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亦望着窗外,不由得唉声叹气,席大爷到底去哪了?为什么不回来?吵个架至于么?那天他说话那么难听她都还没计较呢啊啊啊魂淡~抓耳挠腮,气急跳脚,最终无力的趴在桌子上,长叹一声,唉~伤心总是难免的,我知道都是月亮惹的祸啊~咳咳,离题了。

  百无聊赖的在房间里呆着,恹恹的没有精神。

  “哈喽哈~程亦酱~我们来串门啦!”小黑精神奕奕的声音传来。

  一个人的清净时间就这样被打破了,程亦转了椅子,毫无意外的看到一黑一白酱油组过来打酱油。

  “有什么事吗?”实在是打不起精神,程亦慵懒如一只猫,窝在椅子上,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没有事我们就不能来找你么?呵~”小白那依旧磁性十足的声音,酱油黑白夫妻组依旧是那样的容光焕发,生机勃勃。

  真是经典的对白啊!程亦腹诽着,开口说道:“嗯,所以呢、有事吗?”淡定的声音,让小黑抓狂。

  “算了,还真有事,程亦啊,那啥,最近天干物燥,小心火烛蛤~”小黑也不知要说些什么,只打哈哈。

  “嗯,有事吗?”淡定的能让人气的跳脚的声音,小白小黑有理由相信,程亦这货受刺激了。

  “那什么,程亦啊,冬天到了,这大冷的天用来长睡不起是最合适的,你没看最近好几天,长睡的都是老人啊!哎哟,那些孤寡老人没人陪,又病痛缠绵的,可不一到冬天就长睡么。”小黑继续扯天说地的,搞了半天也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所以呢?你到底要说什么?”程亦学着席大爷那样挑了挑眉,拿起桌上的杯子喝水装高深。

  “好吧,事到如今我不能再瞒着你了,我想说的是,小宇有外遇了啊!”一言既出,顿时惊吓了程亦的小心脏。

  “噗~”一口水不雅的喷了出来,微咳了几声,破声道:“啥?”

  话说,外遇这个词,想歪了的是在外面有女人,没有想歪了的还是在外面有女人,总之,这是一个女人听闻之色变的词,恨得牙痒痒的词,仅一个词能衍生出一般女人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导致怀疑,害怕,心理扭曲,悲愤各种负面情绪。

  在小黑说出这个词之后,程亦第一反应是被雷到了,第二反应是席大爷外面有人了,第三反应是席大爷魂淡,退散!

  “哎呀呀~我们在这附近的一户人家里,你猜我们看到了什么?”小白眨眼说着,跟程亦卖关子。

  程亦还真就仔细想了想,但在听了消息之后,她始终面无表情,让本来想看戏的小白好一阵失望,按照正常逻辑,程亦不是应该先跳脚,再烦躁,怨妇般悲秋叹己,然后再气势汹汹的带着他们去捉女干嘛?

  “看到了什么?牵手?亲吻?拥抱?还是直接床戏?”淡定的说出彪悍词语,其实,往往看着她很正常的时候,便是她最不正常的样子,喜怒不形于色,即使内心波涛汹涌,她也只会在一个人的时候抓狂,胡思乱想。而不是在别人面前失态。

  说具体一点的,那就是装,程亦特能装,当然,仅仅只是在自己的事情上能装,就像强大的人不想在人前露出脆弱,受伤的小兽独自舔舐伤口是一个道理的。

  一个人的时候会乱想,会各种情绪,人前的时候,往往的,她暂时不会想太多,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程亦其实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法思考。

  “咳咳~你还没了解是什么人呢,哪有这种亲密举动的?再说了,小宇是鬼好不好。”面带郝色,小黑无语的说着。

  “那还卖什么关子?”歪头朝着他们两一笑,眸中平静的样子,甚至没有波澜的死寂,微微浅笑,眼睛眯成月牙。

  没来由的,让小白小黑一阵寒气从背后袭来,身子一颤,这样的程亦,实在是平静的可怕的样子,虽然知道,她没有杀伤力,但不可置否的,连小白这种强大的小攻也在那一刻,被威慑到的感觉。

  俗话说得好,受的次数多了也就变成攻了,不是万年总受,就是属性是受,隐性是攻,一旦被刺激到了,再受也会变成攻。

  又有俗话说得好,平时温和少生气的人生气起来才是最可怕的。

  总之,程亦此时看来,变受为攻的希望还是很大滴。

  “咳咳,其实和小宇有外遇的是一个女孩子,还是个人,这几天小宇好像都有在她身边的样子,当然,你刚才说的都没有发生,总之那个女孩子能看的见小宇,而且和小宇聊得很开心的样子。”小黑直接把他们俩所看到的和盘托出。

  “而且呀,我看那个女孩子粉面含春的样子,就知道她对小宇肯定是有意思的。”一向奉行火上添油,火上加火的小白插嘴道。

  “哦。”平淡的应了一声。

  “哦什么哦?你都不着急的吗?你就没有什么想法?哎哟,你不急我都替你急了,再这样下去,小宇可是要移情别恋的啊!”小黑着急地说着,一副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样子,在他看来,小三滚粗,程亦和席司宇才是一对cp!

  “席大爷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急?我又不是他什么人,我是房东,他是房客的,他既然找到了新的房东,那跟我还有什么关系?”程亦口是心非的说着。

  最新章#节P%上{|酷@“匠网'

  这就是她的另一个特点了,不争不抢,尽管对席大爷有好感,但只要有别的人趁虚而入,那她就退出,丝毫没有留恋的退出,丝毫,大概,没有,总之干脆利落,不管之后如何伤心,撇开关系再说,俗称嘴硬。

  “你~”小黑一脸意外,哑然无声,都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只一点,恨铁不成钢。妹纸,你能雄起一点么?

  别一遇到事件就立马退缩啊!

  此时,程亦的缩头乌龟属性彻底激发,只是,呵~真的缩头么?未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