬼心虚似的慌忙逃回,心下十分紧张,等到远离了那片区域,终是放下心来,停下脚步远远地眺望那个方向,心还是乱乱的。

  她现在的心情,可谓是极其的失落,都可以在墙角种蘑菇了。

  程亦想着,席大爷外面都有人了,怕是不会回到她那里了,至今为止她所得到的一切,也许将会被那个少女取而代之,怎么说呢,心情超级不爽,很想愤怒大吼的感觉。

  就像别人拿走了你的东西,不管自己喜不喜爱,别人拿走了,总归是超级不爽的感觉,自己的地盘被人侵占,怎能不气的那种。

  说明白点的,就是程亦的控制欲,不管喜不喜欢的东西,只要是她自己的,就不允许别人拿走,如果不是她的东西,那么她绝对的豪爽大方。

  霸道加控制欲,隐藏在程亦胆小性子里的嚣狂中的一种,总之,席大爷在别人家里,她好不爽啊啊啊~“魂淡!坏蛋!鸵鸟蛋!乌龟蛋!尼玛全家都是蛋!”一时气急,飘在夜路上,程亦愤怒的爆粗话,“额~”突然想到不妥,总不能把席大爷全家都骂上吧!这多没礼貌啊!即使没有人知道,但她心里过不去啊!

  于是又重新骂道:“席大爷,你丫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魂淡魂淡混蛋~我日!尼玛!啊啊啊~”最后发觉不知道该骂什么了,骂什么都觉得对人没礼貌,毕竟咱是有道德的人啊!

  发泄完了之后,程亦也不飘回了,眼泪不停地流着,却是因为是灵魂而没有触感,没有感觉到冰冷,大冷的天,街上没有人,仿佛天地间,此时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站着,站着。

  有种举目无措的茫然,酸楚伴随着委屈莫名的不停的流下泪,每每到这个时候,每每她伤心难过的时候,总希望会有一个人出现,发现她在哭,问她为什么哭。

  其实,孤单的时候,只是想有个人发现她孤单,她只是想有个人知道她在痛苦而已,只是每每的,总不会有人察觉,即使她以前光明正大的受了委屈在教室内趴着哭着,热闹的教室里,依然不会有一个人知道。

  “你在哭?”莫名的略微熟悉的声音,是个女孩子的声音,程亦抬起头四处张望,泪水朦胧了她的视线,但她仍能看见一个比她高很多的妙龄女子的身影。

  白白的脸,飘着的身子,没有影子,无一不彰显她的身份,是只鬼啊!

  _$看正s版●章H节/上i酷匠网

  “你~”看见了程亦似乎很伤心的样子,那女子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忽的看见了街面上一窜而过的小黑影,霎时吓得脸更加白了,白的都看不出她脸吓白了(废话。)

  “啊~”女子闭眼就是一阵尖叫,程亦被吓得捂耳朵,心里还有空暗自吐槽道:这位姐姐你练海豚音的吧!

  “艾玛呀~救命啊~老鼠啊~”女子惶恐的尖叫声,说出的话语实在是让程亦无语,又只见女子两眼一黑,直接飘倒,竟是晕倒了。

  程亦更加的无语,可是:“老鼠在哪里?妈呀!我也怕~”

  于是乎,程亦拉着晕倒的女子一溜烟的飘得很远,直到回到家里,两个胆小如鼠的妹纸伤不起啊!

  但经女子那么一尖叫,程亦总算想起来了,难怪她觉得那声音似曾相识,原来是她和席大爷第一次去地府的时候,进鬼门关之后,那个一看见他们就吓得说:“艾玛~鬼啊~”

  而另一只鬼反驳说:“你自己不就是鬼吗?”的那只胆小鬼。

  等回到了家里,约莫过了一会儿,女子醒了,程亦把她带到家里来,不是没有担心过,只是,她总不能把晕倒的女子扔弃在原地吧?所以,只能这样了。

  “这里是哪里?你是谁?妈呀,老鼠呢?我死了吗?对哦,我早死了,呜呜呜~你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啊亲!”一醒来,女子看见与刚才截然不同的地方,瞬间慌神了,猛摇着程亦哭道。

  “别杀我呀~我以后半夜走路绝对不会主动问话,请你原谅我呀~呜呜呜~人家不想死啊!不对,我已经死了,呜呜呜~我以后不敢了啊,对不起对不起啊啊啊~”双手握着程亦的肩膀,直直摇晃,摇得程亦晕乎乎的,两眼冒金星。

  “停停停!你都死了我还能对你怎么样?先女干后杀?先杀后女干?还是再杀再女干?冷静一点,你被吓得晕倒了,我把你带回来休息而已。”程亦被摇得七荤八素的,赶紧先稳住女子先。

  “真的么?”明明是一个成人了,还泪眼朦胧的,呆萌呆萌的天真的问着,程亦不禁有些汗颜,连忙道:“珍珠都没有这个真啊!我发四!”一脸诚挚可信可靠的样子,程亦坚信,她长着一张正义的脸,容易获得别人的信任。

  “那真是谢谢你了。”女子止住眼泪,冷静了下,跟程亦道谢。

  “不用不用,你,你是胆小鬼?”进了熟悉的家里,自己的地盘,看着女子好像没有恶意的样子,程亦擦了脸上残留的泪痕,问道。如今有只鬼,她倒是没那个脑子去思考去忧郁去伤心了。

  “咦?你怎么知道?那个,我活着的时候就是被突然蹿到我面前的老鼠给吓到心脏病发而死的,所以,它们都叫我胆小鬼。”女子微蜷缩着身子,这是处于陌生场景的时候本能的警惕反应,她怯怯的说着。

  明明看起来年岁比程亦还大的样子,可程亦却觉得为什么她感觉她自己比较大捏?胆小鬼一看就像个乖小孩的样子,柔柔弱弱的,让人由然而然的升起一股保护欲。

  “一看你的举动,我就知道。”程亦打着哈哈说道,话说居然能被老鼠给吓到心脏病发,真心是够强大的,至少她自己被吓到的时候,至多心脏稍稍暂停了好几秒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