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气得直跳脚的小黑那叫一个郁闷,最终,如泄了气的气球似的无力地说着。

  “那就什么都别说。”低眉敛目,让人看不清眸中任何的情绪,程亦闷声说道。

  小白观摩了好一会儿,才拦着欲说话的小黑顺手递给程亦一张冥纸开口道:“这上面写的是小宇所在的地址,呵~随你处置。”

  程亦抬起头,瞥了一眼那冥纸,随后视线收回,又接过了冥纸,顺手撕了。

  那动作十分干脆,出乎了小白的意料,微眯着眼,意味深长的一笑,小白又说道:“今天真是打扰了,也是,当初是我们拜托你让小宇呆在这儿的,如今小宇有了新的宿主,想来你应该卸了一个大麻烦了。”

  神情悠闲,小白又说道:“只是,程亦,你有没有思考过,为什么小宇会来你这里?仅仅只是因为风水好?我们虽然和小宇相处过一段时间,但地府大乱的时候,如果不是他要求,我想我们也不会找到你这里。”

  放在膝盖上的手轻微一动,程亦不明所以,小白到底在说什么,开口道:“你想说什么?”

  小白听到程亦的问话,发出愉悦的笑声,说道:“其实,当时我很好奇,一个人地灵魂出窍,他进了地狱的门,可以忘记了他之前的一切,但,为什么会记得一个朦朦胧胧的地址呢?即使记不清,但还是费了一般周折才找到了你这里,又是什么样的执念呢?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故事呢!”

  盯着程亦明显在思索但又很茫然的脸,小白最终无奈的叹气告辞:“你自己去决定吧,反正不是什么大事,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程亦啊,知道祥林嫂么?怒其不争的感觉懂不?啊啊啊~感情有第三者插入是绝对不允许的啊!你再唧唧歪歪的,你男人指不定就被抢走了啊!这年头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你更别指望一颗心,一份感情会永恒的向着你啊!”

  “就像玩游戏,再级别高低也得保持人际关系,不时不时地串门,再熟悉的邻居也是会变成陌生人的,所以说保持关系很重要,维持关系很重要啊!你男人被抢了更得抢回来,不然你男人被别人缠上了,会心都歪过去那边的啊~”

  小黑无不感叹的,似乎很有经验的说着,内心里泪流满面,想当年,哥也是这样过来滴啊!

  几句话像机关枪似的朝程亦砰砰的砸来,弄得程亦实在是无言以对,只得沉默。

  小白更是愉悦的好心情表明了他对小黑说出这些话以及当年的举动的肯定,尼玛,要心上人看见了美女扎堆在他身旁的时候没有半点反应,他都可以去死了!这是在意他的表现啊!

  “程亦,你究竟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最后,小黑的一声嘟囔,不得不说,程亦的心颤了颤,两个闹腾的人终于肯走了,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安静的有点寂寞孤单,更是有点莫名的想哭的委屈的感觉,一个人,她已经不想要再一个人了,那种无助的感觉真的好痛苦,无尽的空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静悄悄的屋子里,程亦看了看地下脚边撕成碎片的冥纸,弯下腰捨起,暗自感叹自己的聪明,没撕成碎碎的碎片,拼起来就好了。

  在别人面前嘴硬了是嘴硬了,可这并不妨碍程亦话语与行动不一致,怎么说呢,就是表面一套,里内一套。

  一个人看着纸上面的地址纠结到了晚上深夜,最终,程亦灵魂出窍,去了纸上面说的地址。

  只是宅女属性再加上隐形路痴,程亦还是费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那个地方。

  不敢进去,只在门窗外悄悄地看着里面,知道席大爷能感知到闯入他的地盘的能力,程亦特地用万能通隐去了自己的暂时的鬼灵气息。

  等做好了一切,程亦才斗胆往里面看去。

  一个很温馨的房间内,一个长得很漂亮很有气质的少女坐在轮椅上,似是不能走动,席司宇很温顺(温顺?)的飘在她的身边,眉目柔和,说话更是轻声细语的,很照顾少女的样子。

  至少,没有跟她在一起时的各种嗤笑毒舌各种跳脚各种,各种。程亦默了,面无表情,谁来也看不清她脑中所思心中所想,就是面无表情,像带了面具似的。

  少女能看得见席司宇,这是显而易见的是,她大概很喜欢席司宇在她身边的样子,至少再感知迟钝的程亦都能清晰明显的看到少女的脸上那显而易见的欣喜与雀跃,眼眸如水,也能溢得出温柔。

  程亦觉得,就她这个旁观者来看,真心觉得,郎才女貌的感觉,天生一对的感觉,总之,两个人都很耀眼的感觉,她这个低微如尘沙的人,与这个地方,这两个人,格格不入的感觉,这眼前的一切,助长了她的自卑。

  有种,继续和以前一样,自闭起来的感觉。

  啊,席大爷,你是不是也觉得,待着这里和那个人相处很舒服?程亦暗自想着,她也是这样觉得的呢!

  《t酷{☆匠v-网J永(O久免费%\看。小L说…

  既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她,就不该有何遐想。她是这样想的,她是一直这样躲避的。

  胡思乱想之际,房间内的美丽少女似是感知到了什么,突然地瞥向窗外,视线相对,两个同性生物皆能从对方眼中看出愕然。

  程亦更是做鬼心虚的迅速离开,而那少女看着窗外若有所思,席司宇好奇地挑眉问道:“温婉,怎么了?窗外面有什么嘛?”

  这个少女,姓温名婉。

  “没,没什么。对了,司宇,你没有可以停留的地方吗?我看你这几天都四处游荡,也不在我这里呆一夜,都不用休息的吗?”名为温婉的少女朝他一笑,问道。

  又说了:“没有家以后都来我这里可以吗?我一个人挺孤单的,陪我好不好?”带着乞求的目光,温婉可怜兮兮的语气说道。

  谁知席司宇飘到窗边,回过头望她,对她满含歉意地说着:“认识你这个朋友我很高兴,只是,抱歉,我有可以呆的地方,我不是一个孤魂野鬼,我有要收留我的人,抱歉,这几天呆在外面的时间有些长了,我要回家了。”

  清润的声音带着暖意,席司宇眼神飘忽的说着,他想着,这几天他都在外面,估计程亦有要各种不安了吧?总之,是时候该回去了,会有那个人的地方。

  嘴唇轻轻勾起,眉眼弯弯,比之刚才客气的柔和,更添上了稍稍隐晦不显情意,那般温柔专注的视线,似是透过空间的界限,想要到达那个人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